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三只眼(中篇小说)


□ 郑局廷

  何汉八失去了土地,到城市打工,被骗,擦鞋、行乞,成了残废,他走上了上访的道路。一个原本善良的农民,就这样被逼成了罪犯。残酷的现实,悲凉的绝望,上告无门欲哭无泪的悲剧,农民何时能有讲理的地方?
  
  一
  
  汉八,快来领钱。黄会计叼着那根一年四季都抽不完的“长城烟”,挟着那个流行于八十年代已经磨得毛边的黑色手提包,来到何汉八的堂屋里,喊道。
  正在后边厨屋里烧火做饭的何汉八忙赶上前,问,多少钱?
  一万五咧。一卡通,签字拿卡。黄会计边说边从皮包内掏出签字表,递给何汉八。
  不是说人平六千么?我家至少要领三万元。何汉八像刀削一样的瘦脸涨得通红,鼻翼两边眼角的两粒眼屎像两只白灯笼对称地挂在那儿,显得特别醒目。
  人平只发三千,剩余的钱村里统筹修路。黄会计耐心地解释道。
  修路,修个鸡巴路。提了几年钱,没修半尺路,不都是你们这些村干部吃喝了。这钱我不领!何汉八愤愤地说,随手甩飞了签字表。
  哟———哟———,没想到你何汉八长不像鳝鱼短不像泥鳅,阴沟里的黑鱼还翻起花了。黄会计用异样的目光审视着何汉八,这个老实木讷,不善言辞,三棍子也打不出个屁来的人,居然还敢顶撞自己?
  你们就知道卖,卖!上千亩土地被你们卖光了,还有什么卖,只能卖人了。千把号人用什么活,喝西北风都排不上队咧。何汉八积郁胸间的满腔怒气,像那鼓胀的气球,轻轻一戳便炸开了。
  黄会计忍住满心的不快,赔上笑脸,降低语调,无奈地说,我们哪个想卖?补偿价格低得可怜,才一万五,做胡椒末都不辣。但办事处压呀,说这是发展。
  发展?这不是坟茔堆上打灯笼,糊弄鬼吗?几年了,没到村里招一个工,没给村里半分钱,发展个屁!你们是串通一气,圈地。何汉八索性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窘得黄会计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指望处在气头上的何汉八签字领款不太可能,黄会计便走到后厢房里,低声叫道,何家婶娘,我给您送土地款来了。您在这儿按个手印就成。拉着何汉八老娘的手摁了个手印,黄会计丢下“一卡通”,走出了何家。在跨出门槛一刹那,黄会计咕咕噜噜地说,给钱不要,傻到了穴道,真是个活憨巴!说完,一口浓痰从嘴里呼之即出,滚到地上,活像一颗鱼肉丸子。
  呸!何汉八对着黄会计的背影喷了一口,愤愤地说,我憨巴,你狗日的才憨巴呢。
  再次回到厨屋,一锅饭已经夹锅,透着焦煳味,何汉八赶紧加水补救,但于事无补,只得一股脑倒进潲水缸,淘了米重做。
  急急慌慌地煮好饭,随随便便地炒了两个儿子喜欢吃的菜———土豆丝和西红柿炒蛋,读小学二年级的儿子欢欢便回来了,手也没洗,用手拈着土豆丝就往口里塞。
  何汉八盛了一碗饭,挟了一些菜,端到堂屋里,递给坐在轮椅上的老娘,恭恭敬敬地说,娘,您吃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