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鄂大男爵有点儿烦


□ 罗 萌

农民企业家鄂嫩吉雅泰,当初专门儿栽种“红眼圈儿”土豆儿时,因品种退化严重,栽培手段落后,结的土豆儿又少又小,人送外号“鄂小土豆儿”,那是他一个人小打小闹儿的时代印记。当他在“男爵”马铃薯的良种复壮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特别是牵头儿创立起男爵实业公司,在全地区各县搞起“男爵”土豆儿集约化大生产和规模化深加工后,人们就把他的外号改成“鄂大男爵”。这由“小”到“大”的一改,多少有点儿与时俱进的味道。现在,鄂大男爵正和女儿德力根玛坐在一家豪华酒店的咖啡厅里等人,我们的小说就从这里开始。



我操!太他妈苦了!鄂大男爵把咖啡杯推向德力根玛,说,给我换杯喇嘛茶吧,我喝不惯这玩意儿。
阿爸!你又说脏话了!德力根玛迅速扫了一眼周围,然后拿眼睛斜着阿爸说,一点儿不注意形象,你现在可是……
中了中了,丫头,你想说啥我知道。鄂大男爵最怕听女儿絮叨,就替她把下面的话说出来——你是想说,我现在是上市公司的老板,素质得升华。对不?得得得,听你的,我升华还不行吗?
说完,挺不情愿地把咖啡杯挪回面前,嘴里嘀咕道,我呀,就觉得这他妈破玩意儿苦了吧唧,哪儿有咱的喇嘛茶喝着舒坦!
阿爸,德力根玛从桌上的一个茶具中抽出张雪白的高级餐巾纸,抖开后,把印有五颗红星的那一角冲向鄂大男爵说,看见没?这是五星级酒店,不是咱家。
鄂大男爵一边儿用勺儿搅动咖啡,一边儿说,那就将就吧,黄连、苦胆你阿爸我都喝过,还怕这鸡巴……蓦地看到女儿又撅起嘴巴,一吐舌头,把后面的半截儿话咽了回去,然后故意转移话题,指着德力根玛说,我就爱看你这个模样,嘴撅起来像萨日朗花骨朵儿。
阿爸!德力根玛哭笑不得。
鄂大男爵拿起咖啡勺儿,送到口中抿了抿,朝自己脸上轻轻拍了一下,道,又说脏话,该打!
德力根玛被他逗得忍俊不禁,终于露出笑容,阿爸,一会儿人家来了,你可千万别再这样了。
我向毛主席保证!行了吧?鄂大男爵说着,举起杯,一仰脖,把杯中咖啡统统倒进了嘴里。
鄂大男爵用大巴掌当餐巾纸,把嘴巴胡乱抹了抹,又掏出一包烟,一根手指在上面逡巡了半天,也没找到外包装上的撕口,一着急,揪住那层玻璃纸的一角用力一拽,香烟盒就被拽出个大口子。
阿爸,请注意你的动作。
又说我,又说我。鄂大男爵嘴里嘀咕着,钝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又从口袋中掏出一盒火柴,点燃吸起来。可没吸上两口就又把那烟摁灭在烟灰缸里。随后摘下腰里的皮烟口袋,取出卷烟纸,狠狠捏出一撮黄烟末儿,拧了个粗粗的“大喇叭”,用唾沫粘好,划着火柴的同时,还把一条腿架在了椅子扶手上。
阿爸!德力根玛的眉头又皱起来。
这儿没人认识我,给我点儿自由吧,啊!鄂大男爵笑嘻嘻说着,扬了扬手指间的“大喇叭”又道,还是咱这自家出的“蛤蟆癞”好抽,那狗屁“红塔山”,树叶子似的,一点劲儿都没有!
见德力根玛没有反应,鄂大男爵又晃动着扶手上那条腿,手指着明光瓦亮的皮鞋说,丫头,先说好,一会儿谈完事,出了这酒店门儿,我还得换上那双“懒汉”鞋。
德力根玛深吸了一口气,把失望的无奈也深深咽进肚里,撅着嘴嘟哝出两个字:农民!就拐过脸去,不再搭理她的阿爸。
鄂大男爵眯起眼睛对着女儿后脑勺儿说,农民怎么了?别忘了,你也是农民的女儿。
德力根玛猛然转回身,狠狠地说,正因为我是农民的女儿,才最了解农民——没出息,不文明,最没劲!
哟嗬!鄂大男爵脱口嚷起来,你这么看你阿爷?啊?
我说的是农民!德力根玛纠正道。
还不是一样!你阿爸我就是农民,顺垄沟儿捡一辈子土豆儿的农民!
你爱咋想就咋想,反正我讨厌农民习气!没等鄂大男爵作出反应,又接着说,我也不会一辈子呆在你这个破土豆儿公司,不会不会不会!
咴哟!鄂大男爵失声大叫,他从未被女儿这样抢白过,一时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半晌才沉沉地叹了口气说,羊羔儿再大吃奶也得下跪,牛犊再壮也不会欺负老牛,我身边儿就剩你这么个宝贝闺女啦,你却这样跟我说话,我……
阿爸,对不起,德力根玛的语气软下来,你让我帮你改掉不文明的坏习惯,可动真格的时候你又不听,人家能不发急吗?说完,伸手帮鄂大男爵把西服领子整理了一下,故意奉承道,其实,阿爸你穿上这身西服也挺有派的,可你平时就是太不修边幅。
修什么边幅?鄂大男爵阴着脸儿反问说,我都快让你修理出毛病来了!
那你今天咋没用我提醒就把西服穿上了?
鄂大男爵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西服,说,今天咱见的是洋博士,得尊重人家。要真对撇子,没准儿什么时候,我会把公司交给他。还有你的终身,丫头,你都二十七了……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