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人节下午的玫瑰


□ 许建平


情人节与玫瑰都极其浪漫。情人节下午的玫瑰却不仅廉价打折,而且没能过夜便被追求浪漫的人们无情地丢弃进垃圾箱。情人节下午的玫瑰所折射出来的意蕴,是否能让你感受到情感与心灵的几分颤痛、几分震惊、几分无奈与几分惘怅呢?……

下午五点多钟,出门似乎还有些嫌早。但老婆徐平却已经换上了一般出门时才穿的服装。钱夹、纸巾、呼机、钥匙链等等小物件,经过一番清理,也都悉数放进了出门时随身带着的手袋里。然后,饭也顾不上吃一口,就坐在那里开始化起妆来。化妆盒好像是老早以前什么人送的,里面的饼啊、膏啊、油啊什么的,都已经干缩了,洇一些水进去,凑合着还能用。他一直表情认真地站在老婆身后,凝视着玻璃镜面,敛声静气。“今天是情人节,你要是真不放心的话,我就改天再去?”冷不丁地,老婆丢出了这么一句。老婆的声调不高,声音里好像还有些怨气。他感到心里猛地受到了一下震动,嘴上赶紧说道:“去,去,说好了的事儿,咋能又不去了呢?”他的表情很不自然,声音也跟着有些变形,甚至还流露出了一些怯意。
他认为老婆徐平是话里有话。近一年多以来,老婆跟他说话都是这种风格,表面上好像也没有什么,但明里暗里又总是这么来上一句,明里暗里地这么敲打他一下。
这一年的月份牌上没有大年三十。过了腊月二十九这一天,睡醒一觉起来就是大年初一了。而腊月二十九这一天,又刚好是公历二月十四日,是在这座城市里在年轻人当中渐渐时兴起来的情人节。情人节——严格说起来,它并不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节日。今年情人节,尽管他已经事先自觉取消了一个具体约会,但这一天对于他这个三十多岁的已婚男人来说,也仍然是一个十分敏感的日子。自从有一天夜里,他下身那个部位的痒疼又开始发作,怕惊了老婆的好梦,他摸黑下床去卫生间冲淋浴。但当他轻手轻脚进了卫生间,却看见老婆徐平也正蹲在昏黄的灯光下面,守着一个专用小白盆——坐浴,清洗。卫生间里充满了浓重的洁尔阴气息。看见他进来,老婆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擦干身体后,便默然离开了。之后一直也没有向他正面提出过质疑,更不要说进一步责备他什么了。老婆徐平一直就是这么个脾气。而此后他却一直在心里对老婆默默地检讨着自己。老婆越是不说他什么,他在心里就越是惭愧得不行。于是,情人或情人节这几个字眼儿,便从此似是一个难言之隐似的,梦里醒里都出现在他的意识里。于是,他便开始在言语上、行为上、琐琐碎碎的生活细节上,对老婆进行着这样那样的呵护与巴结。也诚实也虚伪的呵护与巴结。老婆一一接受着,表情上却是一副带搭不理的样子。偶尔,老婆也会略含嘲讽地轻声说道:“你还是可以的嘛,整个儿换了一个人嘛。”他也只是笑笑,不敢再往下接话。
晚妆总算是化好了。老婆徐平轻轻吁出一口气。但她仍坐在那里不动,开始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若有所思地出起神来。
“要是累了,今天不去也行,大过年的,也不就是一个烂职称嘛。”话刚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这话说得太没水平了。也太不领情了,好像他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似的。
果然,老婆把身子转了过来,正面望着他,眼神儿愣怔了一会儿,才笑笑地说道:“我知道,你还是不放心我今晚出去。”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是说……那、那、那咱就先吃饭?”
于是,老婆徐平嘴上尽管说着吃不下、还不太饿之类的话,但还是随他一起坐在了餐桌前。晚饭是他主动张罗的,早已摆在了那里。吃过饭,老婆要去给她的一个远房姑夫拜年,为了他这个老公的职称问题,去给姑夫送送“人事儿”。直到最近,老婆才总算打听出来,这位姑夫恰巧是他这个系统的高评委主任。“人事儿”已经准备好了,是一小竹篮正宗湖北产松花蛋,此时已被他提前拎在了门口换鞋处。小竹篮浸了一道清漆,背光处幽幽地泛着一层乌光,看上去还是挺雅致的。另外他们夫妇商定:到时候当着姑夫家人面儿,再给姑夫的小孙子一个红包。给多少,由老婆视情况而定。老婆说今年再不去走动走动,今年他的副高职称再不解决,那么到了明年,他的外语就还得重新考试。副高早解决一年晚解决一年,他觉得关系都不是很大,但他确实很害怕再考外语。他心里涌起一阵感动,老婆毕竟是老婆,换了别人,谁还会为他作这般考虑?开始时,老婆还建议他陪她一道去,见他吱唔了半天也没个明确的态度,便不再坚持。老婆知道他脸皮儿薄爱面子,老婆的确是非常善解人意。
为了今晚的外出,老婆一大早就把八岁的儿子送到了姥姥家。家里难得这么清静。他们夫妇难得这么清静地在一起吃上一顿饭。守着餐桌,他一边抽着纸烟,一边笑吟吟地看着老婆。老婆化了浓妆,脸膜子陌生化地重现出了昔日的漂亮。这顿饭老婆吃得很少,准确地说,基本上什么都没吃。小口往嘴里送汤时,嘴却张得大大的,还左右躲让着,惟恐小勺子不小心触上了边缘清晰的紫红色唇线。日子过到现在,他跟老婆已经过成了一对知根知底的米面夫妻。好像他们从一开始也就是一对米面夫妻。他明白老婆今晚不吃东西,并不是处于节食减肥方面的考虑,而仅仅是为了不放过又有可能为家里节约的一次机会。老婆去的毕竟是姑夫家,即使不被招待正餐,点心、水果之类也仍会不老少的。老婆是在为那里的水果、点心预留自己的肚子。凡是遇有类似的或可能的吃请机会,老婆总是不动声色地预留下自己的肚子。其实,千万不要误会。其实,他们现在的日子过得还比较富裕。然而,似乎是一个人只要在小时候吃过一些苦、受过一阵子穷,长大了,无论怎样有钱,贫穷二字仍会像两座大山一样,都将终生压迫着他(她)。他们这一代人呀!看着老婆吃东西的样子,他的心中突然又涌起了一阵辛酸的感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