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与物互动中的情感


□ 柳 沙


人与物互动中的情感图片1
内容摘要:人与物互动的情感可分为三层,分别是感官、效能和反思。设计艺术作品所激发的情感体验不仅是一种艺术作品与欣赏者之间的情感关照,其存在的最终价值还归结于它可以实现某一既定的目标或目的。理解人与物互动中三个层次的情感体验能帮助设计师把握关于人在使用物品中的情感体验,有目的、有意识地激发人们的某种情感,更好地实现设计的目的性。
关键词:互动感官效能

人栖息于人造化的环境中,观赏并使用各种人造物,凡此类超出单纯的观看(欣赏)①而具有功能性目的的行为,我们都将其称为人与物的互动。互动的结果固然是为了满足人的目的性需要,例如执行某个任务,查询和接受某种信息或者完成某项活动,这种人与物之间的交互也不可避免地会带给人们某种相应的情感体验。人与物互动的情感根据情感类型的高低,以及人的意识参与的程度分为三层,分别是感官、效能和反思。

一、 感官

感官层的情感是人与物交互时本能地通过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和嗅觉体验所激发的情感。在这个层次上,人接受外界的刺激,直接通过反射产生回应,例如所谓的望梅止渴、食色性也等,它是人根据生物的本能而产生的回应。虽然在这个层面上所激发的情感多属于较为低级的情感,但却是最为直接并且最难以抗拒的。因此,注重这个层次上的情感激发的设计往往是一些迷人而单纯的设计,直接采用鲜艳的色彩、圆润的造型、时尚的风格,或者激烈的感官刺激。它们看上去有趣而简单,缺乏所谓的内涵和意味,只是简单直白地刺激人的感官,例如食品包装广告、儿童用品,以及游乐场里刺激感官的电动玩具等。也许那些以“设计应提供艺术化生活”为理念的设计师对此不以为然,但是多数属于大众文化、通俗文化的艺术设计的情感激发恰恰基于这个层面。我们看看那些大众真正能够理解和接受的商业广告和物品,就不难理解作为实用艺术的设计艺术以及作为创造日常生活方式的造物行为,设计师仍应足够重视最基本的情感激发层——感官激发。
许多设计师抱怨大众趣味,认为他们无法欣赏具有复杂意味的设计,而喜爱那些看上去有趣但非常简单的设计,例如强调表面装饰的设计,强调感官刺激的设计等。但不容否认的是,这些直观、单纯的设计能快速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因而效果也最为明显,更易于被一般大众所理解、接受。不仅大众化的设计需要采用较为简单的、刺激感官的方式进行设计创意,即便是那些大师设计的较为艺术化的设计作品中也没有忽视这个层面上的情感设计,只是与那些明确直白的大众设计相比隐蔽许多,并且使人在受到感官上的刺激之余,还能上升到更高的情感层次,具有更多内涵。图中菲利普·斯塔克设计的桌子具有优美的女人姿态,对于观看者而言,除了更高层次的审美体验之外,也无法摒除其中存在的暧昧的感官刺激成分。

二、效能

第二个层次上的人与物交互中的情感来自人们在对物的使用中所感知和体验到的“用”的效能,即物品的可用性带给人们的情感体验。可用性是指产品在特定使用环境下为特定用户用于特定用途时所具有的有效性(effectiveness)、效率(efficiency)和用户主观满意度(satisfaction)②。
效能所带来的情感,首先体现于高效率带给人们的愉悦感。人造物层面的互动情感也并非稀罕物,而是古已有之。例如《庄子》中提到的“削木为”的“梓庆”、“游刃有余”的“庖丁”,他们都在熟练从事技能性行为中获得了此类乐趣。并且,这种情感同时与其作业时使用的工具产生了同化作用。好用、称手的工具本身也是这种效能情感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古代的士兵会将刀剑看作自己的第二生命,依他们看来,这些工具不仅是具有高度可用性的器物,同时也是体现他们效率和能力的必要中介,器物与他们自身的技能合二为一,使他们充分体验到“效能”带来的满足感。到了现代,高科技的机器使人不再直接凭借自身技能去获得效能的情感,而对于机器自身效率的感知与情感体验成为使用中反映“效能”层面情感的主要方面。自工业革命以来,在设计艺术领域中率先发现此类情感体验的是诸如柯布西耶、米斯等现代主义先驱,他们感受到了机器工作带来的效率迅速提高给人们的这种“效率感”和“合目的性”的情感体验,并逐渐发展成为所谓的“技术美学”——这一美学标准成为现代评价产品造型的最重要的美学标准之一。
人与物互动中的情感图片2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