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城市人相伴的黑色精灵——乌鸫


□ 姜雅风

  乌鸫(Turdus merula)属于鸫科鸫属,种群数量较多,广布于欧洲、非洲和亚洲,是瑞典的国鸟。分布在我国长江口至天山一线以南广大地区的乌鸫为留鸟,分布在海南省的为冬候鸟。 雄性乌鸫体色黝黑如缎,只有眼圈和喙呈亮黄色;雌性乌鸫没有黄色眼圈,羽毛为黑褐色,喉部具有浅色纵纹,喙呈褐色。上海地区的乌鸫也是常见的留鸟,它们仿佛黑色的精灵,在公园里、街道旁、学校和居民小区内以及各处绿地里繁衍生息,与人朝夕相伴。

  机警寻觅不挑食

  乌鸫是杂食性鸟,常单独或三五成群地在树下或草地上寻觅昆虫、蚯蚓、植物种子或浆果等食物。有时,我坐在家里的阳台上就能见到在草坪上捕食的乌鸫。突然而至的乌鸫常常先奔跑一小段距离,然后驻足凝神注视地面,一旦发现猎物就迅速用喙重重一击,将猎物纳入口中。觅食过程中如果受到轻微惊扰,乌鸫会迅速飞到附近低矮的树木上,躲在下层枝权上观察动静;如果受到较大惊扰,它会迅速飞往远处。

  在地面上活动的各类昆虫都可能成为乌鸫的食物。夏秋季节天气闷热潮湿,爬到地面上或者躲在土壤中的蚯蚓也可能成为乌鸫的美餐。

  在食物匮乏的季节,乌鸫也会寻找浆果或种子充饥。在人居环境中生活的乌鸫还另辟食源,我曾多次看到几只乌鸫在一家小饭店的垃圾桶里觅食。它们十分警觉,先是落在附近的墙头上仔细观察一番,确认无危险后才迅速飞到垃圾桶上。突然降落的后来者常将先到者惊走,只有个别身强力壮者似乎无所畏惧,甚至还能将后来者赶走。

  争夺领地求佳偶

  2010年2月,虽然上海的气温比正常年份偏低,循规蹈矩的气象学家们迟迟不肯宣布当地进入气象学意义上的春天,但是雄性乌鸫已经迫不及待地奏响了延续生命的序曲——求偶。

  有些雄性乌鸫捷足先登,抢占高大树木的枝头或建筑物的突出部位,随后便用婉转多情的“歌声”向同性宣告对“领地”的占有,同时也向异性表达爱意,唱到尽兴时还会欢快地抖动略显下垂的双翼。

  那些尚在游荡、还没有固定“地盘”的雄乌鸫常常有意或无意地闯入其他雄鸟的“领地”,受到冒犯的“领主”最初只是“啾、啾”地尖叫并不时向上翘动尾羽以示警告,入侵者通常会“知趣”地离开。因此,每年到了乌鸫求偶时期,一些绿地上乌鸫短促有力的尖叫声几乎不绝于耳。但有些时候,入侵者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领主”便快速有力地飞去并驱赶入侵者,迫使其离开。有时,“领主”与入侵者之间还会因争夺领地而爆发“肉搏战”,有时双方刚一接触便决出胜负;有时双方从地面飞起相啄,再落回地面,数个回合后才能分出高低;更有甚者,激烈争斗的双方会滚成一团,直到一方认输退出为止。

  坚持到最后的“擂台霸主”通常会与雌乌鸫结为“夫妻”,但是也有例外。春季的一个早上,我在校园内的一小片水杉林里见到一只雄乌鸫在呜叫求偶,此后连续四天都看到它一直坚守在那里。两天后我再去观察,却不见了它的踪影,显然,这只坚持了数日的雄乌鸫没能赢得雌鸟的“芳心”。是雄鸟缺乏魅力,还是选址太差?我不得而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