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一八事变后的一个战斗片段


□ 张永军

  1
  
  马营长的祖父号称马刀王,是大清朝奉天府兴京厅城守尉部下的一个低级武官,管着一营汉八旗的骑兵。后来参加援助朝鲜的对日战争,中朝战败,死在了朝鲜半岛。到了马营长这一代,马家走了偏门。马营长那时十七八岁,跟着哥哥聚了一支武装。那时日本人打败俄国人占据南满,马家兄弟的这支小武装在东边道通化这和日本军队干了几架失败了。马营长的哥哥战死,马营长就带着余部报了马刀营的字号,拉了绺子,上山当了胡子。早几年才被招安,投了民国东北军,当了个骑兵营营长……
  
  马营长这一阵子闹心,日本关东军的一个骑兵中队在兵营门口的河对岸驻扎了。日本的这个骑兵中队守在那里是有原因的,因为四个日本刀手死在马营长刀下了。马营长看不惯日本人在街上横晃,就悄悄找别着刀的日本刀手斗刀,就杀了四个日本刀手。日本人虽怀疑是擅长用刀的马营长干的,但没有证据,于是调来一队骑兵威胁马营长的骑兵营,也是准备干掉马营长的这营骑兵。
  日本骑兵中队的驻扎点控制了十字街从东向西的一条街和从南向北的那条官道。日本兵营里架着的三支探照灯可以直接照射在马营长的马刀营里。
  马营长这一天晚饭前在兵营里走了一圈,顺着木梯爬上警岗上看,从警岗上就可以看到日本兵营里的情况。
  日本兵在操场上做晚操,喊叫声不时传过来。
  马营长看了一会儿,从警岗上下来。
  马营长对守在下面的一连长老三说:“小鬼子行,那操做得整齐,一百多人像一个人似的。老三你小子从今晚起别犯懒了,叫弟兄们也练操,都使劲喊。我看这一仗免不了了。”
  一连长老三答应,说:“大哥,兄弟们早想干小鬼子一家伙。咱也使劲喊。喊整齐不瞎喊。可是咱喊什么呢。咱是民国正规军,也喊正规军出操那些玩意儿。”
  马营长想想说:“咱不喊正规军的那一套,咱喊‘操他妈,小鬼子’。”
  一连长老三笑了,说:“行,上边不叫咱们和日本人起冲突,遇事吃点亏也得忍着。他妈的,可没叫咱喊操。这样喊操又不指名道姓,谁能说咱是骂日本小鬼子。大哥,你这点子高明。”
  马营长笑笑,离开兵营去了大兰子的包子铺。大兰子是个寡妇,是马营长的相好。那时大兰子包子铺像平时一样早早歇张了。大兰子和妹妹小兰子收拾好饭菜,都在等马营长来吃饭。
  马营长叫开门进来,大兰子帮马营长脱了外面的军装。马营长洗了手脸在饭桌前刚坐下,外面“操他妈,小鬼子”的喊操声就传过来。
  小兰子跑到门口开了门去听,马营长哈哈笑。
  大兰子说:“你叫你的兵喊的?”
  马营长说:“好听吧?大兰子,这阵子他妈憋死我了。上边严令忍,违令杀。但没说喊‘操他妈,小鬼子’者杀头。怎么样?我那帮兄弟喊得整齐吧?这帮家伙干正规军那些事不行,好几年了还水里巴叽的没个骨头。喊这个行,多带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