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儿的风铃


□ 蒋 炜

女儿告诉我,李老师每天都上网。通过网上的班级通信录了解同学的健康状况、布置作业和发布通知,通过QQ和同学谈心交流,掌握同学的思想动态,解答同学学习中遇到的问题。
那天,女儿告诉我,因为非典的原因,学校放假了。
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在这之前,女儿每天上学要坐四站的公共汽车,这在平时倒也没什么,可到了如今这非常时期,竟成了我每天担心的理由。那路车每趟都很拥挤,车上的人们脸对脸、肩并肩的,没法让人不紧密接触。于是她每天放学回来,家长就要密切观察有无疑似症状,连喝水呛一下也让我们紧张半天。
现在每天在家,自然无需再有染上病毒的担心,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来了。那天下班回家,发现女儿正在上网。虽说等我到书房的时候,她已经下线并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我还是在插入计算机的电话线上发现了蛛丝马迹。我经常上网,知道网上不良的信息和陷阱太多,很多成年人尚经不起交友聊天、网络游戏甚至黄色网页的诱惑,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你能指望一个孩子能明辨是非只去学习有用的知识而将不良信息统统拒之门外么?于是我重申了对女儿的要求,除了下载老师在网上布置的作业,或者为完成作业需要到网上查阅资料等情况外,平时不可以上网,尤其不能上网聊天。她问如果是老师想约我们聊天呢?我心想这不是抬杠么,老师哪会有闲功夫陪你聊天,一个班五十个孩子,聊得过来么?就说和谁聊都不行,抓紧把功课学好把作业完成好,其它的什么都别想。我知道对她的要求有点过分,但在没有找到好的办法之前,我不想担任何风险。
提出要求之后,还要不时地督促检查。于是常常在上班的时候往家里拨打电话,从听筒的声音中判断孩子是不是在上网。我得承认女儿很聪明,她的反侦察能力很强,知道我大约在什么时候会打回电话。我虽说知道她上网聊天,甚至知道她申请了QQ,但在没有想好对策的情况下不愿打草惊蛇。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趁女儿不在家,我打开了计算机,很快就破译了密码,进入她的QQ,轻而易举地查到了她的聊天记录。好家伙,半个月的时间聊天有二十多次!其中和她聊得最多的是一位叫紫风铃的网友。
他们谈的内容很多,有问候,有祝福,有学习心得的交流,还有非典时期要注意的问题,谈论最多的竟然是我这个家长。女儿不惜用大量篇幅控诉着父亲,写他如何专制不讲民主,如何对女儿不理解不信任,如何不让她上网与老师同学交流,甚至连我饭前不洗手、上网找美眉聊天的事也说出去了。谈起父亲的罪状,她竟然能连续写出上千字的篇幅,要知道她平时写八百字作文的时候,常常写到一半就无话可说了。那位网友对她的遭遇深表理解和同情,还耐心开导她,劝她和家长多沟通多理解,相信家长不会顽固到什么都听不进去的程度,表示愿意和女儿一道去帮助家长提高认识,等非典疫情一过,一定找家长谈谈。

看过这些对话,我的心情很复杂,没想到我的一片苦心竟换来孩子如此深的苦恼,要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啊。真该感谢这位叫紫风铃的网友,在女儿心里有压力的时候能像和风细雨一样,温暖着孩子那尚显脆弱的心灵。......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