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过,便不曾离开(散文)


□ 杨老师

  有多少地方,我们来过.从此就放在了心里,再也不曾离开。

  看了乌镇的一则广告宣传片,太有感触。那一盏盏大红的灯笼,那一弯泛着波光的小河,那幽深而古老的小巷,那小巷尽头望着游人只浅浅笑着的阿叔阿婶.还有那斑驳的墙上挂着的年代久远的照片:夕阳下,一袭长衫,一本卷着的书,青石板路上的一道背影.

  也许年轻的孩子们,对于这些.没有什么印象。可是,对于中年的我们,对于老年的一代人,就在这一瞥之间,灵魂就牵着.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已经淡漠久远的故乡。

  准确地说,这一个故乡.并不是自己的出生地,并不是某一个具体的地方.而是关于中国文化的一份记忆,关于传统韵味的一份怀想。现代的都市生活,繁华而喧嚣,琐碎而芜杂,逼仄得人少了悠闲,缺了淡泊。听不到淙淙的溪水从心底流过的声音,看不到含苞的鲜花在春天开放的热闹,抬头是灰蓝的一片天.左右是没有尽头的车水马龙,而脚下永远是发烫的水泥路。像乌镇那样的属于故乡的温暖与宁静,寻寻觅觅,却难也寻觅。

  只有在假期,难得偷来片刻逍遥.去捕捉北国瑞雪去流连江南水乡.去亲历茶马古道去拜访客家围屋。是的,我们不可能久留,虽只是眼睛的一瞥,只是脚步的一点.只是背影的一闪,然而,已足矣。因为,我来过了,我的心已受过洗礼了,我的灵魂已浸润过了。

  可是,不要简单地把这种寻觅等同于有目的的旅游,更不可把我的感触全交给照相机。“中国人旅游时似乎不愿意去感受美景。到达一个景点后,他们会相互拍照,……然后迅速离开。在许多外国人看来.中国人好像是为了‘去那里做那些事’,而不是去欣赏美景。”这是一个美国人在《我对云南之旅感到失望》里的评说。这说得有理。因为.我们看到了很多这样的场景,在旅游中,我们是忙着给自己拍照.而且要摆出很多种姿势给自己来一个定格。至于这里的人文,这里的掌故,这里的美景所蕴含的美,却不是我们所关心的内容。最后,只剩下一身的疲惫,只剩下一张张空白的人像照片.只剩下一堆早已想不起来的纪念品。这样的旅游,不是我心中对于乌镇的寻觅,这样的旅游,只是眼睛看了,只是脚步到了,心却未留下。

  而且,真正的“乌镇”又实在是很难找了。加上了刻意的装饰,涂上了炫耀的标志.打上了商业的烙印。除了地名的不同,除了景色的可能不同,除了一样的涌动的人流.已经没有什么了。

  所以,多少寻觅的人,怀着一份期望上路.回来时却是伤痕累累,身心疲惫。

  在凤凰古城,看到了吊脚楼,却闻不到老祖母烧的糍粑香;在茶马古道,见到了崎岖的山路,却听不到拐弯处传来的驼铃声:在香格里拉,欣赏到了漫山遍野的绿草红花.却抓不住藏族小姑娘的纯朴的笑容:在周庄水巷.那甜腻的“芝麻糊啊黑芝麻糊啊”的吆喝.从白天到夜晚,已是等待不到。

  不是我们有心去伤感,是伤感自然地走进了我们的心里.

  读陶公《归去来兮》,更不能释怀。“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如果有一份闲时,能让我们“策扶老以流憩”,如果有一份闲心,能让我们“时矫首而遐观”,静静地感受“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那该是怎样的乐天命呢?

  今年,在炎热的七月,我徜徉在奥地利萨尔斯堡的河边。看着河岸鳞次栉比而又色调单纯的房子,完全还是莫扎特年少时的模样。多少年过去了,不改。想必再过多少年.还会不改。萨尔斯堡人,是想以这样的不改.让来过的人,把心留了下来,觉得自己从此再未离开

  太阳每天都升起,水不舍昼夜向东流。东坡说“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只有须臾人生的我们,又当如何留存一些回忆呢?采撷江上之清风,收藏山间之明月,牵出古巷的情思.寻觅尘封的背影……这样的来过,才是真正的不曾离开。

  房伟点评:这是一篇立意独特的游记散文.一般这类散文,总是从旅游地点出发.抒发自己的独特情思.或怀古,或出世,或入世,或是哲思,而这篇散文.却从“这样的来过,才是真正的不曾离开”入手.探讨了现代性思维下的人与自然,以及风景之间的内在联系.那应该是一种尊重,一种挽留.而不应该仅仅是一种粗暴的干涉和利用,这篇散文,给我们很多启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来过,便不曾离开(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