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尔卜尔筮


□ 韦 陇



刘单好像一下子就长了,海鸟看他时,不得不采取仰视的姿态,这让海鸟觉得甚是猝不及防。海鸟和月影结婚5年多,看着刘单的长势这么好,他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天比一天变得渺小了。
海鸟想起他征服月影最关键的一句话,是表示要把刘单像亲生儿子一样看待,说不定比亲生儿子还好。听了这句话,月影的爱情之门就向海鸟慷慨地敞开了。海鸟非常怀念他和月影刚刚走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那可是夜夜春宵啊。那时候的海鸟精力充沛,不知道什么叫疲乏;而月影呢?她就像一棵久旱的庄稼,在雨露的滋润下,显得一天比一天鲜活、光亮。
月影的房子在江边,那条江叫蒲江;江上有个桥,那个桥叫蒲桥。桥很干净,风很凉爽。海鸟喜欢晚饭后到桥上散散步,看桥下的一江流水,流水里的船只和水里的灯光。灯光总是红红绿绿的,灯影里就有许多好看的东西,竹树啦,各种建筑物啦,月亮星星啦,一切都在水波里变幻不定,破碎支离得什么似的。还有一些白天看起来不太雅观的漂浮物,在夜色里,远远看去就像大小不等的水鸭子,也不显丑陋。海鸟看着看着就有点入迷了,他觉得他的幸福就像这江水一样无边无际。
海鸟的幸福是真实的。他喜欢月影,也喜欢她的房子。海鸟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自己的房子。父母没有给他留下什么产业,他自己一个企业工人,也是一穷二白。第一次走进月影这么宽大舒畅的房子,他觉得自己是走进了一个天堂。他的一个朋友跟他开过一个比较粗俗的玩笑,他说海鸟你真是捡了个大便宜,结婚不花一分钱,只带着自己的那一条东西,一甩一甩过来,就人财两得了。
照理说刘单应该喊他“爸爸”,刘单已经没有爸爸了,他如果不喊海鸟爸爸,就没有人可以让他喊爸爸了。那天晚上三个人在桥上,月影就要让刘单喊,可是刘单说:“给我十元钱,我就喊。”
海鸟把月影拉到一边,表示他不能给钱:“我这个爸爸又不是十元钱买来当的。”
月影悄悄反对:“给了他就喊,一喊,你就当爸爸了”。
给了钱,刘单还是不叫爸爸,只是喊“叔叔”。刘单喊叔叔时觉得不够理直气壮,未免打了点折扣,如此一来,“叔”的发音总是介乎“叔”和“猪”之间,有时是“叔猪”,有时是“猪叔”,有时干脆就喊成了“猪猪”。
海鸟心里很是没意思了一番。
不过,海鸟既然说过要把刘单像什么一样看待,那他就得管一管刘单了。譬如说,刘单喜欢在吃饭的同时,一边做作业,一边看电视动画片,这怎么行呢?海鸟说这坚决不行。又譬如,刘单喜欢打电子游戏,常常耽误了回家吃饭,海鸟说,这也坚决不行的。但可惜的是,月影却另有说法:孩子个个喜欢动画片,刘单在吃饭时间看,那是吃饭时间不对,不是刘单不对,所以最好改一改吃饭时间;刘单打电子游戏自然是不好的,但是他老是跑出去打更加让人不放心,既然刘单反正要打,不如买一台电子游戏机,让他可以在自己家里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