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绕道》


□ 管用和

关于《绕道》
管用和

2006年10月24日的《武汉晚报》上刊登了一则报道——老作家管用和“出道”武汉晚报:诗歌《绕道》一炮走红。该文刊出后,有不知情的读者来电问我,《绕道》是一首怎样的诗,居然能够走红,他们很想了解了解。而知道一些实情的读者和朋友来电说,当年你因写了《绕道》挨了批判,倒霉透了,怎么是走红呢?报道失实,你应该写文章到该报澄清一下。
往事如烟,我真不想再提此事。尽管,好多朋友十分关心,常常问及。武汉图书馆还曾经约我去办个诗歌讲座,可以专门谈谈人们感兴趣的《绕道》,被我婉言拒绝了。但不断有文艺界的朋友劝我还是写写有关的文章,让现在的文学青年们了解一下过去文学青年的写作环境和生存状况。今年,在编我的诗文选集时,思忖当年批《绕道》对我对诗歌界来说,也算是一件不小的事,我是直接的受害人,也该为《绕道》写一篇文章。于是,就想到了我常对友人们调侃说的那句话:“我难忘的1963!”
的确,1963年对我来说,是一个难忘的非常之年。第一,我结婚了;第二,诗集《山寨水乡集》出版了;第三,《绕道》挨批了。
《绕道》是如何引起讨论批判的呢?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963年8月,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诗人刘不朽和我合集的一本诗集《山寨水乡集》。他写的是山寨,我写的是水乡,《绕道》就刊载在该诗集里。全文如下:
区委书记到县里开会/额上流满了汗水/他把太阳追下西山/急步儿,又把月色踏碎//跨过很亮的小河/向着桃花堤上飞/猛一阵蜜语扑耳/细微,细微//“望你好久不来/把心儿也等累……”/男女相依花影动/——啊!分明是约会//笑上霜眉,/甜上心扉/老书记绕道堤下步轻微/别惊扰这幸福的时刻/——由它甜醉//多行点儿路算得什么/书记曾踏遍千山万水/大渡河、雪山、草地……/险山恶水没敢阻拦这双腿//铁鞋踏破为了啥/别惊扰,由它甜醉/书记绕道远去了/花更香,月更明媚……

时隔不久,即1963年10月号的《诗刊》上的“一得诗谈”栏目中,刊载了署名贺兰的短文,对《绕道》提出了批评,说这首诗是“以爱情为题材”的诗,表现了作者对革命对爱情的错误观点。有两位读者不同意他的批评,写了反批评的文章寄到《武汉晚报》。于是,当年11月13日的《武汉晚报》,刊出署名东宏冉、舟雨亭的文章《揭示了崇高的心灵美》,为《绕道》辩护。同时也刊出《绕道》一诗和贺兰的批评文章,开辟“笔谈《绕道》”专栏,展开讨论。直到次年1月8日讨论结束。《武汉晚报》在《关于‘笔谈〈绕道〉’结束致读者、作者》中说:“编辑总共收到了近800篇稿件。参加讨论的不止是文艺界的同志,还有工人、农民、部队指战员、学生、机关干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共发表23篇文章。”讨论开始时,说好说坏正反两面的文章都发表。之后就一边倒地只发表批评批判的文章。1964年2月号的《诗刊》上,又发表署名黎之的文章《思想感情语言及其他——从〈绕道〉的讨论谈起》,从思想内容到语言带总结性地对《绕道》进行了批判,认定《绕道》就是一首坏诗。
其实,《绕道》是一首很平常很普通的短诗,内容明白,主题十分明晰。正如一位参加讨论的作者俞伯周先生所言:(批评者)完全忽视了作品的主题是表现作为主人公的区委书记形象。由此纠缠到“约会”上……作者在这里歌颂的不是约会,而是借此烘托主人公的形象……“铁鞋踏破为了啥/别惊扰,由它甜醉”这几行诗,在我看来,是表现主人公内心世界的独白。作为一个革命前辈的区委书记,革命就是让人民,让后代生活得更甜蜜。这种思想是崇高的,不容否定的。
然而,在讨论中,有些人并非一般作者,而是有相当资历的文化人和作家、文艺理论家,他们却似乎没有看懂这首诗,偏偏认定作者写的是爱情诗,主题就是宣扬了“革命的目的就是让后代的青年人在爱情中甜醉”,“幸福就是爱情”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一位署名尔东的先生说:作者掉进了“爱情至上”的陷阱,做了宣扬“超阶级”的爱情传声筒……作者丝毫没有在诗中触及他所颂扬的“爱情”的思想内容,而着力于“蜜语”情话的描写,这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革命人民的爱情哪里有一点共同之处呢?毫无相同之处。因此,这样的“爱情”诗最多也只能像诗中所写的那样,仅仅使人感到“甜醉”(实际上是麻醉)……由于作者对革命,对爱情的理解有错误,结果,不但宣扬了一种“超阶级”的爱情,抒发了一通与时代脚步不合拍的情调;而且也没有揭示出“老书记”“崇高的心灵美”,恰恰相反,抹了他一鼻子灰!让我们记住:诗和歌,是“旗帜和炸弹”(马雅科夫斯基语)。它不把读者引向革命斗争,燃烧起人民心中革命的火焰;便有麻醉人们的意志的危险。另一位署名江之龙的先生则质问道:试问《绕道》所描写的那种“男女双方的”、“不公开的”“秘密的”约会,对正处在社会主义的革命和建设中的斗志昂扬、意气风发的青年男女具有什么样的典型意义呢?作者所歌颂的那位书记——他把这种约会就看成是幸福、是当年爬雪山、过草地的目的,千万不能惊扰——又难道是对我们前辈革命者的本质反应吗?而那位黎之先生,不仅认定《绕道》是爱情诗,还由于诗中的爱情没有谈到生产和学习,就武断地说:《绕道》诗中的约会“像是才子佳人的约会……这种爱情描写毫无思想内容和今天的农村生活气息”,“只不过是更陈旧,更庸俗”,“只能让今天的青年人误以为人生的最高幸福就是在爱情之中沉醉……《绕道》这首短诗流露了错误观点和不健康的感情,为什么有那么些人称赞?这表现了有些人也有不健康的思想感情和艺术趣味。”连欣赏和喜欢《绕道》这首诗的人,也挨了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