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歌软调常缱绻(外一篇)


□ 王本道


前年春天到苏州参加笔会,顺路又去了同里、周庄。其间,造访了苏州城内外的诸多园林,参观了寒山寺、枫桥等风景名胜,并在古镇的小巷流连,在太湖的水面扬帆。这对一个北国游子,也算得上是胜日寻芳,大饱眼福了。但是到返程的前一天,仍然感到游兴未尽,心中似有着丝丝缕缕的挂牵。同行的文友看出了我的心思,便怂恿说:“既然来了,就要不虚此行。想想看,还要去哪?”
静下心来认真地一想:哦,来苏州快一个星期了,那多年来一直让我梦萦情牵的苏州评弹竟还没有听到。于是,文友们陪伴着我,满城去找旧时说书的场子。说来也真是奇怪,以往曾遍布苏州城乡的演唱评弹的茶馆,如今却成了凤毛麟角。茶馆遍地都是,但是大半天也没能寻到评弹的表演者。临近中午,才子才女们懒洋洋地在盘门附近的一座公园里徜徉。忽然,耳畔隐隐传来阵阵琵琶弦声,循声望去,不远处一个青堂瓦舍的建筑里,人头攒动,正是一个说书场子。我们立刻不约而同地三步并做两步跑,赶到那里时,却正赶上散场,观众流水般顷刻走得干干净净。五位男女文友愣愣地走进书场,只见两位评弹演员正在边喝茶,边聊天。那年轻的女演员梳着披肩长发,上身着碎花蓝布滚边对襟衫,下身是同样质地的拖地长裙。她一边摇着手中精制的丝绸花扇,一边用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微笑地看着我们。当地的一位文友立刻上前搭话说:“有几位北方来的朋友,很想听听家乡的评弹,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开场?”“你们先去别处白相白相吧,观众到齐了,自然会开场的。”那位身着长衫的白净净的男演员边踱着步,边同我们答话。文友们若有所失地互相对望了一眼,正欲离去,却见那女演员站起身来说:“难得各位有这样的雅兴,那么我就和师兄破例为大家唱回专场吧。”
听罢此言,我们喜出望外,忙不迭地坐在观众席上。苏州的文友立刻为我们点上了《断桥》、《中秋夜》两首唱段,都是《白蛇传》中的曲目,另加一首毛泽东诗词《蝶恋花》。只见那师兄、师妹二人端坐在高背靠椅之上,会意地相互一望,纤纤玉指一弹一拨,便开始了抑扬顿挫的一唱一和。丁东的琴音和着吴侬软调,时而像花底莺语,流泉幽咽;时而似银瓶乍破,铁骑戈鸣,立刻在书场中荡漾开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古人的描绘实在是妙手偶得,太贴切了。渺渺琴音倾吐着情人相见的欢愉,又感叹着江湖漂泊的离愁,委婉悱恻,荡气回肠,引发人产生无限的感伤。
三首曲目演唱了近一个小时。当一对师兄、师妹向我们鞠躬谢幕时,我注意到年轻的师妹额头已沁出细碎的汗珠,师兄的长衫也隐隐透出了汗迹。我们坚持要重金酬谢二位的表演。但他们坚持只收了二十元钱,便含笑拱手与我们告别了。
这三首唱段,我原本是听过多次的。特别是那首《蝶恋花》更是耳熟能详,到了可以随着哼唱的程度。但是听评弹与读小说绝对不同。小说读过一遍后便不想再去翻看,而评弹却可以百听不厌。尽管好多传统唱段中,情节的发展被二度创作后显得十分冗长,小姐下一层楼梯要说唱一回书,几十层楼梯就有几十回书了。诚如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盖叫天所言:“我演的全本《武松》,从‘打虎’到‘打店’一个晚上就演完了,杨振雄却要说一、两个月。”但是盖老先生还是迷上了评弹。这就是评弹这门艺术“说噱弹唱”的魅力所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