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浪漫


□ 刘丽君

  父亲在农历七月初七那天走了。选在七月初七那天走,却不是父亲生前为人处事的风格。因为那天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有人将那天称为中国的情人节。父亲是个刻板的人,一生孔孟之道,不会儿女情长,缺少情趣,没想到临走还浪漫了一回。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父亲临终还托梦给母亲,非要塞给母亲一百元钱。母亲执意不要,父亲的眼神竟充满期待,一脸的愧疚;直到母亲接下那一百元钱才安然。母亲和我说起这个梦时,过去那些记恨的言辞未曾出口,语气也温和多了。
  按照父亲的性格,他是决不会在女人面前低头服输的。就是知道自己错了,他顶多在内心翻江倒海,自我惩罚,绝对别想他认错说句软话。
  尤其是对母亲,这几十年来,究竟是爱是恨,我至今都未能窥视出父亲的心态。也许最后那个梦,就是父亲由衷的表白吧。
  据母亲说,她和父亲是在抗美援朝的锣鼓声中,扭着秧歌自由恋爱结婚的。那时,他们还不到二十岁。父亲一米七几的个头,长相不算太英俊,但还是个仪表堂堂的小伙子。家境虽是三代赤贫,可父亲还读了几年书。读书在母亲心中的位置是重要的,她以为,读书就能知书达理。
  十八的姑娘一朵花,母亲正值如花似玉的年龄。宽裕的生活,良好的家教,姣美的长相,文雅的举止,使她在浩大的秧歌队伍中格外出众。因为出身没有父亲根红苗正,母亲从不在人前多说话。就是笑,她也是抿着嘴,低着头。
  尽管如此,父亲还是以他机敏的目光如获至宝地发现了她。他感觉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像有些忧郁,这忧郁让父亲心动,进而有点心痛。母亲似乎没有留意这一切,别的姑娘乘着解放的春风无拘无束在一起嘻嘻哈哈疯闹时,母亲却静静地在一旁叠她的红绸带。
  父亲不是那种工于心计的人,他不知怎样才能打动姑娘的芳心,看着秧歌队散伙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他心急如焚,一筹莫展……
  这天,排练变队型,老师把父亲编到了母亲旁边的一队,两队交叉时,父亲和母亲正好对面。父亲看到母亲羞涩地一笑,这笑容让他得到了鼓励。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凉爽的秋风送来一阵阵丹桂的芳香,父亲躺在爷爷留下的那张破床上,转辗难眠。
  熬过了这个漫长的黑夜,父亲揉着眼睛,壮着胆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又敬又怕的哥哥。谁知哥哥一听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不行!人家那样的家庭还看得上你?不要自讨没趣!
  父亲不敢反驳,心里却是十二分的不服气:什么看不上?我又没缺胳膊断腿,不就是穷吗?我看她不像个嫌贫爱富的人。
  父亲说得不错,母亲虽然出身小资产阶级家庭,但她生性善良,甚至有些懦弱。在解放初期的社会环境下,母亲倒是时刻为自己的出身惴惴不安,更别说嫌贫爱富了。
  母亲羡慕那些穷人家的孩子。解放了,他们无忧无虑。虽然物质条件差点,但他们快乐的心情溢于言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