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开富贵


□ 徐岩

  1

  马长河是个画报社的摄影记者,出门的时间特别多而在家的时间却少。他出门的行头就那么两样,一架照相机一身半新的西装。虽然身材长得瘦小但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他整个人就精神了。

  马长河负责每期画报的六块版面的编辑和采写任务,每块版五千字,合起来就是三万字,外加一些配发的照片。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文字得过关,得有风采,得能打动读者的心灵,这自然是他们主编给大家提的要求,也算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应该做到的职业操守。任务完成了每月的工资和奖金也就算拿到了手,别小瞧了那三四千块钱,得供三个人的花销呢,养家糊口轻描淡写了点儿,成全一家三口人的幸福才是当务之急和极其必要的事情。

  这里要讲清楚的一点是,马长河所说的一家三口人不是夫妻和孩子的概念,说出来大家也许会笑一下,这是着实让你想不到的。这一家三口是指马长河和他的老娘及他儿子,拿他自己的话说,他们老马家一家三口目前都是单身。

  马长河是四年前从下边的一个林业局调到省城里来的,那.日寸他刚好四十岁,不惑之年呀,他雇了一辆四轮拖拉机把行李和衣箱及两麻袋书运到了城郊的一座出租屋里,生火煮一锅大米粥,算是他搬迁的第一顿饭。

  那时的境遇是林区的老婆跟他离了婚,儿子九岁跟奶奶过,他只好一个人净身出户独闯天涯。当时他想好了,一定要把自己混出个样来,等有房有钱了就把老娘和儿子接到城里,算是共享天伦之乐吧。

  但是有一点让马长河想不通,林区的老婆跟他离婚的理由很简单,半年前老婆患了不治之症,整日里心烦,两人见着面就吵架,她就主动提出分开过。虽说只有半年的时光,他老婆一个有职业的人竟然被病魔折腾得面黄肌瘦,见了就惹人怜悯。以马长河的意思,病都得了,还离什么婚呀,添乱不说,这不明摆着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吗?再者说了,街坊邻居的知道是她提出来离婚的还说得过去,要是不知道那还不背地里骂死他呀,这哪是人干的事情呀。

  可是让马长河恨得牙根痒痒的是他老婆更是一个犟脾气,拿他的话说简直就是个倔驴,只要她犯了倔,那是三匹马也拉不回来。离就离,马长河气得火冒三丈,两人吵过之后,就随着她去场部扯了离婚证书。

  在林场的宣传部门当了十几年干事的马长河来到省城后原以为凭他的工作经验会有用武之地,可是连着应聘了几个部门都没有被录用。像城市晚报社、经济出版社和某新闻传媒集团等等,都是说他的文字功底不行,最终是找了自己一个远房亲戚花钱寻到了画报社当临时的编辑和记者。

  跟他同一个办公室的还有一位女记者,叫黄小芹,是个漂亮女人。才华出众不说,还单身,年龄上却比他小几岁。马长河有好几次都想问一问她怎么就不把自己嫁掉,却没敢张口,如果那么做是不是有点太冒昧了。但是,马长河在心里还是非常地喜欢黄小芹,作为自己的追逐对象那是再好不过的,更是理想的人选。

  就在马长河准备朝向黄小芹展开爱情攻势的时候,有风言风语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说黄小芹是社长的人。这话无疑就是一枚重磅炸弹,突然间就悬在了他的头顶,炸与不炸,都会让他心惊肉跳。

  但是马长河还是打心眼里喜欢黄小芹,但喜欢归喜欢,追求是另外一码事。他想好了,老婆跟他离了之后只身一人来省城闯,总得立稳脚跟才能考虑个人的事情。

  2

  马长河来省城三年后在城郊租了套房子,回林场把母亲和儿子接了过来,他这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在画报社站稳了脚跟,在城里站稳了脚跟。母亲快七十岁的人了,身子骨却硬朗,来城里后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不单是能帮着他每天上街买菜做饭,还利用晚饭的时间去附近的街心花园遛弯。儿子马明龙念初二,是他托单位的一个同事把学籍转到了城里的第三十二中学,离家挺近、教学质量又挺不错的一个学校。自己送儿子去上学的那天路上,他便跟儿子说好了,一定得好好学,念书是唯一的出路,只有好好念书才能出息人。

  下定决心使马长河来省城闯的原因不单单是为了离开生病的老婆,躲开她的唠叨和怨尤,还有一个因素是为了他的旧情人赵冬玲。两人相识在去林场的长途客车上,那是几年前的事了,既有偶然性又有戏剧性。赵冬玲是省农垦报社的记者,专跑省内的各大农场采写稿件,人长得不是太好看,但性格爽朗,快言快语。当时赵冬玲上车时座位在前面,而马长河却在后面,刚开车不久,跟马长河同座的一个老太太便晕车了,呕吐得十分厉害。经乘务员协调换到了前排,而肯跟晕车老太太换座位的就是记者赵冬玲,这样两人成了旅伴。马长河那时还在林场宣传部工作呢,很为城里这位年轻女人的举动感慨,就跟她搭讪说是老师吧?赵冬玲抿嘴笑着摇头说你没猜对。马长河说老师有教养呀,只有有教养的人才能学雷锋做好事的。赵冬玲又笑,继而说你这是哪门子推理呀?

  那一次车到林场后天就黑了,四个半小时的旅途让两个人聊得很投机,马长河说我请你吃顿饭吧,找小酒馆,咋也得让我尽尽地主之谊,也跟着你学回雷锋。在他的热情邀请下赵冬玲同意了,两人就下了小酒馆,吃喝过后互留了电话号码。可到半夜时分,赵冬玲突然给马长河打来电话说要请他帮个忙。马长河正好在林场的办公室里点台灯看书,他没有回家,当时家在离林场还有七八里路的林区作业组。马长河问她帮啥忙,赵冬玲说能不能找台车送她去十几里地外的一个伐木队,她一个大学同学的老爹过世了,想赶去烧几刀纸。

分享:
 
更多关于“花开富贵”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