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信笔抒怀 七彩传情——读张军伟的画


林曦明 撰文

  就个人而言,选择做艺术这件事其实是很勇敢的。这是一种壮举,也是一种自我的挑战。这里面有许多幸福,也有许多失败和烦恼,成功的机率小之又小,耕耘在这块天地里,哪怕是得到些许收获,也是要以付出沉重的劳动为代价的。每一个成功的画家都有着大致相同的成长经历,都是在千辛万苦的磨练中渐渐成熟,脱颖而出的。我想,与其说聪明造就一切,倒不如说勤奋改变人生。一旦踏上艺术之路,就只能不畏艰险知难而进了。同时也不否定天赋作用的存在,因为做艺术是少不了先天因素的,倘使任何人经过一番努力都可以进入艺术境界的话,那么艺术的本身也就无从谈起了。

  曾秀龙恰巧具备了应该具备的一切,他不仅拥有聪明的头脑,同时也吃得起苦,耐得住辛劳,数十年间孜孜于艺事,始终未曾中断,于是,斐然的成果便展示在我们的眼前。

  我个人以为,过分拘泥于细枝末节或刻意于面面俱到往往会影响笔墨情趣的酣畅发挥,或者说有些小家子气,尽管这种表现方法可能会得到大众的接受和欢迎,但终究是没有多大意义。

  话虽这么说,但也不能摒弃必要的精细刻画,倘使只是一味地肆意强狂,这样的作品可能会出一些气势,但是,由于缺失了必要的耐看性,其生命力总是要差一些。

  在曾秀龙的作品中,我看到了我所喜欢的那种既有整体的大胆挥洒又不乏局部的精细刻画,其绘画风格既酣畅淋漓又情趣盎然。

  他的作品大多是以表现南方的山水为题材的,特别是对江南一带和川蜀境内的风光有十分执着的偏好,灵秀温润,葱郁苍翠是南方山水的特点。如何综合这些因素并在作品中给以艺术地再现,是摆在画家面前的一个很现实的课题,仔细研究,深刻领会,探索出丰富的内涵,然后落实在宣纸笔墨上,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形式上的饱满与完美,从而得到境界上的充分提升,画出一幅幅优秀的图画来。从这一点上来看,曾秀龙的确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在他的作品中,没有高山大岭,也没有苍松巨石,有的只是起伏平缓的山峦和葱葱郁郁的林木,他想表现的是一种恬淡的心境,而这种心境的最终体现是要依靠合适的形象来完成的。于是,他选择了南方的山水格局,并以小品的形式予以展示,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这个基础上,曾秀龙的作品渐渐趋向了成熟,也渐渐地打开了一片属于他自己的艺术天地。

  艺术世界本身就是自我的,在这个自我的世界里,画家可以为所欲为,可以不受拘束尽情地展示自己的才华,就曾秀龙而言,他所期望的境界已经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了体现,苍茫浑厚的山麓,沉静恬淡的民居,一排秋树,一行垂柳,这些常见的景物,在他的笔下都成了一种生命的体现。他并不十分在意于浓墨重彩的精雕细刻,而是点到为止即收脚停步,只画大略的感觉,便写出了气静神凝,雅淡简远的意境来。

  曾秀龙的画是很讲究水墨韵味的,但从不作大片的渗化渲染,他刻意于线条笔触之间的相互链接,从小处着手,慢慢收拾,直至整幅,妙在不散不乱且更趋饱满。笔墨间生发出的这些好处,使他得以游刃有余地将淡淡的乡情,浓浓的野趣跃然纸上,令观者仿佛置身于美景之中。顺便说一句,秀龙在上戏读书时,其书法就是班里的佼佼者,几十年来—直坚持临池不辍,颇有自己的面貌。

  艺术是有高雅与媚俗之分的,曾秀龙的作品当属前者,上乘的水准带出了上乘的画面,我很欣喜,也更希望他青出于蓝胜于蓝,不断地继续努力,攀高登顶,走向成功。

  曾秀龙

  1952年生于上海,1978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曾任上海外国语大学音像出版社美术编辑,1988年去日本留学四年,2001年在日本东京举办"曾秀龙水墨画展",2002年在上海朵云轩参加"墨之痕五人画展",2011年在刘海粟美术馆参加"上戏校友邀请展",2010年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曾秀龙山水小品集",作品被不少国内外收藏家收藏,现为职业画家。划人物的技法上颇为纯熟,用甚为简练的笔触,逸笔草草而却颇为生动地刻划出了一个当代女性的倩影,从而给观者强烈的视觉美感。

  军伟的人物画,有时也描绘了_一些其他的场景。作品通过人物与背景的巧妙处理展现生活中的某一生动的断面,意欲表达一种现代都市人的生活及精神面貌。读那幅黑衣女子的作品,会产生诸多联想的空间:画面表述的女子也许是现代白领在高节奏工作之余的小憩,或是在朋友聚会前的等待,抑或是在静候自己恋人的到来……画面显得恍恍惚惚,整体呈一种朦胧若虚之感,画家以极省简的着笔勾勒出桌椅和玻璃台,并以简约的设色用笔生动地刻划出现代都市的女性形象,从而在画中透出某种气息,令人陶醉,使人想象,让人体悟。

  张军伟笔下的风景画,是有着明显印象派画风的作品,着力表现出一种写意的、抒情的意味。画家通过厚实斑驳的肌理,五彩斑烂的色素,枯湿迅疾的用笔,展示出现代都市的景观风貌。画家习惯摄取都市的小小的一角,中国画似的浓墨重彩加以渲染,虚虚朦朦中通过绿树、建筑物的互为衬托和对比,使静态的都市建筑显得活跃、生动,产生出一种强烈的动感。色彩厚塗法的运用,使画面趋于更具内涵,不致因色彩之亮丽而使画面有浮滑感;尽管整体给人以酣畅淋漓的感觉,但又让人感受到稳重内敛,心定气沉。画家在画面的经营,色彩的运用,虚实的处理,形态的刻画等诸方面,显得较为练达,色调等的把握上虽有时似有不足或过火之嫌,但从总体而言,是能掌握火候,放收自如的,较好地把握住了"度"。

  相对而言,军伟在描绘静物作品时则显得较为严谨,中规中矩,画面表现的甚为凝重,与人物画的酣畅痛快形成较为明显的反差。而这种凝重、浓烈、严谨的静物花卉画,则体现了画家的另一种面貌。军伟的静物画,读了以后会感到有一种浓浓的醇味,恰似喝了一杯葡萄美酒,品了一壶浓浓咖啡,使人玩味再三。作品的构图布局都用了相对的直线,有板有眼,给人以不小的力度。画面中,处理方与圆、直与曲、冷与暖、虚与实、聚与散、简约与丰满等方面,均有较为上乘之功。诸如在构图上,画家作了巧妙的布局;台桌及背景门窗的"方"与花瓶的"圆"形成了对比而又和谐的画面构成;而花团锦簇和花瓶的简笔描绘及背景的虚处理,突出了主体又能和谐统一,整个画面给人以稳重、厚实、浓烈的感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信笔抒怀 七彩传情——读张军伟的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