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官本位·性噱头·小品电影


□ 罗 勤

  罗勤
  1979年生,女,汉,四川人四川大学文艺学2005 级博生。
  2007年3月,由冯巩自编、自导、自演的新片《别拿自己不当干部》(以下简称《别》片)打着贺岁片的旗号登台亮相。贺岁档原本的冷清,加上笑星冯巩的号召力,使观众对《别》片期待已久。然而,看罢之后,期望却变成了失望。全片泛滥的官本位思想,以“性”作噱头,以及小品式的拼贴,都彰显出当下中国本土商业电影的文化困境与市场尴尬。
  
  千年的遗风:官本位
  
  《别》片沿袭了冯巩一贯演绎小市民生活的戏路,通过冯巩饰演的工段长王喜时刻拿自己当干部,告诫干部要把自己当成干部,不是摆当官的架子,而是以干部的职责、干部的形象,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切实为群众做好事。诚然,这样的价值导向是非常可取的,但同时也让人怀疑,曾几何时,尽一个干部的基本职责,已经变成了对干部的高标准、严要求?
  片中选拔人才的条件不高,仅仅是“谦虚谨慎、严于律己”,但即使是这样,选材也犹如大海捞针,除工段长王喜之外,其他干部上班便是“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下棋的下棋,抽烟的抽烟,把工厂当成了疗养所。王喜似乎成了唯一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干部。然而,这样的干部落得的下场却是遭人排挤,被撤职下岗。勤劳正直、秉公办事的他被人咒骂,挨了拳头——计划处职工高平三番五次调戏厂里的女职工,甚至差点弄出人命,然而就因为他是劳资处处长的儿子,没人敢得罪他。王喜打抱不平,上告保卫处,结果不过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高平什么处分也没有,反倒出手打肿了王喜的脸。
  最后,还是大老黑的外甥设计狠狠教训了高平一顿。于是,影片似乎告诉我们,以暴制暴才是惩治坏人的最好办法,通过正当途径是对付不了有背景、有靠山的小人的。影片最后虽然硬加上了一个光明的尾巴,让王喜通过民主选举当上了副主任,但批驳的力度却太过孱弱,使人感觉那不过是童话里的故事。
  一个光明的尾巴掩盖不了全片弥漫着的官本位思想。中国自古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两千多年前,秦始皇就实行了中央集权制,用官吏来治理国家。官吏是中国最尊贵的阶层,当官成了权力和财富的象征。中国是最爱用官职来称呼对方的国度,可以说,这是中国几千年封建思想遗留下来的陋习。在有官职等级的地方,级别的高低决定了一个人的成就大小;没有官职等级的地方,如学校、医院等,人们也习惯于把“教授”、“副教授”兑换成处级或厅级,以此衡量个人价值。于是乎,当官而且要当大官,成了许多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一个情结。在《别》片中,“工长”、“主任”、“厂长”的称呼比比皆是,叫的人理所当然,听的人心安理得,不称呼对方的官职几乎是不尊重对方的表现。
  王喜教育自己的儿子小强长大了要当官,这样他和孩子他妈才有指望。小强也“不负众望”,影片一开头,他就时刻谨记自己的爸爸是手下管着二百多人的“官”,与同学发生争执时,立马搬出谁的爸爸管的人多,职位级别高。小小年龄就如此市侩,真把“干部”当成了“干部”,真不知这是家庭教育的失败,还是影片导向的适得其反?本来,王喜把自己当成干部,是为了一个干部的尽职尽责,然而在他的熏陶之下,小强把袖章上的几道红杠儿看得至高无上,甚至在体育老师的怂恿下,让爸爸假扮木工义务为学校修理旧桌子板凳,以此换得中队长的职务。俗话说:“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利用不正当的手段在学校里谋得职位,走上社会还不会变本加厉吗?更何况,这种行为还是在老师的教唆、父亲的鼓励之下进行的。笔者不仅要问,时刻把自己当成干部的家长王喜,是怎样以身作则的?他是如何向儿子灌输当干部思想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