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长江文艺》


□ 邓一光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文革武斗结束不久。那个时候,学校停课,学生失学,我和院子里的孩子们,热衷于玩一种军事沙盘用的小锡兵。有一次,我和一个孩子找一个年轻军人用毛主席像章换小锡兵,年轻军人回宿舍拿小锡兵,我和同伴在办公室里等。我和同伴闲着没事儿,看到角落里有一大堆等待处理的旧杂志,便蹲在那里翻画片和插图。年轻军人拿小锡兵回来,见我们对那堆旧杂志感兴趣,怂恿我们每人尽其所能抱一抱走,代价是每人另外给他一枚像章。同伴不干,讨价还价。我干。我那时个小力薄,贪心,抱了几次没抱走多少,杂志老往地上掉,惹得年轻军人哈哈笑。同伴不高兴我这么容易就妥协了,又觉得我抱划不来,让我给像章,他抱,抱回去我俩分。于是,出门的时候,我们不光带走了交换来的小锡兵,还带走了一大抱旧杂志,而那个年轻军人,则从我手中敲诈走了一枚总政版的五角星像章。
  回到家后,我和同伴对旧杂志做了分配,为此大吵了一架。因为我打架打不过他,分配的结果是,他拿走了《解放军画报》和《人民画报》,没有漂亮画片的杂志则留给了我。就这样,他还不停地埋怨说,要不是我那么心急,非泡出一枚像章两抱的交易出来,现在他拿走的,只是他应该得到的一部分。直到现在,这笔账我也没能算清楚,不明白我的那枚总政版五星像章,怎么就只换来半抱杂志,还得受同伴的数落?这笔账现在已经无法算清了,因为我的那位同伴,现在是一名身家不菲的贸易商和饲料加工商,我想,如果我要和他旧事重提,说不定他会给我算这几十年的利息,一枚鸡蛋算出一头牛的价,就不划算了。
  以后一段时间,那些旧杂志陪伴着我,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印象里最深的,是一本《收获》,那一期里有一部篇幅很长的小说,写的是1956年建设武汉长江大桥的故事。还有一本《长江文艺》,里面有一些反映湖北农村生活的诗歌,有点儿像顺口溜。
  那个时候我家在重庆,被民间称作“红岩”的八路军办事处,就在我家住的山头的半山腰上,院子里几乎所有孩子,都读过反映中共地下党生活的小说《红岩》,会背袁水拍写国统区市井生活的打油诗,“踏进茅房去屙屎,突然忘记带草纸,袋里摸出百元钞,揩揩屁股满合适”。农村生活的打油诗和袁水拍的打油诗不同,情趣横生,喜气洋洋,一改我的眼界,让我对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良好印象和羡慕,在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和歌曲《我有一个理想》的知识普及之后,得到进一步升华。
  也许因为我父亲的籍贯在湖北,这本《长江文艺》不光带给我朴素的农村知识普及,也给我留下了一些文字之外的莫名感受,只是那个时候人小,不大清楚这样的感受是什么。
  这是我最初认识《长江文艺》的经历。
  我和《长江文艺》的正式交往,始于1987年。那个时候,我已经调来武汉,在《青年人报》当记者,业余时间写小说,那年在《长江文艺》上发表了一个短篇,叫《伊甸岛》,写一个士兵在荒岛上的故事,责任编辑是吴大洪。这篇小说是我在本埠文学刊物上发表的第一篇小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