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春的忧伤与自恋的激情


□ 江腊生

  青春,意味着一种生涩岁月的轻松和成熟企盼的疼痛,也意味着一种羽化飞升的焦虑过程。尤其当时代已经进入新世纪,文学不再依靠宏大叙事的框架,而开始在市场的喧闹中走进个体生活体验的空间。曾经的政治激情已经逐渐逝去,更多的自恋与迷惘开始出现在文本中,呈现出青春话语的七彩斑斓。“纠结”、“郁闷”两个网络用语,流行于青年一代的生活中间,甚至成为某些人的口头禅。他们借以表达心中独立与依赖、自信与自卑、追求上进与自我消沉、理想之我与现实之我、想与做等等的矛盾冲突。这些成长中的焦虑进入到小说文本中,形成了他们话语的焦虑。

  具体说来,“80”后青春写作是由在1980年至1990年之间出生的青年人创作,描述个人成长的焦虑与虚构青春的浪漫。在那里,我们不仅可以看到这些年轻作者在相对自由的状态下,引发对社会、对制度的思考,而且感受到中国文学进化过程中的焦虑状态。“人摆脱了束缚他的所有精神权威,获得了自由。但恰恰是这个自由使他孤独焦虑,使他为个人的微不足道及无能为力感所淹没。这个自由而孤立的个人被他个人的微不足道的体验所击溃。”(弗罗姆语)以郭敬明、张悦然、韩寒、蒋峰等为代表的青春写手们与宏大叙事的苦难、崇高和经典性格格不入,只想在日常经验和想象中的叙事中寻求某种另类真实。他们往往将创作的地域背景放在校园、家庭、社会三点一线的狭窄空间,投射出以学业、情感、人际交往为主的影像。他们用文字构建舞台,在情绪纷繁复杂的青春期中,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出众的语言天赋来表现他们这类标新立异又殊途同归的精神状态。

  一、物质英雄与个性的尴尬

  80后们出生的年代正是中国努力构建市场消费话语的年代,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为他们提供了无比丰富的物质条件。对于这一代大多数城市出生的人而言,没有政治身份的压抑,也没有精神层面的虚妄,相反,他们出生之后,就有幸拥有了优越的经济环境,提供了安全可靠的物质生活保证和较高层次的经济环境。因此他们的小说文本中出现的人物不再是文化启蒙主题下的反抗式人物,而是拥抱物质财富的一些人。在张悦然的文本中,城市少女司空见惯的香水、营丝花边的裙子,星巴克咖啡馆、马克杯、粉红的芭比、胸腔形状的草莓以及孕育这些的城市。在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中,上海大学同一宿舍的四个女孩子,顾里、南湘、唐宛如和林萧,过着超现实主义的校园生活,享受着“流星花园”式的爱情,顾源、席城、卫海、简溪这些男友们各方面都类似日本动漫美少年。她们或他们的日常生活与情感体验,几乎完全被资本赋形,充斥着无数的“时尚品牌”。小说中顾里是小说真正的核心和女王,美丽而冷酷的富家子女:虽挥金如土,但精于算计,看重金钱,追逐财富。确认一生遵循趋利避害原则,崇尚丛林法则。她认为,“没有物质的爱情只是虚弱的幌子”。宫沼——顾里的一个男性翻版,这两个人物的相映生辉共同构成当代上海滩“物质英雄”的形象。

  《梦里花落知多少》中的林岚将几百元一杯的葡萄酒随意泼洒,陆叙几万块一套的Ar-manI时装,动辄购买标价好几个零的化妆品。实际上顾小北、白松、林岚、薇薇等人几乎人人背后都有不可轻易示人的家庭背景,甚至饱经苦难的火柴最终也出现一个做某企业老板的爸爸。这些人物都是一些家境很好,却又似乎也在不断感受情感的折磨与生活的磨难,但本质上,这些城市青春少男少女的生活是属于物质的,他们没有真正的生活体验,只有一系列模式化的青春忧伤,流淌在一大堆城市物质之间。

  同时,这些作品中,无一例外地处于个性展露与物质享受的焦虑与尴尬之中。各个青春主人公一面追逐着清高和纯粹的性情,一面又不断向那些生活幕后的权贵求助,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后者带来的丰裕物质和特殊权力,“从对学校制度的不满到对正常封建秩序的摈弃,再加上与不同异性之间复杂的情感和肉体关系,春树小说张扬的是一种极端自我的反传统、反主流,甚至反伦理的中国朋克式精神”(莫言语)。主人公对学校的厌恶,对学校生活的烦扰,由开始想到的“退学”,选择休学去杂志社打工,直到最后彻底退学。她一路走来,不仅仅只有对现时教育制度和学习的宣泄,她不是不爱学习,学习知识的环境令人窒息。她是属于宁可追求虚无也不能无所追求的那类,她有她的梦想,她希望可以进北大中文系学习,她爱写作和音乐。可是残酷的现实不得不让她重新作出选择,主掌自己的命运。小说写道:“生命是一场注定的悲剧,而生活的细节是大家设计好的游戏,你要么玩游戏要么选择死亡。但是我们又是多么年轻而不足已死去。”她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学业上的焦虑牵引她对人生的思考。韩寒在《三重门》的后记中写到:如果现在这个时代能出全才,那便是应试教育的幸运和这个时代的不幸。如果有,他便是人中之王,可惜没有,所以我们只好把“全”字下的“王”给拿掉。时代需要的是人才。一个“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反对现在教育制度的小混混”,纵然选择退学,走自己的路。《三重门》中的林雨翔,“读书方面不行,理科脱课得厉害,考试成绩倒是稳定,在三十上下一点,自古不变”,到最后面临被学校处分的尴尬境地。

分享:
 
更多关于“青春的忧伤与自恋的激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