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心底植一棵树


  喻云

  我一直相信,树不但有生命,更有灵性。

  生长在我生命里最早的树,是一株分叉的核桃树。

  那是一株生长在溪边的核桃树,它的前侧是深达丈许的溪谷,后侧是我家的农田,那个角度算得上是很陡峭了。夏季的大水很汹涌,把溪边没有树的地方冲出一个个深槽,把肥沃的泥土带走,以至溪谷越来越宽,甚至核桃树的底座下已经悬空。

  在大水的冲蚀下,核桃树的主干每年都会向溪谷倾斜,很多个风雨交加的日子,我都替悬空的它无故担心。担心一阵大风吹过来,就会将它歪斜的身子刮倒在地,害怕一夜大水就将它脚下的土壤冲散,使它滑落溪谷。可我的担心总是多余,它站在那里,把头昂得高高的,把它的枝干尽可能地往内侧生长。

  有一次父亲说了一句话:那棵核桃树活得很辛苦哩。

  它活得辛苦,可一点也不偷懒。每年春天它都会开满繁花,秋天挂满了核桃。几乎所有的核桃树挂果都会隔年的,一年丰收,一年歉收。可它不一样,年年都结满了又大又好剥的核桃,总为我们带来惊喜。

  可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一场罕见的大风里,在一场生死较量之后,核桃树失去了一条胳膊。只听见咔嚓一声巨响,风从它的分叉处撕开了一根粗大的主干。我在收拾地上的残枝败叶时,在那根断枝里,发现了不少虫蚁。虫蚁蛀空的树,哪能抵挡风的万马千军呢?

  父亲说,生了虫蚁的核桃树活不了多久了。然而在第二年春天,它竟然在断口处生出了两根新枝,那剩下的一根主干在秋天还结满了一树的核桃。我以为它又恢复元气了,并暗自庆幸。

  然而它到底像一个久病的人,一点点失去了生气,终究连一片叶子也没有生出来,可那也是过了好几年时间,可见它依然在坚持。它虽然再也没有长出绿色的叶子,开出繁星一般的花朵,它却在干枯的主干上结满了一个挨一个的大黑木耳。只要一下雨,木耳足可装一小竹篮子。

  核桃树永远失去了春天,可它把它内心的春天在身体里绽放,化作一只只耳朵,来聆听世界的声音。

  那株核桃树早已被我们砍去了好几年,它的树干也被我们当做柴火烧了,可它的根系所在的地方依然固若金汤,我们照样在那一块农田里种植庄稼,仿佛那株核桃树不曾死去。

  沿着那株核桃树的足迹出发,我认识了许许多多的树,有山里的树,城里的树,还有从国外移民过来的树。它们中有的出生贫贱,有的身价不菲,有的天生耐寒,有的却只适合盆栽,有的瘦骨嶙峋,有的富态雍容

  与一棵树相遇,是缘分,有如一段好姻缘。树有生命,它的光阴被自己刻在生命的轮上;树有灵性,它的生活态度就是春天发芽,秋天落叶;树有语言,风吹的时候,它就唱歌和说话;树有原则,它的信条是落叶归根,毕生不离故土。

  或许,我们一辈子也无法读懂一棵树,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向一棵......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夜郎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夜郎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