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污泥而不染的吕雷


□ 邓 刚


1980年和1981年,来自南粤的吕雷以《海风轻轻吹》和《火红的云霞》连续两年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他这位“白净面皮的南国文弱书生”也摇身一变成为文坛猛汉。十年过去后,生活在商品味极浓的广东的他如今的情况怎样呢——
1948年,中共重庆地下组织因市委高层领导叛变,遭到毁灭性的破坏,正在某大学工作的地下党支部书记吕坪接到紧急转移的命令,和一个化妆成妻子的女地下党员,在阴霾密布的夜里冒险乘江轮离开重庆。女地下党员怀里抱着的是吕坪才一岁的儿子,这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有些惊恐,因为他感觉到抱着他的不是真正的母亲,便大声哭叫起来,险些被国民党特务发现,几乎成为第二个小罗卜头。三十二年之后,站在全国优秀小说颁奖台上的青年作家吕雷,就是这个险些成为第二个小罗卜头的孩子。人的命运是多么的奇异又是多么的奇妙。
吕雷在文学上给我的感觉是来势凶猛,就像程咬金出山,几板斧就在文坛上砸得山响——1979年他创作的小说《血染的早晨》在当时名气很响的《作品》上以头条位置发表,就引起轰动,这小说是著名老作家肖殷先生发现并推荐给《作品》的,肖老当过《文艺报》、《人民文学》的主编,有文坛伯乐的美誉。五十年代王蒙一举成名,据说就跟肖老独具慧眼有关。1980年吕雷在肖殷、秦牧等广东老作家的扶持下,又以小说《海风轻轻吹》荣获全国优秀小说奖,时隔一年,他再度传捷报,小说《火红的云霞》又获1982年全国优秀小说大奖。可意想不到的是,这家伙还有另一手功夫,1984年他又创作出电视剧本《啊,云霞》,荣获全国剧本大奖。我想,无论从名字和名气,吕雷都肯定是个高大而威猛的汉子。然而恰恰相反,当我们成为鲁迅文学院的同学,他出现在我的面前时,竟然是个白净面皮的南国文弱书生,而且还有一对女孩子般的大眼睛。但这对大大的眼睛并不明亮,细细看去似乎有些单纯还有些忧郁。
我原以为吕雷父亲有着如此惊险的“革命经历”,解放后当然是“高干”了,所以吕雷也就是高干子弟。高干子弟肯定会有些傲气,有些优越,有些令人讨厌的毛病。但吕雷却谦虚得让你难以置信。他为人善良和蔼,办事极细致认真并相当公正,有着书本上描写的那种优秀干部的作风。所以到了鲁迅文学院后,被选为作家班里党支部领导。然而,吕雷也有一些令我感到可爱并可笑之处——比如说吕雷在创作上很愿意听取同学们的意见,但他吸取的意见却是界定于艺术手法之内的。有一次我随意地说他创作上有为政治服务倾向,立即大伤他的艺术自尊。问题是他当时给我的感觉是虚心接受,十年之后与他一次谈笑中,才得知他对我那次的随意之说“怀恨在心”。再比如说吕雷本来作风优秀,但不知为什么却不愿意承认这个优点。有一次同学们在一起议论,说全班同学都可能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只有吕雷一个人什么错误也不能犯。吕雷听后竟勃然大怒,觉得把他划在大家的范围以外是对他的污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