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严文井:教我们玩七巧板的智者


□ 何启治

如果说,严文井同志是从他的“冰心大姐”那里得到启迪,学会了玩七巧板的话,那么,我就是从文井同志那里学着玩七巧板了——虽然我不是他的好学生。
一九九一年春节,文井同志从冰心那里得到她抄录的三首录龚自珍的诗句集成的绝句,“在再三玩味之后,引起不少震动”。于是他写信给冰心请她“把所有同类‘少作’都抄给我”。他又认定:“谢集实乃谢作,自珍原句变成了冰心风味……后学者势必要下一番功夫,才能真正领会其中味也。”还说,“这不仅是为了研究谢,同时也是为了研究那个‘五四’”。
后来,我和《当代》编辑部的同仁加上古典部的林东海,在三月十六日去访问了冰心老人。我们不但得到了八首冰心在贝满中学上学期间(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八年)集龚自珍诗而成的绝句,而且还有三副集龚诗而成的对联。此时已是九十一岁高龄的冰心老人同意我们把这些绝句和对联全部由《当代》刊发,以飨读者。我们虽然对冰心老人的这些“少作”也体会不深,但已经和文井同志一样感到分外高兴,于是便请文井同志撰写引导读者学习冰心集句的文章,又请林东海帮助查明八首绝句和三副对联的出处,并作简要的注释,连同文井、冰心的通信一并刊发于《当代》一九九一年第四期。文井同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四月三日撰成《一直在玩七巧板的女寿星——记冰心》一文,并在成稿后的四月五日,给我和老朱(盛昌)写了一封信。此信具有鲜明的严文井风格,而且实际上也是帮助我们认识冰心,并教我们如何玩七巧板的,故不揣冒昧全信照引如下:

朱、何二总:
“记冰心”一文终于写出。此老读书多,熟悉敝国历史,尤其是百年来的英雄豪杰,贱民百姓,特别是她脑瓜至今仍然好使,下笔不凡。要我来写她,而且还必须扯上“集句”的事,时值一九九一年大喜之年,真是对我进行一场考试。硬着头皮,起了三个稿子,终于交卷。及格与否,二位裁决。如尚能用,请复制两份给我留底。
此文颇难写。老子有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这东西,可释为“规律”乎?十分难说,玄乎哉?所以后面就有“玄而又玄”之说了。小子愚钝,此文中有漏洞,请二位不必追根刨底,高抬贵手。
此颂
编安
文井
四月五日晨三时
其时,老朱作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兼任《当代》的副主编,我则以常务副主编的名义主持《当代》的日常编务。文井同志在一九八三年才卸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职务,一九九三年才离休。我们一直在他麾下工作,他却以“二总”相称,调侃之意一目之然。而二三百字的短信,知人论世都有独到之处,又借老子的话以自辨,引人遐想。一封短信,幽默,诙谐,风趣,挥洒自如,其中蕴含的学识功力,我辈岂能望其项背。我们哪儿还有资格和能力对文井同志三易其稿的文章说三道四、追根刨底呵。此文当然是一字不改,全文照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