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寂寞宋谋瑒


□ 赵 勇

宋谋瑒先生过世的时候,我正蒙着头写毕业论文。与宋先生共事十多年,交情谈不上有多深,却也理应回去吊唁。但论文写作到了节骨眼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又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后来听说追悼会开得很隆重,去了很多人。宋先生桃李满天下,交往的人中也不乏重量级人物;我乃无名小辈,以先生生前性格,他是不会在乎我去不去的。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
但是,我却一直惦记着写一篇关于宋先生的文字。题目早就有了,需要的是平心静气坐下来,捋一捋那些如烟的往事。
从哪儿说起呢?就先来谈谈宋先生的名字吧,也算是有感而发。这个题目原来是装在脑袋里,真要往电脑上敲的时候却颇费周折——第五个字死活出不来。我的电脑里装着好几种五笔输入法,轮番试过,却依然找不到“瑒”的简化字,只好换成全拼,扣出了这个繁体字。记得电脑刚刚兴起那阵儿,宋谋瑒的“瑒”字就成为检测输入法是否过硬的重要标志。“你说你的电脑厉害,你能打出宋谋瑒的瑒字吗?”有人常常抛出这个问题,向那些最先鼓捣电脑的朋友发难,看到朋友摊手耸肩,无能为力,我就哈哈大笑。我知道当时有两个人的名字打不出来,一个是朱镕基的“镕”,一个就是宋谋瑒的“瑒”。如今,朱镕基的名字早已进入五笔输入法的词库中,宋谋瑒的“瑒”却依然逍遥法外,没能捉拿归案。不过,宋先生一死,问题也许就基本解决了。瑒者,玉也,意思倒是不错,可现在谁还会想得起这个生冷怪僻的字呢?
但宋先生生前,他的名字肯定是让许多人发过愁的。宋先生爱写文章,文章又要见报纸上刊物,印上去的名字不齐全岂不是有伤大雅?只是就苦了编辑和印刷厂的排字工人。我见过宋先生的一些文章,文章署名为宋谋阳或宋谋炀,显然,排字师傅找不到正经粮食,就只好来个瓜菜代。有的编辑与排字师傅干脆偷懒,居然让“瑒”字那块开了天窗,结果宋先生以“宋谋”发的文章也不在少数。后来有了造字一说,但那个简体的“瑒”字一亮相,或燕瘦或环肥,歪瓜裂枣,甚是难看。也有的为了图省事,就把“瑒”字一分为二加括号,宋谋瑒就变成了“宋谋(王易)”。我还见到过一种更厉害的排法,一个非常正式的文本中,宋谋瑒居然被印成了“宋王某王易”,如此姓名,偏旁部首齐上阵,莫非是要上山打虎?看来,那个“瑒”显然是把排字工给吓昏了,结果“谋”字也跟着遭了殃。
似乎没见到宋先生为名字的事发过火、动过怒。许多人慕名写信,信封上甚至写成了“宋煤场”,宋先生也就是呵呵一笑,不再追究。
宋谋瑒先生的名字不好写不好念不好排很难印,但他却是实实在在出过大名的人。刚去那所学校不久,别人就告过我:宋谋瑒这家伙很厉害,当年他是跟丁玲一起点名的大右派。当年他是不是与丁玲一起点的名,我没有考证,也从来没问过宋先生,但我负责《学报》期间,曾在某一期的封二做过满满一页的“宋谋瑒教授简介”,其中有这样的文字:“宋谋瑒先生于1956年调中央军委训练总监部,任《战斗训练》杂志社编辑。业余仍在《人民文学》、《长江文艺》、《长江日报》、《新湖南报》等报刊上发表论文和抨击时弊的杂文,以致1957年被《解放军报》头版头条点名批评,错划为右派分子,被开除军籍,剥夺军衔,遣送山西太原高家堡农场劳动教养。1962年摘掉右派帽子后,于1963年到山西大学中文系任教……‘文革’开始后,因与吴晗同志有通信关系和王中青等同志介绍进山大中文系等缘故,遂成为重点批判对象,第二次戴上右派帽子,公职被开除,遣送回了湖南老家。”这份“简介”是由宋先生自己起草,由我编辑加工的,应该真实可信。这么说,宋先生曾两度成为右派?我也掐着指头算了算,他第一次被打成右派时,才30刚出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