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点燃明灯照路人


□ 马霁鸿

  灯火悠悠摇曳,青烟缓缓婆娑,淡黄的灯光在堂屋里回环几圈,将墙角门边映亮之后,几个纵步跳到廊檐上,停一停,稳稳神,然后一闪一闪扩散开去,照射得街心一溜整齐的青石板闪闪发亮,照射得走过青石板的牛蹄子、马蹄子闪闪发亮,照射得跑来跑去的小伙伴们的脸蛋闪闪发亮……
  在我只有那么几岁,稍微记得点事情的时候,祖母在天色擦黑,街心渐暗之时点燃的灯光,就布散在了我目所能及的整个视野之中。虽然那时年纪太小太小,大约只有四五岁吧,按说还不到记得住事情的年龄,但看惯了祖母每天都要重复的动作,久之,就不可磨灭地留下了鲜明的印象,至今想来还历历在目。
  天光微黄,我在家门前的石墩子上坐着发呆,或者看着家门前的街道上人来人往,马走驴行,又或者歪过头去,瞅瞅头顶的碎云忽左忽右,步履参差,踉踉跄跄护送从这里过路的雁群,一会儿引领它们一字形掠过沙滩,一会儿掩蔽它们人字形渡过金沙江。
  看着看着,就觉得,这些大雁急急忙忙飞过我家房梢,就是要到对面的江外坪去找蚂蚱充饥,然后饱饱地抱着沙滩上的芦苇睡上一觉的呀。想到这里,我的肚子就咕噜噜叫将起来,急不可耐地朝屋中的厨房冲去。
  不巧,我刚迈进堂屋没几步,就一头冲进了祖母的怀抱里。当时,祖母正拎了我家的那盏防风灯,准备将它点着了放在堂屋正中的方桌上。祖母没有想到我会那么莽撞地冲上来,便被我撞得趔趔趄趄,紧忙靠拢墙壁,却被反弹回来,朝着地上摔去。就在快要摔落在地的时候,祖母迅疾伸出左手撑住地面,而将右手拎着的防风灯高高举起来……
  叔叔、姑姑们听到动静,马上聚拢来。而此时,祖母已经站立起来,边用衣袖擦拭防风灯上的玻璃,边笑笑地说:“我不小心崴了一下,没有事情,你们做各人的事情去吧,我今天晚上要领着大孙子点亮这盏街灯。”
  我起初被吓呆了,半句话也哼不出来。看到祖母很快站立起来,听到祖母说了这番话,才缓缓回过神来。
  祖母摸摸我的头,然后拉着我的手,靠拢方桌边。祖母对我说:“小明,你好好看着,这盏灯是怎样点亮的”。说罢,祖母将防风灯一面的玻璃轻轻推开,擦燃洋火(火柴),抽出发髻上的玉簪子,将防风灯里的灯芯细细拨了一番,将火种凑到灯芯上……然后,将刚才推开的玻璃慢慢关拢,又将防风灯移到方桌的边上(以我往常的记忆,祖母在点灯以前,就已经在叔叔们劈柴的吭吭声中,在姑姑们炒菜的嚓嚓声中,将防风灯的玻璃乃至整盏灯都细细擦过)。
  霎时,灯光就穿过了堂屋,穿过了廊檐,打在街心青石板上,映亮了前后左右的街道。随后,灯光便一板一拍地照亮轻轻重重的脚步声,照亮嘻嘻哈哈的打闹声,照亮牲畜踢踢踏踏的蹄壳声,照亮马铃叮咚叮咚的撞击声,还有,照亮一闪而过的天星子屎的飘曳声……
  那时,我们家在金沙江边一座古镇的老街边居住。
  这座古镇叫做金江街,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大码头。旧时候,这里是南方古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驿站,是连接金沙江南北两岸的要津。而且,这一带盛产黄金。可以想见,每天在这里云集而又在这里散开的人员与马帮,该演绎出怎样热闹的一幅幅生动画面。新中国建立后,流动的人员少了,而且在不远处修通了公路,途经我们老家的人畜疏朗了下来,成日里人声鼎沸,马蹄踏踏的景象业已成为记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这里还保留着古老的集市,方圆数县几十里的民众,都要来这里卖东西、买物件,交换义气与情感,过往的人气,也就还旺着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