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速路上的风景


□ 李 晔(美国)


喜欢外出旅游,因为觉得名胜古迹的精彩最能刺激新奇的想象。常常又怕长途旅行,总以为路途上的奔波与休闲的目的不符。而今年的新年旅行让我有了新的发现,路上的风景也是很令人回味的,重要的是你能有一颗善于体会的心。
二○○四年的新年假期,我们制定了自纽约至佛罗里达跨越九个州的旅行计划,为的是满足女儿在迪斯尼过新年的心愿。一个星期的旅行归来,迪斯尼的梦幻世界仍令我陶醉,但那登峰造极的辉煌却并没有冲淡旅途上那令人回味悠长的一幕幕场景。
沿着九十五号公路,便可以从纽约直达佛罗里达。汽车在无尽的高速路上奔驰,几个小时开下来似乎都是同样的风景。路旁是参天的树木,不时会出现一个绿牌子,上面标着麦当劳、汉堡王等快餐店的标志或是加油站的名称。来美国七年了,这样的景致已司空见惯。但留意周围的车,却发现那些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形成了一道独特的路上风景。这是一辆长方形的野营车,后面拖着一辆小汽车,这是习惯于路上生活随处野营的家庭,野营车上一般生活用具都十分齐备,随处可以歇脚露营,再开着小车四处观光。这是一对中年夫妇开的日本车,小车后面的车窗露出一排挂在衣架上的衣服,这显然是远途参加圣诞晚宴回归的人们。这是一对老年人开的福特车,像一般老年人一样,他们喜欢开体积大的老式美国车,最有趣的是轿车后有一个小拖车,上面竖一辆崭新的摩托,也许他们是摩托机车的爱好者,不敢像年轻人那样在高速路上疯狂穿梭,而是选择某一僻静处一逞昔日的豪情?
在我观察同行车的同时,女儿则在车上做着她自己的游戏。她在数着过往车的车牌,并把每个州的车牌记下,没想到竟有三十五个州的车牌,超过全美总州数的一半儿。令女儿欢呼雀跃的是她竟发现了阿拉斯加的车牌和两个加拿大的车牌。
汽车驶过新泽西州、德拉瓦尔州、马里兰州,天气变得越来越暖和。我们的羽绒服也被夹克衫所代替。横跨不同的州,汽车收音机里的新闻也在不断变化着。“还是听听家乡的新闻吧!”外子把频道对到了纽约台。真的有趣,一直以外乡客身份在纽约生活,而今远离了纽约,我们才发现对于它原来有类似于对于家乡的感情。电台中在实况转播纽约著名的棒球队羊基队(Yankees)的比赛。女儿顿时变得活跃起来,谈到羊基队最近转换了一名球员令她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很难过,她的好友尼瓦一家甚至烧掉了有此项报道的当天报纸。“我喜欢Florida(佛罗里达),但不喜欢他们的Marlins(马林斯队),因为这次联赛中,它胜了Yankees(羊基队)。” “只不过是棒球赛,输赢哪里有那么重要。”我说。“很重要。每次Yankees赢了,Mr. Rastello 都非常高兴,上课时会带给我们吃的,还会减少家庭作业。” 女儿很认真地说。
汽车驶过了华盛顿,便进入了弗吉尼亚。“妈妈,你知道吗,南北战争时,弗吉尼亚是最重要的战场,有好几场有名的仗是在这儿打的。这里有一些纪念的地方我们可以去看看。”女儿说。一方面是女儿的建议,一方面是一路吃快餐吃得实在难受。于是我们决定暂时离开高速路,驶进一个小镇去找中国餐馆。据说,这个小镇也有一些古战场的遗迹。驶进小镇,只见街道两边的房屋都显得比较旧,街上都是黑人,似乎都无所事事地站在那儿。原来这里是黑人区。在街上转了两圈,并未找到中餐馆,而街上的气氛让我们感到几分不安,于是放弃原有计划,匆匆在路边一家汉堡王餐厅就餐,便驶回高速路。
出弗吉尼亚便进入了北卡罗兰那州。暮色渐渐笼罩了天空,右侧一弯不知名的河流在夕阳下显得有些神秘,河流两侧的树林也浸入金黄的暝色中。前面高速路的上的车流形成了一幅壮丽的画面,左侧的高速路上迎面对开的汽车前灯形成了一道闪亮的白色灯流,而我们这条路上汽车的尾灯则组成了一道星星点点的红色灯流,随着高速路的起伏,两道车流仿佛是从高处流下的两道色彩分明的灯的瀑布。
进入南卡罗兰那州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我们在路边的一家汽车旅馆就宿。第二天一早在自助餐厅就餐时,发现就餐的人大多是黑人。有一桌黑人有六、七个,大声说笑着,声调像唱歌一样,是典型的黑人口音。另一桌像是两对夫妇,年龄都约莫五、六十岁,两个男的身着西装,两个女的发型讲究,脸上施着淡妆。四个人只是安静地认真用着刀叉,其中一个女的不时向那吵嚷的一桌瞥去不满的眼光。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两桌黑人都产生了好感,那喧哗的一桌让我体会到了自由洒脱、热情奔放,这安静的一桌让我看到了矜持和自尊。这样近地接近他们,让我一扫在弗吉尼亚小镇所产生的那种对黑人的惧怕感。想到南北战争时黑人占了南方人口的三分之一,不难推想现在黑人在南方的比例也该是高于北方的。
从南卡罗兰那州再往前开,便进入了佐治亚州。佐治亚州高速路旁是一块又一块的牧场或农场,在路边可以看到成群的马儿。“牧场 ” 、“黑人”仿佛是暗示联想,在电影中曾见到过的十八世纪美国南方的景象不时在脑中闪现。啊,斯嘉丽——南北战争中的“乱世佳人”,玛格丽特·米切尔的著名小说《飘》中的主人公不就生活在佐治亚州吗?于是眼前的景象顿时变得亲切起来。我仿佛看到费文丽扮演的斯佳丽——那个种植园主的女儿,身着下摆宽大的长裙,头戴飘带帽在这片原野上奔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