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奔跑的女人


□ 冯小涓

  一个渴望奔跑的女人特别喜欢火车,总是在深夜的石榴树下期盼着远行和那个陌生的男人,她的丈夫认为她有精神病,然而开车却治好了她的夜游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涵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清晨离家出走的。当时她开着一辆红色的汽车,行驶在雨中。那天清晨像一个展开的梦,天空和大地全都笼罩在淋漓的雨意里,像一部感伤的电影场景。公路上满是积水,远看像一条溅着水花的河,她的汽车像梦中的红帆船在水波上滑行。车内的音乐如电影中的主题曲,一个美国乡村歌手在雨天里哭泣,心事像雨线一样缠绵。姜涵觉得自己变成了电影里的女主人公,感动得泪流满面。雨刮器很有节奏地扫去玻璃上的雨水,像一种冰冷的抚摸,丈夫的脸和他的那种抚摸掺和着玻璃和雨水的味道。姜涵在雨天的公路上开着汽车,脑中不停地想象自己开着一条红色的帆船驶向水天相连的地方;或者骑着一条红色的大马,像一段传说消失在雨雾里。她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长发和衣服在雨中湿透,迷茫的眼神消失在天际之间。音乐随雨水流淌。公路牵引着姜涵,她就那么一直开着车,村庄出现,山头涌来,故乡的城市就在车窗之外,她没有驶进那些熟悉的街道。她被雨水流淌的河牵引,轻易地驶出了家乡,离开她生活四十年的城市,离开父母、丈夫和孩子,消失在茫茫雨幕之中。
  姜涵一生都渴望奔跑,她是那种目光向着远方的女人。以前她特别喜欢坐火车,尤其是夜行火车。火车在黑夜里长鸣,像一头疲乏而迷茫的骏马。姜涵特别喜欢那哐哐的声音,响亮得足以驱赶黑夜的气息。姜涵坐在火车这匹庞大的马背上,穿过无边的黑时,心里既惆怅又兴奋。在小站那些昏昏欲睡的灯光下,姜涵看着下车的人影在杂沓中走散。火车重新启动,震得夜色碎裂。姜涵的心中总有一种模糊的伤感和轻快,夜里出征,奔向远方。远方在哪里?姜涵被自己的疑问弄得很忧伤。
  所以,姜涵无法遏止心中那股奔跑的冲动。最先是在深夜的梦中,丈夫总是听见她模仿火车的鸣叫,然后是哐哐的声音。他被妻子的梦呓惊醒,推了推她,她在半梦半醒之间翻坐在床沿上,穿上拖鞋就去阳台找她的旅行包。那个淡红的旅行包被她洗得干干净净,她总是时刻准备着离开家门,丈夫不得不对她严加看守。其实,姜涵一直是安分守己的女人,她出生在这个城市工作在这个城市,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城市。姜涵还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每天她踩着钟点在单位和家庭之间往返。她总是清晨六点四十三分在火车的长鸣中醒来,像是夜晚最后一个酣畅的呼噜,六点五十五分穿好衣服,一边洗漱一边做早餐,七点钟叫醒儿子,七点三十开始喝第一口牛奶。丈夫从来没想到她会离开家,红色的旅行包一直没有启用。只是那些梦一直困扰着她,搅得他也睡不踏实,仿佛夜夜睡在火车站似的。丈夫刘强把老婆带进医院,医院的精神分析医生怎么也无法分析火车之梦暗示着什么,最后只好给她开了大量的谷维素。刘强问医生谷维素有什么用。医生说:“镇静,安神。你老婆有些想入非非。”姜涵说:“我其实什么也没想,只是身体里有些东西鼓鼓荡荡的,胀得很难受,也许离开会让人舒服一些。”刘强白了老婆一眼,觉得一个女人在男医生面前说这样的话太不雅致,但姜涵固执地补充了一句:“真的是这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