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金山故事:配角当红“胡司令”


□ 徐林正

昔日胖翻译,今朝胡司令

根据现代京剧样板戏改编的电视剧《沙家浜》将在全国各地播出。刘金山主演剧中的胡传魁。对于“胡司令”的认识,刘金山不仅是“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童年时看过多遍《沙家浜》,中学时在文艺宣传队演过胡传魁,后来还在一些晚会上唱过京剧《智斗》。
为了演好胡司令,刘金山和其他主创人员煞费苦心,进行了再创作,把性格单一的反派“改造”成性格多元,有血有肉的丰满人物
——给胡司令娶个老婆。“我们给他组织了家庭,安排了一个爹,有个老婆,但一直都没有明媒正娶,起先俩人就这么混着,但这老婆总是要讨个说法,要个名分。”
——胡传魁不再是一个草包,增加几分智慧。“胡传魁也会用一些战术,否则不可能当司令的,因此他和陈道明主演的刁德一既勾勾搭搭又明争暗斗。”
——增加了情感戏。胡传魁有心狠手辣的一面,也有讲江湖义气的一面。他会杀日本人,也会投靠日本人。他对新四军心狠手辣,对老婆充满感情,对阿庆嫂带点感激。“当他被日本人追杀时,幸得阿庆嫂相救,于是他对阿庆嫂极尽江湖义气。同时阿庆嫂也是他的一个倾诉对象,在她面前口无遮拦,阿庆嫂也能替他出招。”
刘金山告诉记者,演胡司令最大的困难是,第一,大家对《沙家浜》太熟悉了。为了不出现太多的“陌生化”效果,如《智斗》等经典段落,搭的景基本上尽可能接近样板戏。另外,还有几场抱老婆的戏,老婆也是个胖老婆,刘金山抱起来有点困难。但这种事别人无法代替,只能“死扛”了。
除了赖以成名的情景喜剧外,刘金山还先后参演了《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风雪夜归人》《人虫之戏虫》《七日》《刑警的故事》《小兵张嘎》《前门楼子九丈九》《无字碑歌》《好汉三条半》《惊心动魄》《大惊小怪》《方世玉》《警察有约》等影视作品,均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其中在《小兵张嘎》中饰演的胖翻译更可圈可点。刘金山演的胖翻译,虽然戏份不算多,却是该剧的神来之笔,不可或缺。
电影版“胖翻译”的扮演者王澍在新中国成立前投身革命,曾为苏联红军担任翻译。2003年3月,73岁的王澍因病在北京去世。其实,刘金山早就认识王澍了。王澍认为刘金山像他当年那么胖,也是一个现成的“狗腿子”。刘金山认为,王澍塑造的胖翻译形象是无法超越的,他只能去丰富。因此,胖翻译除了有刘金山式的诙谐、幽默的成分外,还突出了其胆小怕事、心地善良的性格。这个胖翻译最终成为电视剧《小兵张嘎》的一大亮点。
也许是因为演坏人上了瘾,接下来刘金山先后在电视剧《生死太吴陵》《杨三姐告状》演又坏又胖的县令。

心宽体胖下的暗伤

一点也不生动,一点也不有趣,一点也不幽默。这是记者采访刘金山最大的感受。著名喜剧演员李琦和刘金山是多年好友,但相互之间很少开玩笑。“我们平时哪开玩笑?玩笑都开给观众了。”
李琦在英氏喜剧里大放异彩,最初得益于刘金山的介绍。以编剧、导演为主业的英壮接受采访时生动幽默地描述了当时的过程:
说起我和李琦的相识,那还是托刘金山的福。一天,刘金山风风火火地来见我,“壮爷,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这儿有个青年演员,特有才华,你不见见他准后悔。”我当时正想找一个有才华的青年演员出演某个角色,于是当天就迫不及待地约见了他们。在某饭店的窗口旁,大老远就见刘金山和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大爷来了。刘金山郑重其事地向我介绍丁李琦,我也没怎么注意这人,和刘金山聊了起来。等这顿饭都吃得差不多了,我纳闷儿这青年演员在哪儿呢,怎么还不来?看着刘金山倒特踏实,我不由得问:“喂,别吃了,青年演员呢?”“这不么,”刘金山说,“刚才不是给你介绍了吗?就他。”“啊?”我心里嘀咕着,“刘金山这小子拿哥们儿开涮呀!”可一问李琦的年龄,才三十多岁,我想他也确实不能不算是个青年演员。
——大胖子李琦的到来会不会影响自己在英氏喜剧中的地位?刘金山真是个名副其实的胖子,一点小心眼也没有。
李琦说:“现在他母亲病重了,金山只要一回家,就守候在身边,之前对于父亲也如此。更重要的是,他视朋友如自己的兄弟,视朋友的父母如自己的父母。”
记者问:“生活中的刘金山怎么样呢,很幽默吧?”“严谨”,李琦说,“别看我们这些人,心里都存在着暗伤。我们见面后相互眼神递过来传达的是这样的感觉:怎么样啊,受得了吗?还这么劳命吗?”
刘金山眼小脸圆,心宽体胖,却依然有“暗伤”,这暗伤至少包括三次胃出血。第一次是1999年底2000年初,史可工作室推出百老汇的话剧《娜当纳的灵光》,刘金山和史可担任男女主角。该剧长140分钟,从头到尾全是刘金山的戏,一上台似乎就根本没有机会下台。演完戏后,大家就一边喝啤酒一边聊天到深夜。一次,除了晚上演话剧外,刘金山还要去北京郊区拍戏,回来还要参排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最后刘金山晕倒在春节联欢晚会彩排现场。检查的结果是大面积胃出血,几乎危及生命。医生嘱咐他以后不能喝酒了。2001年,刘金山在上海拍《彩票梦》,其间经常和不同剧组的朋友相聚吃饭,经不起诱惑又喝酒了,又是胃出血。2004年,刘金山在河北拍《无字碑歌》,最终累得第三次胃出血。刘金山在医院里逢人就喊冤:“我一直滴酒不沾,可不是我的错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