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基因技术的趋向及道德哲学的反思


□ 徐宗良

  [摘 要]基因技术、生物医学技术虽然会干预、介入人的生命体与生命活动,改变某种自然性状,但很难从根本上颠覆人和家庭的自然本质。传统道德哲学的基石是“自然人”和“自然家庭”,但自近代以来,道德哲学理论随着历史的变迁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是以现代性的重大价值理念作为理论的奠基,而远离了自然人、自然家庭的起始点。基因技术引发的伦理问题的背后,实际上存在着深层、宽广的社会背景,涉及科技与社会、科技与现代价值理念的关系等等更具挑战性的重大问题,而基因伦理学并不能解答这些深层而又复杂的问题。必须把基因伦理学、生命伦理学、科技伦理学、发展伦理学等学科协同起来思考,进而在现代性理念的观照下进行道德哲学的深层反思。
  [关键词]基因技术 人的自然本质 传统道德哲学 基因伦理学
  [作者简介]徐宗良(1951-),男,上海市人,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道德理论、科技哲学、科技伦理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B8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07)03—0028—07
  
  樊浩教授的《基因技术的道德哲学革命及其未来形态》一文,探讨了基因技术的发展与应用给伦理学带来的重大影响,展望了未来前景,并断言一切道德哲学可能终结、必须做好道德哲学革命的理论准备。作者提出了发人深思的问题:基因伦理学能否胜任应对基因技术发展的文化使命?樊教授条分缕析,使我受益匪浅。但我对文中阐述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特别是对其所构筑的基因技术由渐进的量变-质变-灾变的逻辑发展过程,因基因技术的这种演变而导致的由“自然的伦理”-“不自然的伦理”-“无自然的伦理”的伦理形态的变化这一结论性的推断,以及将传统道德哲学的基础笼统地归之为自然人和自然家庭的说法有所疑义,故不揣浅陋,谈一些自己的看法,以期和樊教授交流、切磋。
  
  一、基因技术可能颠覆人以及家庭的自然本质吗
  
  樊教授认为:“基因技术对伦理学的最根本、最深远的挑战,在于通过改造人的生物性的自然本性,和以生物性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庭的自然本性,消解传统意义上的‘自然人’和‘自然家庭’,从而根本上颠覆传统道德和传统伦理赖以存在的基础。”由于这个命题是该文整个主题的主要基点,所以我想对此作一分析。
  什么是人的自然本质,什么是家庭的自然本质?樊教授认为,自然本质是指具有“出于血缘的生物性遗传的自然关系”,在人,就体现为人的“自然生命”;在家庭,就是“自然家庭”。同时,他还引用黑格尔的相关理论,把“自然人”设定为“家庭中诞生的‘男人和女人’”,而“自然家庭”就是由“自然人”组成的。除了这些表述外,其他语焉不详。从这个基点出发,樊教授认为,基因一治疗技术“会导致人的自然本性局部性和数量上的改变”,并“可能导致自然血缘关系的紊乱与错乱”;基因一生殖技术则违反自然,对人的生殖过程进行干预;克隆人是无性生殖,对人的复制,因而是“对人的自然本质,对家庭的自然本质的彻底颠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