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世界最美的书”说开去


□ 李 江 周 志

从“世界最美的书”说开去
李 江 周 志

|编者按|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师赵健设计的《曹雪芹风筝艺术》一书获得了2006年度“世界最美的书”的称号。2007年4月11日,《装饰》编辑部常务副主编方晓风和周志、李江两位记者对赵健进行了采访,访谈从“世界最美的书”的奖项谈起,内容涉及到当代中国书籍艺术以及设计的许多方面,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代优秀设计师对中国设计现状和发展的理论思考。现将访谈内容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世界最美的书”简介:
从“世界最美的书”说开去图片11→正在接受访谈的赵健

“世界最美的书”的评选是由德国政府支持,并由德国法兰克福与莱比锡书籍艺术基金会和德国莱比锡市政府共同主办,是一项世界性的图书文化活动。它的前身是德国于1914年开始举办的六年一度的“莱比锡国际书籍艺术展览会”。目前,这项活动已发展为固定的一年一度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并得到了德国政府的支持和资助。
“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具有权威性。其评委会由来自世界出版大国如美、法、英、德、日、俄等国的著名书籍艺术家和艺术设计大师组成。评选具有很高的学术性和文化价值,并具有严格的评选标准和原则、完备的评选程序与规则,对国际书籍艺术潮流都有着显著的引导和示范作用。其评选标准为:形式与内容的统一,文字图像之间的和谐;书籍的物化之美,对质感与印制的水平的高标准;原创性,鼓励想象力与个性;注重历史的积累,即体现文化传承。
中国图书上自2004年起已连续4年获得“世界最美的书”称号:2004年:《梅兰芳(藏)戏曲史料图画集》,蠹鱼阁,高绍红、张志伟设计;2005年《土地》,王序设计;2005年《朱叶青杂说系列》,何君设计;2006年《曹雪芹风筝艺术》,赵健设计;2007年《不裁》,朱赢椿设计。

评判标准体现生活态度

方晓风:“世界最美的书”这个奖项的历史有很长时间了,奖项本身也会有一个过程上的演变,评判标准的演变本身也反映出某种价值观的东西。在国外,设计者会研究人体本身,从人体需要出发,如阅读速度、视觉疲劳度等出发去设计文字的间隙、版式的形状等,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赵健:前一段时间,有一位“世界最美的书”的评委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座谈会,我的研究生去参加了,他们听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国外在书籍的设计、制作等方面的确非常专业,相比之下,我们就显得专业性不足。我们的教学过程虽然也很严格,但本土的教师毕竟与国外教师有一定的差别。其实做书的语言里面有许多很精致的地方,它与制作汽车,制作相机都有类似之处。比如德国人,他们在制作过程中,对于纸张对视觉的刺激、人眼对油墨的感觉、字号的大小等都会有仔细的研究,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可以说是近似于科学的活动。反观国内,我们对于这种视觉、阅读等的最基本的建设还停留在一种感觉的层面。
方晓风 :这可能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特点,各个行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不够精密。而相比之下,德国人、日本人就很精细。
赵健:的确是这样。国外研究书的系统是非常严密和严格的,而在我们这里,这些似乎成了多余的东西。实际上这反映了文化层面上的问题。我觉得目前我们对于设计在文化上的认可还不够,将设计看成一个行业,而设计教育则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的职业教育。另外,国外作品给我们学生的最深的感受还是整体上的精美程度,要达到这一点,是需要整个社会共同努力的。而对于我们的书籍设计的看法,国外设计师认为还是浮于表面的奢华,这一点与我们国内的评价是一样的。
方晓风:这其实是一种“大片”思维。
赵健:对,这是恰恰最违背设计本质规律的。在国外,每个设计行业都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就是设计如何帮助别人更好地理解生活。设计不仅仅是一个美观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功能的问题,而是一个生活态度的问题。如果一个学校只是培养学生解决审美和局部的产品功能的问题,这是远远不够的。应该是通过设计,帮助社会上的人更好地理解生活能够平等地对待人、对待社会和对待自然,这样的要求是不一样的。现在一些学生做设计,一开始就考虑要用什么材料、什么工艺等,一下子就陷入到细节里面去了。其实还有更重要的细节——字体字号、空间关系等,他却没有考虑到。因此,我认为设计教育水平的提高,应该从最本质的层面来讨论。我们设计师的作品送到国外去参评,国外评委的看法还是认为我们的一些作品过于华丽。毕竟书籍不是礼品,而是一种特定的文化的载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7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