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爱王小波


□ 谭 竹

  在图书馆的日子里,我常常从书本上抬起头来,望向对面的书架。
  那是一整排书架,上面有一道明亮的阳光,从它倾斜的角度上看来,马上就要到4点半了。对这一点我十分有把握,因为我天天都坐在这里看书架上阳光的移动。
  这种观察可以从好些方面进行,比如从形状上看,如果阳光是方头方脑的样子,说明才12点多钟,我刚上班不到一个小时;如果阳光越拉越长,最后成为一道窄窄的光条,就表示快要下班了。这时的阳光如同一个正在努力减肥的少女,越来越苗条,最后把自己减没了。
  从移动的位置上看,阳光刚刚扫到文学类,就是午后2点;要是走到快到社会科学类了,就要到5点了;如果阳光越过工具书类直往墙角坠去,就快到下班时间——6点了。这时的阳光是一只有着许多小脚的虫子,迈着碎步从墙头往墙角爬,由左至右,越爬越快。
  每天我都坐在这里,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看书。再喜欢做的事天天做也会疲惫,当我看得疲惫不堪时就只有抬起头来看阳光在书架上移动。每天看着光阴的脚步一点点走过,生命又不可挽回地流逝了一天,我知道我的青春就快这么流掉了。
  有一个朋友对我说,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的。可是,像我这样每天呆呆地对着书本,无可奈何地看着时光从面前走过,算是挥霍了青春吗?对于挥霍一词我是这样理解的,就是要把自己拥有的东西痛痛快快地用掉。要么夜夜欢歌,淋漓尽致地爱和恨;要么投身某种热爱的事业,为它衣带渐宽终不悔。这样呆坐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叫挥霍了青春,只能叫又混了一天日子。
  在我混日子的时候,手里总是拿着不同的书,这里除了书没别的。但这天我拿的书不是馆里的,是我自己买的,它是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阳光是从玻璃窗照进来的,这些窗户本来很大,这间屋本来是一个很大的阅览室,由于来看书的人不太多,馆长认为浪费了面积,就隔了一大半去做电脑培训室,给我剩了这一小间。不仅如此,他还认为我这个人也纯属浪费,但除非取消阅览室,就必须要有一个人坐在这里。一个没有阅览室的图书馆恐怕就不能叫图书馆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这点,我想他很可能会把它取消掉。而且,如果我能劈做两半,他一定会让我的另一半去做别的事。
  我站起来伸个懒腰,走到窗户旁,手里仍握着那本书。它有着金黄色的封面,给人以铜的感觉,有一种厚重感。我把书伸到阳光里,它顿时亮了起来,变得更加符合它的书名。
  在这本书里,王小波写道:天色微微向晚,天上飘着懒洋洋的云。下半截沉在黑暗里,上半截仍浮在阳光中。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我很喜欢这一段,如果换了我来写,我就说:我一生的黄金时代,都是在图书馆对着书本度过的。我的世界除了书,就只有一扇小窗户,阳光从那里照进来,照着我苍白的青春。我也想爱,想自由地活,还想得到快乐。我有吃有穿,不会被人揪去开批斗会。但相比之下,我认为陈清扬的破鞋生涯更配得上叫黄金时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王小波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