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视觉文化、现代性与中国经验


□ 倪 伟

  从20世纪末以来,视觉文化开始成为文化研究中最令人关注的前沿,并涌现了不少出色的研究。关于视觉文化如何定义,目前尚有不同意见。比如,马修·兰普利(Matthew Ram-pley)在2005年出版的一本视觉文化研究文选《探索视觉文化》(Exploring Visual Culture:Def-initions,Concepts,Contexts)中就指出,英、美学术界对视觉文化的理解与法国和德国学术界是有所不同的。但不管相互间的看法如何不同,视觉文化的核心仍然是一个“看”字,研究视觉文化无非是探讨与“看”的实践相关的种种问题,或者说是与“看什么”、“怎么看”、“谁在看”相关联的一些问题。
  
  一
  
  “看什么”的问题牵涉对视觉文化研究对象的界定,即哪些视觉现象应成为研究的重点?从宽泛的意义上说,通过视觉性形象来表达意义的所有媒介都可纳入视觉文化的研究范围,其中某些对象领域的研究事实上早已形成独立的学科,它们都有着自身的学科传统,比如美术和电影。但是,视觉文化研究作为文化研究的一个分支,它与传统的学科研究是有所区别的,跨越既有的学科界限即是其重要特征之一。
  众所周知,文化研究探讨的主要问题是影响、支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的种种意义是怎么被生产出来的,它们怎么在流通的过程中不断增值、衰变,又是怎么被人们认同或是抵抗的。要对这样一个流动的意义生产、流通和消费的过程进行深入解释,显然不能局限在某个学科内部,而必须发挥跨学科的优势。以美术研究为例,视觉文化研究所关注的,并不是技法、形式、风格以及它们演变的历史(这是传统美术研究的主要内容),而是美术作品所表达的意义;即便对技法、形式和风格有所探讨,也是着眼于它们是怎样介入作品意义的生产的。以安格尔的名作《大宫女》为例,从视觉文化的角度看,它不会去探讨画中女性身体的比例是否被夸张到了失真的地步、色彩的运用是否符合古典主义绘画的美学原则等问题,它所关注的首先是画中表达了什么意义,又是怎么通过画面的调配来表达的。很显然,这幅以土耳其内宫生活为题材的作品表达了19世纪初西方人对东方的想象——淫逸,华丽,充满诱惑性。东方被具象化为一具异常优美的女性身体,刺激着西方人的占有欲望。在这幅画中,男性/女性、西方/东方在看与被看的辩证关系中被奇特地建构起来,交织在一起。这种对东方的想象在18-19世纪的欧洲颇为盛行,在当时的许多小说、诗歌和游记作品中都有露骨的表现。对东方的色情化想象对于彼时欧洲人的殖民自我的形成是不可或缺的。由此可见,视觉文化研究旨在从视觉性形象人手探究特定的社会和时代的文化状况,以及生活于其中的人们对自我和世界的种种想象及认同方式。
  视觉文化到底“看什么”?是“看”公认的视觉艺术经典作品,还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视觉形象?尼古拉·米尔佐夫认为,“日常生活中的跨文化视觉经验构成了视觉文化的疆域”,而所谓日常生活,是由“日常”与“现代”之间的互动构成的一个关键场所。换句话说,日常生活和现代性是紧密关联的,现代性的全部秘密都隐藏在日常生活的肌理之中。视觉文化研究的首要任务就是对日常生活中的视觉经验进行分析。我们知道,现代性的一个特征就是图像在意义的生产中逐渐占据支配性的地位,居伊·德波因而提出了“景观社会”的概念。在景观社会里,一切都被景观化了,生活本身被展现为景观的庞大堆积,个人则被这些虚幻的景观弄得目炫神迷,成为被支配的消费者。在德波之后,鲍德里亚在1983年宣称景观社会已告终结,代之而起的是“拟像”(simu-lacrum)时代。在“拟像”的时代,图像与现实不再有关系,它仅仅是自身的纯粹的“拟像”。无论是德波的“景观社会”论,还是鲍德里亚的“拟像”论,都反映了图像对当代社会的巨大影响力。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图像,从电影、电视到广告、建筑、空间形态等等,这些图像正在潜移默化地改造我们对世界以及生活的想象方式。想象决非是什么无关宏旨的心智活动,它在当代社会生活中充当了一种新的角色,它本身即是一种社会实践。从视觉图像人手来分析日常生活,正是要揭开那些主宰着人们的想象的种种意识形态的构成机制和运作方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学术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