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基因技术的趋向及道德哲学的反思


□ 徐宗良

  [摘 要]基因技术、生物医学技术虽然会干预、介入人的生命体与生命活动,改变某种自然性状,但很难从根本上颠覆人和家庭的自然本质。传统道德哲学的基石是“自然人”和“自然家庭”,但自近代以来,道德哲学理论随着历史的变迁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是以现代性的重大价值理念作为理论的奠基,而远离了自然人、自然家庭的起始点。基因技术引发的伦理问题的背后,实际上存在着深层、宽广的社会背景,涉及科技与社会、科技与现代价值理念的关系等等更具挑战性的重大问题,而基因伦理学并不能解答这些深层而又复杂的问题。必须把基因伦理学、生命伦理学、科技伦理学、发展伦理学等学科协同起来思考,进而在现代性理念的观照下进行道德哲学的深层反思。
  [关键词]基因技术 人的自然本质 传统道德哲学 基因伦理学
  [作者简介]徐宗良(1951-),男,上海市人,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道德理论、科技哲学、科技伦理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B8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07)03—0028—07
  
  樊浩教授的《基因技术的道德哲学革命及其未来形态》一文,探讨了基因技术的发展与应用给伦理学带来的重大影响,展望了未来前景,并断言一切道德哲学可能终结、必须做好道德哲学革命的理论准备。作者提出了发人深思的问题:基因伦理学能否胜任应对基因技术发展的文化使命?樊教授条分缕析,使我受益匪浅。但我对文中阐述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特别是对其所构筑的基因技术由渐进的量变-质变-灾变的逻辑发展过程,因基因技术的这种演变而导致的由“自然的伦理”-“不自然的伦理”-“无自然的伦理”的伦理形态的变化这一结论性的推断,以及将传统道德哲学的基础笼统地归之为自然人和自然家庭的说法有所疑义,故不揣浅陋,谈一些自己的看法,以期和樊教授交流、切磋。
  
  一、基因技术可能颠覆人以及家庭的自然本质吗
  
  樊教授认为:“基因技术对伦理学的最根本、最深远的挑战,在于通过改造人的生物性的自然本性,和以生物性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庭的自然本性,消解传统意义上的‘自然人’和‘自然家庭’,从而根本上颠覆传统道德和传统伦理赖以存在的基础。”由于这个命题是该文整个主题的主要基点,所以我想对此作一分析。
  什么是人的自然本质,什么是家庭的自然本质?樊教授认为,自然本质是指具有“出于血缘的生物性遗传的自然关系”,在人,就体现为人的“自然生命”;在家庭,就是“自然家庭”。同时,他还引用黑格尔的相关理论,把“自然人”设定为“家庭中诞生的‘男人和女人’”,而“自然家庭”就是由“自然人”组成的。除了这些表述外,其他语焉不详。从这个基点出发,樊教授认为,基因一治疗技术“会导致人的自然本性局部性和数量上的改变”,并“可能导致自然血缘关系的紊乱与错乱”;基因一生殖技术则违反自然,对人的生殖过程进行干预;克隆人是无性生殖,对人的复制,因而是“对人的自然本质,对家庭的自然本质的彻底颠覆”。
  所谓人的自然本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面来认识:第一,人是自然生物体,是男女两性配子的结合经遗传而自然生成的生物体;第二,人是具有独特生理、心理构造的生物体,具有自由自觉的活动的特性;第三,人体有自身的内在生命规律,人是受这种自然规律支配而生存、生活的生物体。生命规律贯穿于人的胚胎形成、孕育、出生、成长、衰老、死亡,即生殖、生育、发育、成长、衰亡的整个过程。一般而言,人,只要符合上述三条,必定是“自然人”,即具有“自然本质”的人;而由这些“自然人”,主要是男性与女性“自然人”相结合,或者加上由其繁衍的子女后代所组成的家庭,也就是“自然家庭”。
  如果这可以成立,那么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一切人为的技术干预都未曾从根本上改变人的自然本质,更谈不上彻底颠覆人的自然本质。正如作者在文章中曾提到的,自有人类文明以来,人类一直都在通过各种技术、方法或其他手段,努力地控制、改善人自身的自然组织和生命过程,医术、药物、精神、心理等的治疗与矫正就是如此。之所以如此,无非是希望更好地保存、维护和延续生命,提高人类的生命和生活质量。而如此种种努力,虽然经常会出现偏离自然法则和生命规律的倾向,但始终未曾改变人的自然本质。
  关于自然家庭,人类由蒙昧进入文明社会状态,也一直在自觉不自觉地改革婚姻制度和家庭形式。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就具体阐述了人类婚姻、家庭制度从蒙昧时代的群婚制到野蛮时代的对偶制,再到文明时代的专偶制的历史演变过程。恩格斯指出:在文明阶段,“发展起来了我们应归功于专偶制的最伟大的道德进步:整个过去的世界所不知道的现代的个人性爱”,这种“个人性爱”体现了文明社会的道德关系:双方自愿缔结的契约,以及平等的权利和义务的相互关系。进入文明时代以来,人类的婚姻制度与家庭形式日趋多元与复杂化。美国学者古德指出,现代社会存在着如下几种主要的家庭形态:无子女的夫妇家庭,有一个或几个孩子的夫妇家庭,离婚而带孩子的单亲家庭,老人与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家庭,等等。其中,以男女两性自然人结合的家庭形式以及带有孩子的夫妇家庭形式,至今仍是核心家庭,而其他各类家庭形式也是由自然人所组成,这是无疑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