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赤子真情


□ 胡德培

巴金著名的《随想录》,在新时期开始的那些年月,曾经风靡海内外,影响甚为深远。
这部著作,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一种思想的高峰,一代作家的精神指南,也是那个时期志士仁人的智慧结晶。因此,在文坛及社会上普遍认为,这是巴金继上个世纪前半期创作《家》、《春》、《秋》的第二个高峰。
在《随想录》的写作、发表和出版过程中,我曾不止一次拜访过巴金,直接接触到有关情况。今天回想起来,我感觉依然是颇有意义,并且具有着相当的研究价值。



一九八六年,巴金回忆说:“‘文革’发动到现在整整二十年了。这是我后半生中一件大事,忘记不了……好像刑场陪绑,浑身战栗,人人自危,只求活命,为了保全自己,不惜出卖别人,出卖一切美好的事物。那种日子!那种生活!那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是一片黑暗,就像在地狱里服刑。我奇怪当时我喝了什么样的迷魂汤,会举起双手,高呼打倒自己,甘心认罪,让人夺去做人的权利。”
正是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巴金的朋友、曾作出过重大贡献的作家,如叶以群、老舍、傅雷……一个个被逼致死。巴金在《二十年前》一文中抑制不住愤慨的情感写道:“在‘文革’中冤死的知识分子何止千万!”所以,“文革”十年成了他刻骨铭心、终生难忘,一重提就“叫人心痛肠断的往事”。为了我们国家将来不再发生类似“文化大革命”这样的事情,巴金以刚正的人格、高尚的情操及一位作家敏锐的思想和睿智,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的时候,即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一日,便开始了有计划的《随想录》的写作。后来,巴金在《后记》中说:“只要‘文革’不再来,我什么都不怕!”“我写因为我有话要说,我发表因为我欠债要还。十年浩劫教会一些人习惯于沉默,但十年的血债又压得平时沉默的人发出连声的呼喊。我有一肚皮的话,也有一肚皮的火,还有在油锅里反复煎了十年的一身骨头。火不熄灭,话被烧成灰,在心头越积越多,我不把它们倾吐出来,清除干净,就无法不做噩梦,就不能平静地度过我晚年的最后日子,甚至可以说我永远闭不了眼睛。”同时,巴金在《随想录》第二集《探索集·后记》中也曾十分坦诚地说过:“是大多数人的痛苦和我自己的痛苦使我拿起笔不停地写下去。我爱我的祖国,爱我的人民,离开了她,离开了他们,我就无法生存,更无法写作。我写作是为了战斗,为了揭露,为了控诉,为了对国家、对人民有所贡献,但绝不是为了美化自己……我要掏出自己燃烧的心,要讲心里的话。”



巴金曾经反复说过:为了给自己十年的苦难做一个总结,为了使十年的悲剧不再发生,为了早日偿还这一笔心灵上的欠债……他在一次又一次历史反思和精神自责中奋笔写作,把心交给读者,像春蚕吐丝一般,至死也要给人间添一点温暖——以这样的精神和心态,在一九七七年,巴金连续写作了《一封信》、《第二次解放》等散文,先后于上海《文汇报》发表,引起了早在一九四五年就认识并与他合作过的潘际坰先生的关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