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人物写真


□ 朱立弘

我们大碾子村村口,除了有一个乾隆年间遗留下来的大碾盘,还有一棵据说也是乾隆年间就有的大槐树。年代是不是真有那么久远,我不知道。反正这个碾盘和这棵树都上了县志,被县里列为重点保护对象。这里是大碾子各界人士自由聚会发布新闻说长道短的场所,在某种程度上具有英国海德公园的性质。进出大碾子的各色人物在这里接受着人们的检阅。

半截美
“半截美”是个80多岁的老太太,她是解放后被政府改造从良的妓女。初在碾子旁槐树下听到这个名字,我和几个小姑娘嘻嘻直笑,我们几个几乎同时问,她咋叫“半截美”?主讲人说:上半身不美下半身美呗。你们看她那烂眼边,大扁脸,哪美?至于下半身……主讲人讲到此,就有女人制止他,别说了别说了,别当着小闺女说这些!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做法更引起了我们的联想。农村孩子整天面对鸡狗猪羊的小勾当,再加上乡间野骂,其实是很早熟的。“半截美”这名字越咂摸越觉得起得形象。
“半截美”不好看,他的丈夫朱有福也不好看,身材像缸,个头也比缸高不了啥,打远看就像一个会自由行走的缸。他们的闺女朱玉芝外号“猪一只”,身材像爹模样像妈,连烂眼边都继承下来了,嫁给了同村的赤脚医生张解放。张解放长得不难看,他怎么就娶了“猪一只”?很简单,张解放家穷。很难看的一家人中却有一个不仅不难看简直可以说英俊,在村里算得上是数得着的美男子,这就是“半截美”的儿子朱玉树。很明显,朱玉树不是朱有福的种,这已经成了大碾子路人皆知的秘密。朱玉树是李文龙的种,瞧那大个儿和大眼儿跟李文龙一模一样。早年李文龙是生产互助组的组长,在不断的互助帮助下就把“半截美”互助到了自己的怀下。这不能怪李文龙,大碾子人没有说李文龙不好的,对待这种事,大碾子人的理论是:母鸡不叫公鸡不跳。“半截美”是从窑子里出来的窑姐,她积习难改。
在大碾子还有这样的理论:娶媳妇要先看丈母娘,母子(子念轻声)不是啥好东西,闺女也好不了哪去,这很有点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的意思。这个理论可照搬到“猪一只”身上。“猪一只”还没过门就和张解放住到了一起,“半截美”到张解放的窗下去骂闺女的事,曾经笑掉全村人的大牙。村人说真随母子!到了“猪一只”的闺女这,也随。“猪一只”的闺女叫“大葱白”,她之所以叫“大葱白”是因为她的两颗门牙又大又白。“大葱白”比我大两岁,却和我一块上的学。“大葱白”上到三年级就不念了,我刚上初中就听说“大葱白”和她家的街坊张国庆跑了。“猪一只”到张国庆家闹,张国庆他妈反倒把“猪一只”提拎着头发丝臭骂了个够。农村女人骂街可是有得看,骂你个祖孙三代还要捎上入土的祖宗。骂“猪一只”不用那么费劲,从“半截美”开骂就已经很有得看。“半截美”母女三代的故事成了大碾子人教育自家闺女和给儿子娶什么样媳妇的典型案例。其实“半截美”祖孙三代现在过得很好,应该说四代了,李文龙的孙子都上小学了。大家都过着幸福的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