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女关系之悲喜剧


□ 万 方

男女关系之悲喜剧
万 方

叶航爱沙辰星,但她只是沙的情人,因为沙辰星有太太。但让叶航绝望的是,沙辰星的生活中又有了一个女人。叶航应该何去何从?而沙辰星呢?在太太和情人之间,在情感和肉体之间,他可以找到平衡吗?他如何成为这种复杂的男女关系中的赢家?

作者简介:万方,女,1952年生于北京。从80年代开始创作小说,同时创作舞台剧、电影及电视剧本。主要作品有:小说《香气迷人》《幸福派》《明明白白》《没有子弹》等;电影电视《日出》《空镜子》《牛玉琴的树》《和天使一起飞翔》。获得上海第四届长中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二等奖,《空镜子》获十月杂志社大奖,《黑眼睛》获1998年中国优秀电影政府奖华表奖。



四月的风是撩拨人心的,从敞开的窗口吹进屋里。叶航坐在靠窗的长沙发上,发丝轻轻拂动。她的对面坐着那个叫刘天的男人,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半长的头发披在肩上,黑亮亮的,很干净。此刻他的身子深陷在沙发里,一动不动,目光也一动不动,定定地落在叶航的脸上,望着她,望得出了神。
叶航呢,既舒服又优雅地靠在长沙发的一头。她看上去很年轻,但眼角细密的皱纹还是透露了年龄,她已经39岁了。面对男人发射出的那样一种如钩的目光,她当然有感觉,微微不安,但她掩饰得很好,显出丝毫没有在意。
“哎……”她“哎”了一声,想和刘天说话,可刘天没有反应,仿佛没听见。叶航于是提高嗓音:“嗨!”
刘天这下被惊醒,身子动了动。叶航笑望着他:“怎么了你,想什么呢?”男人的脸上浮现出恍惚的笑意,并不回答,忽然间他双腿一动,出其不意地从沙发里站起身,嘴上很绅士地问:“可以吗?”问的同时人已经坐到了叶航身边。叶航不由得向后缩了缩,笑着:“虚伪,都坐下了,才问可以吗。”
这时刘天已经攥住了她的一只手。叶航的笑依然挂在脸上,一面想抽出手,“不,不可以!”
刘天却不松手,离得很近地看着她:“你知道,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感觉……”
“什么?”
“我喜欢你。”
叶航紧张地“扑哧”一笑,“你说什么呀,你了解我吗?”
“还要怎么了解?”
“你了解我什么?”
“我了解你对我有好感,没错吧。”
“错!我只是不讨厌你。”
刘天微微一怔,“行,不讨厌就行。”一面说一面把叶航拉向自己。叶航用手臂挡住他:“不讨厌,这么低标准?”
没有语言,只有动作,刘天搂住叶航,想亲她。叶航的手臂依然挡在两个人身体中间,但刘天的嘴已经开始亲吻她的嘴了。由于不知所措,叶航的身体很僵硬,刘天亲吻的力度逐渐加强,她下意识用力一推,把他推开。

“你不愿意?”刘天微感困惑。
叶航没有出声。
“是怕沙辰星知道?”
叶航依然不说话。
“你干吗要怕他?”
“对不起,我不怕他。”叶航的语气有点硬。
“那还有什么问题?”刘天直率地问,他的直率让人觉得有点受辱。叶航从他身边站起来,坐到单人沙发上,坐定之后看着他,“你这个人真够直率的,你来我这儿就是为了……”她停住,看着刘天的眼睛,刘天也看着她,“你没有这意思吗?”态度竟十分坦然。
“你说呢?”
一声难以觉察的叹息,“看来我还是错了,我以为你不像别的女人那么虚伪。”
叶航略一沉吟,“好吧,我承认,我有,有这方面想法……”刘天立刻咧嘴笑了:“就是,我想我也不至于这么不靠谱。”
一股不快的感觉掠过心头,“这种事你太有经验了,是吧。”
“这么说吧,和我在一起你会感觉快活,非常快活……”
面对这样的话,女人坚持不住了,把目光移开。这时刘天又要站起来,叶航赶紧阻止:“别,等等!”
刘天半站不站,撅着屁股。
“问你个问题行吗?”
刘天不得不坐下,“问吧。”
“你爱我吗?”
刘天一脸愕然:“天哪,怎么是这个问题?”
“别误会,我知道你没有爱上我……”
“我说了我喜欢你。”
“我是想知道,爱和不爱的女人对你来说一样吗,我是说做爱。”男人笑而不答,“说嘛,一样还是不一样?”
男人的笑容带着明显的调侃意味:“你希望一样还是不一样呢?”
“别开玩笑,说实话。”
“实话就是……”刘天难以觉察地耸耸肩,“差不多吧。”随即补了一句,“你说的可是做爱,就那一会儿工夫。”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