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者来信



读者来信
在今年的第四、五、六期《读书》上,我们随刊发出了《读者调查表》,希望能够得到广大读者的坦率意见。众多读者朋友给予了极大的支持,送来许多宝贵的建议,并指出我们工作的不足。现摘选部分来信刊登于此,以促进《读书》与新老读者的交流,限于篇幅,在这里只能登出来信中的很少一部分。深深感谢读者的厚爱!
贵刊“读者调查表”十五项填毕寄上,还想再说几句:
一、零星阅读贵刊约十年、整年订购六年。不说浮词,我个人获益甚多,上世纪四十年代以来至今五十余年读书兴趣颇浓,文、史、哲、音、美、法、经济等驳杂不精。一九八七年以来,贵刊的内容正合我需。
二、贵刊每期浏览在二分之一以上,精读摘录的有三五篇,得到什么呢?芽难说。平日精力尚可,闲时亦多,记忆欠佳,分析能力不足,对传统哲学,贵刊有许多文章,启发不少。
三、贵刊每期的漫画,陈四益文、丁聪画图文极佳、启发思考和想像力,非泛泛之作可比。每期的编辑手记总览全刊之精髓,启发全局的统筹,有益读者。赵汀阳漫画亦深刻。
四、贵刊的新潮音乐、美术的文章,有助于更新僵化的价值观念,扫除陈腐的风习。社会物质生活的进步,一时难以消除传统各方面的负面?穴社会?雪效应,文化的多元价值观、实为有力之冲击……
黄宇瑞
二○○三年四月十八日

我接触《读书》,还是在二十多年前。那时要看的书很多,也就没把《读书》太当回事儿。读得稍微多一些是在八十年代末。曾有一段时间,心情苦闷压抑,觉得正义、公道、“知识分子的良心”之类都没有用了,整天在下围棋中消磨时光,连儿子都知道我是“逃避现实”。还是《读书》,让我从苦闷中摆脱出来,我知道有许多真正的知识分子还在坚持自己所信奉的主张。
现在,我的《读书》已经在书架上占据了好大一排。看着它们,我也有些得意洋洋:用“凤凰卫视”中陈鲁豫说过的话,我可以算是个“性格好的有小资味儿的革命者”啦!
不过,有一点儿小事也要说明一下:第五期《读书》,有几处校对上的毛病,我曾对人举《读书》、《南方周末》等为例,说这些报刊差错率极小,没想到只略微细读就发现了这几处错误,这是不应该出现的。
虽说我已五十五岁,成了一个“退休小老头儿”,可毕竟要“活到老,学到老”,而停止深刻的思索也是我不愿意的。用“编辑手记”中的话说,“我们只能注视”,“我们还能够思考”。注视与思考岂是可以停止的?
孙忠波
二○○三年五月十八日

为了认真填写这份调查表,我又重新翻阅了近两年的《读书》,那一篇篇或者使我思想受到启发,或者被感动得潸然泪下的文章,重读之时仍觉余味如昨。这里我想从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提几点建议,请编者酌纳:
一、选编一些思想性强,又使普通读者易于接受的文章。如《解冻哲学》一文就很好读,还有像《还地理学一份人情》等。
二、能否在“公民文化”的传播方面加大一些力度?在读完《躲不过去的沙尘暴》时,我就萌生过这样的念头。还有《我不想消失在黑暗中》一文,我在“我做了我所做的事是因为我是一个公民”的句子旁边打了个三角标记。我认为当年鲁迅先生所指出的“国民劣根性”在当今社会生活中仍普遍存在,要想根治,强化“公民意识”很重要,《读书》责无旁贷地应吹响号角。
三、进一步关注女性问题。在这方面,显而易见《读书》是做了不少努力的,介绍女学者、女画家,还刊用李小江、翟永明等女作者的文章。但是妇女问题在我国仍是一个未进行深层挖掘、未引起广泛关注的问题,也可能我是站在女性立场上提出的这个建议吧。
四、多刊用一些普通作者写的好文章。
翟凝楚
二○○三年四月二十八日

我十五六岁时,偶尔在礼泉县邮局买到一九八九年第十二期《读书》,似懂非懂,柯灵所写《梦中说梦》,金克木所写《谈天》,以及王蒙所写《时间是多重的吗!》,令我又快乐又激动,回味良久。从此永远记住了她的名字叫《读书》。我是一个只具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彻头彻尾的爱书人和“文学爱好者”,现在又是一个服务于高中学生的零售商,借此机会,谈谈个人的想法。在我看来,《读书》——
她应该清纯、亮丽,平易近人,至少不能枯涩。避免哲学、学术术语长篇大论,成为某一层或某一小圈圈的传声筒,更多关爱普通读书人,提倡发表将深奥性与趣味性、通俗性相结合的作品。
她应该像春风中的天使,温暖人心。建议多登些学者、专家、普通读者对一些有争议但流传广的作品的阅读感受。
她应该美丽,版式设计可以变通。
李明理
二○○三年五月一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3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