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烈火玫瑰


□ 都 梁

  1937年7月29日,日军占领北平,国民党军统站遭到严重破坏。与此同时,广大热血青年踊跃投身抗日洪流,锄奸抗日,燕京大学女学生杨秋萍毅然加入军统,等待她的,将是血与火的考验……请看《亮剑》作者都梁先生展示给我们的狼烟北平中的这朵——
  
  1.抗日夫妻
  
  日本军队开进北平城后,任命前军统投诚人员沈万山为警察局长,一举端掉了军统北平站的几个秘密联络点,令军统元气大伤。为了贯彻蒋介石的“锄奸”命令,军统开始招募热血青年进行培训,其中,就有京剧名角儿杨易臣的女儿杨秋萍。
  这杨秋萍可是一个标致的美人坯子,长条圆脸,皮肤如刚剥开的熟鸡蛋一样白嫩,裹上旗袍,青春勃发的身子曲线毕露。谁也没想到,看似弱不禁风的她进入军统后两个小时就学会了使用枪械,一星期后就一枪干掉了伪北平商会的副会长张亦衡,出手很利索。因此,她受到重用,军统华北局派她扮作王牌杀手徐金戈的妻子,和他一起潜伏北平,开展工作。
  当药铺的“老板娘”杨秋萍看到徐金戈时很感意外,她记起此前为二十九军募捐时,她还劝他捐了钱呢。
  徐金戈有些玩世不恭地笑道:“没想到是你这个美人儿做我老婆。”
  杨秋萍不高兴了,说:“徐先生,别高兴得太早,也别拿咱的药铺‘南山堂’当八大胡同,你还是先把那些药品名儿记住吧,至于别的念头,你最好省省脑子。”说完她转身走出客厅。
  徐金戈尴尬地望着她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哟,脾气不小,这哪是我老婆呀,简直比我妈还厉害。”
  之后,徐金戈和杨秋萍以夫妻的名义在“南山堂”过上了日子,两人在公开场合下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回到家里,杨秋萍的大小姐脾气便暴露无遗,她懒得做家务,屋子里脏乱得像个猪圈,以至于徐金戈都看不下去了,只好自己收拾。徐金戈还说不得,说一句她顶一句,惹急了她便甩出一句:“你以为自己是谁,还真拿自己当我丈夫?要不是为了抗日,你给我提鞋都不配。”
  徐金戈说:“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老婆,你要真是我老婆,我一天揍你三次,不信就管不了你。”
  结婚的第一天晚上,杨秋萍在磨磨蹭蹭地洗漱,徐金戈却坦然上了床。杨秋萍不想和他同床共枕,要他下来他不愿意,就赌气打起了地铺。徐金戈只好叹口气,无奈地坐起来:“好好好,我的姑奶奶,你赢了,我睡地铺。”
  杨秋萍一骨碌爬起来,眉开眼笑地说:“这还差不多,还像个男人。”
  徐金戈嘟囔着躺在地铺上:“像个男人?什么话嘛……”
  睡到半夜,徐金戈醒了,他感到口渴得很,便起身去喝水,但他却被杨秋萍的睡相所吸引,杨秋萍在睡梦中翻了个身,雪白的胳膊露在被子外,胸前的睡衣纽扣也被挣开,隐隐约约露出半个乳房……
  徐金戈感到周身燥热,像是一股火流在左奔右突并急于找到宣泄口,妈的,这女人似乎没把我当成个男人,和我同住一室,居然敢睡得这么踏实,难道把老子当个太监不成?想到这里,徐金戈撩开被子钻进了杨秋萍的被窝……
  杨秋萍在梦中被惊醒,当她弄明白徐金戈的举动时不禁大为恼怒,她嘴里骂着手足并用又踢又打,徐金戈才不管这些,他认为女人都像野马,不驯是不行的,第一次肯定会又撕又咬,一旦让男人得了手,就会变成一只乖猫。他一手搂住杨秋萍的身子,另一只手从容不迫地解开她的睡衣扣子……徐金戈终于觉得杨秋萍停止了挣扎,渐渐平静下来,不由心中窃喜,才这么两下就不闹了?得手的是不是快了些?徐金戈就这么一分心,一支手枪的枪口就顶在了他的脑门儿上,徐金戈的身子僵在那里……
  杨秋萍的“马”牌橹子就放在枕头下面,她自从学会使用手枪以来,一直有个不太好的习惯——不愿关保险,使手枪随时处于上膛待发状。杨秋萍的理由很充分,宁可走火也不愿由于来不及开保险而被俘,要是落到那些禽兽手里真不如给自己一枪。杨秋萍的手枪这回终于派上用场了,它正稳稳地顶在徐金戈的脑门儿上。
  徐金戈是玩枪老手,他出道后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要是在被窝里死在一个黄毛丫头手里还不让同道们笑掉大牙?徐金戈好言好语地劝道:“秋萍,把枪收起来,走了火不是闹着玩的,听话!”
  “收枪可以,你先给我滚下来……”
  “好好好,我滚,可你至少先把保险关上啊,有你这么玩枪的吗?看着都悬。”
  “别废话,滚!”杨秋萍怒目圆睁。
  徐金戈回到地铺上,发着牢骚:“有你这种老婆吗?简直像个母老虎,当你丈夫算是倒了霉,别说碰一下,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这日子可怎么过?”
  “活该!我警告你,下次要是再敢碰我,就一枪毙了你……”
  徐金戈这下可遇到刺玫瑰了,他想,跟美女同屋却不能有想法,这真是折磨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