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本私纪录片的起源与现状


□ 那田尚史

  那田尚史(Nada Hisashi)
  电影研究者。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院, 获文学硕士学位。专门研究先锋电影、私电影、小制作电影等。目前是早稻田大学和东京理工大学的兼职教师。
  在当今日本,“日记电影”通常是指约纳斯· 梅卡斯1 的《追忆立陶宛之旅》(1972)被介绍到日本之后出现的某些影片,但是如果这个术语能真正表明电影可以成为一种日记形式的话,那么“家庭录像”也应该算进来,或许还应该包括那些以个人视角为特征的任何一部纪录片,以及类似私人信函或个人散文类的影片。
  尽管我们称之为“日记电影”,但实际上它们几乎都不会按照记流水账的方式去机械地记录一天的事情(一个罕见的例子是铃木志郎康1980 年的作品《15 天》)。毫无疑问,严格说来“日记电影”跟写文章相差甚远。
  正因如此,即便“日记电影”的叫法已很流行,但它有时还是会被“散论电影”、“个人电影”等名称所代换。有时候,我还会借鉴了日本传统小说中以暴露隐私和表现自我而著称的“私小说”概念,使用“私电影”这个术语。另外,现在绝大部分作品是为电视台制作的,“某某电影”的说法本身已经毫无意义。因此,最新的叫法是“私人纪录片”和“私纪录片”。在本文中,我把上述各种类型的个人纪录片统称为“私纪录片”(Self-documentary),指视觉艺术家直接拍摄自己或者记录私人环境的作品2 。
  如果我们首先追溯梅卡斯创作私纪录片的动力之源的话,那我们应该看到一些潮流——“二战”期间新闻纪录电影、战后“汇编片”以及文化人类学的电影方法等。
  我认为有一点很关键。“二战”结束后,反映战争暴行的汇编纪录片激增,它们让人意识到那些反映现实的影像所具有的巨大威力,由此引起审美意识的转变,产生了道德立场鲜明的、极度反对舞台手法的静态写实主义影片,例如梅卡斯所推崇的理查德· 利科克及其他人的那些作品。还有以让· 鲁什为代表的真理电影,它们试图用摄影机直接刺激拍摄对象,通过镜前反应去寻找他们的真实样貌。
  在这些影响下,梅卡斯开始制作他独特的私纪录片,从个人化的视角窥探人类历史的秘密。《追忆立陶宛之旅》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描绘1950 年梅卡斯移居美国到1953 年之间的日常情况,主要讲述他和弟弟及布鲁克林各难民之间的关系。第二部分是1971 年在立陶宛拍摄的。伴随着动人的解说,画面成为梅卡斯的老母亲及家乡亲戚的颂歌。第三部分的拍摄始于汉堡郊区——梅卡斯在战争期间曾被迫在这里劳改一年,然后转到维也纳——既展现城市风光,也记录了他和一些电影制作者的会晤。尤其感人的是没有任何重大事件发生的第二部分。梅卡斯告诉我们,诗意和感动往往来自一瞬间,如当年迈的母亲看到久未谋面的儿子时,那布满皱纹的笑脸;当他狼吞虎咽地喝下自家地井水后,说“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水”。梅卡斯自身是一名流亡者,他的独创性在于他站在被压迫者的立场上,肩负起“人类历史观察员”的功能,借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威廉· 迈斯特和难民合一”的角度。梅卡斯视角的吸引力在于他交织了上下两层视角:上面使用人类学方法并带有先验色彩,下面却在观察现实的原样。从附录的年表中可以得知,梅卡斯的“私纪录片发现”可以追溯到20 世纪60 年代初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