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春的忧伤与自恋的激情


□ 江腊生

  青春,意味着一种生涩岁月的轻松和成熟企盼的疼痛,也意味着一种羽化飞升的焦虑过程。尤其当时代已经进入新世纪,文学不再依靠宏大叙事的框架,而开始在市场的喧闹中走进个体生活体验的空间。曾经的政治激情已经逐渐逝去,更多的自恋与迷惘开始出现在文本中,呈现出青春话语的七彩斑斓。“纠结”、“郁闷”两个网络用语,流行于青年一代的生活中间,甚至成为某些人的口头禅。他们借以表达心中独立与依赖、自信与自卑、追求上进与自我消沉、理想之我与现实之我、想与做等等的矛盾冲突。这些成长中的焦虑进入到小说文本中,形成了他们话语的焦虑。

  具体说来,“80”后青春写作是由在1980年至1990年之间出生的青年人创作,描述个人成长的焦虑与虚构青春的浪漫。在那里,我们不仅可以看到这些年轻作者在相对自由的状态下,引发对社会、对制度的思考,而且感受到中国文学进化过程中的焦虑状态。“人摆脱了束缚他的所有精神权威,获得了自由。但恰恰是这个自由使他孤独焦虑,使他为个人的微不足道及无能为力感所淹没。这个自由而孤立的个人被他个人的微不足道的体验所击溃。”(弗罗姆语)以郭敬明、张悦然、韩寒、蒋峰等为代表的青春写手们与宏大叙事的苦难、崇高和经典性格格不入,只想在日常经验和想象中的叙事中寻求某种另类真实。他们往往将创作的地域背景放在校园、家庭、社会三点一线的狭窄空间,投射出以学业、情感、人际交往为主的影像。他们用文字构建舞台,在情绪纷繁复杂的青春期中,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出众的语言天赋来表现他们这类标新立异又殊途同归的精神状态。

  一、物质英雄与个性的尴尬

  80后们出生的年代正是中国努力构建市场消费话语的年代,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为他们提供了无比丰富的物质条件。对于这一代大多数城市出生的人而言,没有政治身份的压抑,也没有精神层面的虚妄,相反,他们出生之后,就有幸拥有了优越的经济环境,提供了安全可靠的物质生活保证和较高层次的经济环境。因此他们的小说文本中出现的人物不再是文化启蒙主题下的反抗式人物,而是拥抱物质财富的一些人。在张悦然的文本中,城市少女司空见惯的香水、营丝花边的裙子,星巴克咖啡馆、马克杯、粉红的芭比、胸腔形状的草莓以及孕育这些的城市。在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中,上海大学同一宿舍的四个女孩子,顾里、南湘、唐宛如和林萧,过着超现实主义的校园生活,享受着“流星花园”式的爱情,顾源、席城、卫海、简溪这些男友们各方面都类似日本动漫美少年。她们或他们的日常生活与情感体验,几乎完全被资本赋形,充斥着无数的“时尚品牌”。小说中顾里是小说真正的核心和女王,美丽而冷酷的富家子女:虽挥金如土,但精于算计,看重金钱,追逐财富。确认一生遵循趋利避害原则,崇尚丛林法则。她认为,“没有物质的爱情只是虚弱的幌子”。宫沼——顾里的一个男性翻版,这两个人物的相映生辉共同构成当代上海滩“物质英雄”的形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