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影学关键词


□ [美]苏珊·海瓦德 侯克明 钟静宁


俗称“马戏”(Horse Opera)或“燕麦片”(Oater)。作为一个类型,西部片很早就成为电影业的保留节目。第一部正式的西部片是美国电影人埃德温·S.鲍特(Edwin S.Porter)1903年的《火车大劫案》(TheGreat Train Robbery)。虽然西部片被公认为是美国特有的类型,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法国当时也制作了西部片,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就成功地出口到美国,其中最有名的是1912年到1914年由明星乔·哈蒙德(Joe Hammond)主演的《亚利桑那州法案》(Arizona Bill)系列片。后来(1965年到1975年)意大利人也制作了西部片历史上有名的通心粉式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s)。
从某种意义上说,默片时期的西部片(尽管他们有音乐伴奏)直接延续了已经失去的现实生活。电影诞生时,西部的“文明教化”实际上已经完成,牛仔们的游牧生活由于垦荒和定居而宣告结束。大规模移民终结了西部的荒芜状态。不管目的和意图如何,垦荒造成了牛仔的消亡。赋予牛仔神话价值的是西部片。令人惊奇的是,牛仔实际上只存在于一个短暂的时期内:牛肉业仅仅在1865年到1880年之间兴旺发达。其后,人们完成定居,新的集镇和城市建立起来,再没必要赶着牛群去西部供应牛肉了。文明教化和开拓蛮荒是西部片类型定式中两个最关键的要素。英雄经常在两种对立的价值观发生冲突时起作用。他决不想真正接受文明,宁愿在西部荒原游荡。而片中的女人则是文明的化身,她们代表了东部社会、家庭等等。牛仔身上的无穷精力、豪放顽强的性格和个人主义色彩,是美国西部边民身份的化身,或者说是西部边民身份的神话。然而在边民身份神话固有的意识形态冲突中,牛仔或枪手总是在两种价值观之间苦苦挣扎。英雄真实的矛盾情感揭示了这个民族自身对西部的不明确态度。西部的文明教化意味着放弃它所代表的自由,其中包括个人自由,美国人为了国家统一付出了昂贵的代价。然而,西部片在所有类型片中可能是持续时间最长的一种,它代表了美国边疆的魅力,寄托了人们对新奇美好事物的希望。
牛仔的英雄神话传统可以追溯到19世纪60年代出版的西部通俗小说。这些小说把牛仔们的生活戏剧化了,既真实又虚构,把牛仔提高到神话的地位。至少在电影发展的早期,这些小说成为西部片的主要来源,它可以部分地解释在这种类型中高度仪式化的特点。这些小说把违法者和真正的执法者都英雄化了,比如杰西·詹姆斯(Jesse James)就成为一个广受欢迎的人物。违法者的英雄化构成西部片的定式。事实上,现实生活中的违法者和牛仔一直到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才进入电影,吉恩·奥瑞(Gene Autry)和罗伊·罗杰斯(Roy Rogers)是两个众所周知的名字。野牛比尔在他自己1913年的电影《野牛比尔的冒险》(The Adventures of Buffalo Bill)里任主角。阿尔·詹宁斯(Al Jennings)在早期的几部西部片中担任主角,重新塑造了银行劫匪。然而他的影片没有为西部增光,却道出了真相,这种肮脏的金钱抢劫在当时是非常普遍的。但这并不是观众希望看到的影像,因此他的电影生涯很快就结束了。
观众的期待是解释西部片中的仪式化、公式化特征的另一个要素。在讲这种类型的历史之前需要讨论一下仪式化的问题。廉价小说试图阐明“西部如何被战胜”,尽管西部从没有被战胜过。少数投机者从印第安人手里夺走他们世代拥有的财产,把肥沃的土地和金矿卖给来这里一无所获并备受攻击的冒险家。通俗小说讲述这种故事并不比电影高明。观众想看到的是他们想像中的西部,想看到神话传奇。然而,西部片仪式化的叙事暴露了这种神话的意识形态矛盾。仪式反映了观众对失去控制和支配力量的恐惧,反映了观众对再次强调控制和支配力量的渴望。尽管我们知道这不是真的,只是虚构,但我们一直会看这类电影,因为我们希望现实是这样的。抢劫、追捕和惩罚、无法无天和法制的重建,所有这些叙事仪式都深深地铭刻在西部片里,直到影片中的最后一个细节和表情。抢劫袭击以不同方式重复出现,货运列车遇袭、旅客列车被抢劫、骑兵队冲击或者印第安人对“无辜”农场主的突然袭击。赶牛、勘探金矿和修建铁路,如同史诗铭刻了对进军西部荣耀的敬意。或从酒吧来回晃荡的门中呼啸而出,或昂首阔步地来到酒吧,无论是酒吧内还是酒吧外的枪战仪式,所有这些都是我们一提起这种类型马上就会联想到的影像。当然,这些被遮蔽在“如何以资本主义的名义殖民西部”的背后。故事本应反映历史事实,但仅仅只有极少数影片这样讲述,阿尔·詹宁斯是最早这么做的少数几个人之一。于是,我们又要回到历史。
第一个西部片英雄是由吉尔伯特·M.安德森(Gilbert M.Anderson)自己创造出来的。他说服汤马斯·H·英斯(Thomas H.Ince)让他在《火车大劫案》中出任主角。重要的是,他把西部片从所谓的西部真实性中带了出来。他成立了自己的制片公司,并制作了大量他自己担任主角扮演布朗科·比利(Broneo Billv)的影片。布朗科·比利系列从1910年持续到1918年。很快威廉·S.哈特(William S.Hart)步其后尘,在1914年拍摄了他的处女作。哈特过分追求真实性,他先为因斯公司工作,接着是派拉蒙公司。哈特的影片非常悲观厌世。他扮演类似坏蛋的角色,这种人物其实内心善良,并在影片结尾得到赎救。他最成熟的影片是1925年的《风滚草》(Tumbleweeds),他自己制片并在其中担任主角。该片有一些格外真实的镜头,其中一个移民的段落,拍摄了一个由300辆马车、至少1000多个男女和马匹组成的垦荒队伍。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