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郎剑飞 从瓶瓶罐罐中走向舞台


大学团委老师郎剑飞小心翼翼地从书包的一个角落摸出他的名片:“江湖戏班导演/编剧”,“这个,是我另一个身份,刚开始,为了见你匆匆忙忙印的,排版太简单。”他还是一身学生打扮,戴着一顶白色的网球帽,压低帽沿。
  其实,此时的郎剑飞还有一个身份:正在筹备的武汉话剧节总导演。而半年前,他还是物理实验室里穿着蓝色工作服,戴着眼镜的刻板老师。
  
  郎剑飞第一次接触话剧,是在1999年刚进入中南民族大学的时候。
  那天军训刚结束,同学们一拥而入食堂,没座位的他只好端了饭盒到操场边来吃。就在他的身边,学校刚成立的“月亮化石”话剧团招收团员。
  “你叫我也没用,我长得不好看,不会演戏,也没钱。”剧团的第一次邀请,他拒绝了。
  十多年过去,“月亮化石”像铁打的营盘,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团员,这个校园小剧团也从四五个人,成长为国内知名的大学话剧团,从第一次全国大学生话剧节开始参与,年年得奖。
  而郎剑飞,至今还在“月亮化石”。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南民族大学团委老师,每月领着并不丰厚的收入。
  
  武汉—宁波—武汉
  
  刚毕业,郎剑飞和同学们一起奔赴沿海,成为了宁波电子技术学校的一名高数老师。
  “就很纯粹地做一名老师,工作还是不错的,城市好、环境好,收入也不错,工作也不辛苦,但我不开心,我能一眼看见十年后是什么样子。”
  郎剑飞也认为,自己将就在这个学校,做一名普通老师,一直做下去——或者能再继续考个研究生。但年底联欢会的时候,这一切被打破了。
  老师们为出什么节目而一筹莫展,郎剑飞主动请缨排练了一个话剧:“大家完全没接触过,非常生疏,其实演出效果谈不上很好,但让我非常尽兴和开心。”
  这个时候,郎剑飞才知道了自己工作得不开心的原因:他离不开话剧。
  但是宁波没有话剧可看,为了能看话剧,郎剑飞离开了宁波的学校,回到武汉。
  辗转了保险公司、IT公司、文化公司后,终于等到了母校招收老师的机会,郎剑飞成为了中南民族大学物理实验室的一名老师。“每天枯燥地和瓶瓶罐罐打交道,但精神状态完全不一样了。”
  
  月亮化石—江湖戏班
  
  “2009年10月,我受到‘德中同行’活动的邀请,排演《灰姑娘》,但这个活动希望邀请的是一个社会上的剧社,而不是学校的学生剧团,而且演出的人员里,确实有很多是工作的人,而不是学生。”
  为了这个零散班子的“成分”问题,郎剑飞和剧组人员发愁了几天,一天排练后,大家在一个叫“风波庄”的主题餐厅吃饭:“我开玩笑对大家说‘我们入江湖那么久了,但身上这个话剧的掘劲儿还在’。”
  “那就叫‘江湖戏班’吧!”当中有人提议。
  就这样,武汉的第一个民间话剧组织成立了,除了排戏演戏,“江湖戏班”还开始着手准备武汉第一届话剧节。因为在话剧上的贡献,中南民族大学也把郎剑飞从实验室调到了团委。
  “压力一直都很大,身边所有人都说,如果我能分更多的精力到工作上,或许能赚更多的钱,至少我能有套房子。但我相信这些东西都会有的,给我五年时间,我都可以得到。”
  “靠话剧演出?”记者反问郎剑飞。
  “如果没有持续、稳定的收入,我不会专职做话剧。”
  “如果现在有一份工作,高薪、发展平台很大,但你会忙碌到无暇顾及话剧,你会选择吗?”
  “会!”郎剑飞回答得毫不犹豫:“我会去的,其实参与到话剧中来,不一定非要编导演出,坐在台下欣赏我也很满足。据我了解,很多工作中的人就是这样参与话剧的。”
  但现在在上海和北京,已经出现了这一类职业:话剧链条中的场地提供、服装、剧本、灯光……或者兼职,或者全职。
  “那暂时不是我的方向,既然能好好在学校工作,话剧的事儿也不耽误,为什么要放弃工作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郎剑飞 从瓶瓶罐罐中走向舞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