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死求证


□ 臧金海

  作者 臧金海

  插图 段 明

  责编 文 子

  南下南城市

  韩庚无意中捞了条大新闻——一个月前,南城市七家岭煤矿发生透水事故,九名没来得及撤出的矿工,全部遇难。宋红告诉他时,一再叮嘱他说这起事故省里已经定性了,叫他不要节外生枝。

  宋红是他的同学,在省煤矿安监局工作,最近刚提了科长。电话一拔通,宋红就嚷了起来:“老韩,嫂子不在家,野马脱缰了,裤裆里的玩意是不是熬不住了?哈哈,听说夜来香歌舞厅新来了几个浙江小美眉,今晚咱哥俩去潇洒潇洒?”宋红这家伙一向没正经。

  还别说,韩庚之所以打这个电话,还真是因为老婆不在家的缘故。

  韩庚是A省日报社的一名大牌记者。几天前,新婚妻子王薇被她们学院派去杭州参加一个学术交流会,国庆七天长假,家里只剩下他光棍一根,闲得慌。一个人懒得开伙,吃喝便交给了楼下的小食铺。

  这天的小食铺里很冷清,进门处一张长条桌相向坐着两位中年汉子,身着迷彩工作服,面色黝黑,看上去很结实。

  韩庚心想:是两个煤黑子。

  二人瞟了他一眼,又低头咂起了老白干。

  A省煤炭储量差不多占到全国总储量的三分之一。近年来,国家经济运行进入快车道,能源短缺问题日益凸显,煤价打着滚似地往上涨。为了争食这块令人垂涎的能源大蛋糕,省内省外大量游资狰狞着面目,以各种合法、非法的手段疯狂涌人A省煤炭开发领域。西南西北数省贫困地区的剩余廉价劳动力也如蚁群般赶到这里,他们为了妻儿的温饱、孩子的学费或是造一间砖瓦屋的梦想,一头扎进密不透风的漆黑矿洞,挥汗如雨没日没夜超负荷地劳作着。

  要了两个特色小菜、一瓶啤酒。韩庚端着酒杯,望着窗外夕阳斜晖里无精打采的一棵泡桐树,长叹了一口气。

  快到年底了,省城各大新闻机构联合推选出的“金羚羊新闻奖”即将新鲜出炉。自己这一年并没有采写出吸引读者眼球具有社会轰动效应的新闻,看来,今年又要和这个省城老记们梦寐以求的奖项失之交臂了。一想到那个金灿灿的奖杯,韩庚就直咽口水,两眼贼亮。不要忘了,还有五万块钱的奖金呢,那可是他一年多的工资哟。

  两个煤黑子在酒精的刺激下,黑脸像是蒙上了一块红布,活语渐渐多了起来,调门也提高了八度,浓郁的四川口音若断若续飘入韩庚的耳中,说的都是矿上的一些事情。

  “老四死得太惨了,连尸首都没找到,他可是我带出来的,回去……怎么向他媳妇交代?”

  “唉,谁能想到会突然透水?好歹矿上还赔了五万块钱,回家也算是给他媳妇一个说法!”

  职业的敏感让韩庚不由停了筷子,竖起了耳朵。

  “老四发高烧,跑了一晚上肚子,本来……可以不下井的,为了几个钱,硬撑。咳咳。出事时,我在矿车里,他再紧跑几步就够到我的手了,我是眼睁睁看着水头把他打翻的啊……老天爷呀!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背靠韩庚的汉子摇晃着头,趴到桌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华传奇》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华传奇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