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帝国、全球化


□ 麦克尔.哈特 安东尼奥.奈格里等

  二○○四年六月,《帝国》(江苏人民出版社二○○三年)一书的两位作者麦克尔·哈特(Michael Hardt)和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来到《读书》编辑部,与多位大陆学者举行座谈,就“帝国”理论及相关问题展开了交流。
  黄平:关于两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这里不详细介绍了,因为《帝国》已经有中文版发行。但是有一句话需要说明一下,奈格里教授在有一点行动自由之后,这是第二次离开欧洲、第一次来到中国,在此之前他去过一次拉美。我们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与《帝国》的两位作者面对面地讨论。
  麦克尔·哈特(以下简称哈特):先由我来介绍“帝国”的概念,再由奈格里先生介绍“诸众”(multitude) 的概念。我们提出“帝国”这一概念作为一个有关主权的新概念,意思是,有关主权的形式及其概念本身,都从民族国家的观念转变为一种超国家的新形式。我们把帝国这一新的主权形式理解为一种网络权力,其中包括占主导地位的国家、主要的资本主义军事力量、资本主义大型公司,以及超国家组织如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连同其他国家的或超国家的力量。对于这一概念,有两个口号式的解释:一是无中心,二是无边界。说“无中心、无边界”并不是指全球所有的地方都是一样的,或者全球所有的力量都有同样的效力,而是指权力网络是各种不同等力量间的协作,一些力量显然会比另一些力量更重要。当我们试图解释美国与其他民族国家或与其他超国家组织的关系时,当我们解释美国与这个帝国系统的关系时,我们使用了一个欧洲式的旧比喻,这就是君主式力量与贵族式力量的协作。当然,今天美国往往扮演着君主这一角色,首先五角大楼常常扮演君主这一角色,其次在经济方面,美国也常常是君主式力量。然而我们关于帝国的概念是说,美国不能脱离网络中的其他力量单独行事。换句话说,君主式力量必须与各种贵族式力量密切协作,这也是我们今天理解伊拉克战争的途径。或许有人会说,今天美国对伊拉克的行动证明了我们的帝国理论是错误的,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是按照旧的帝国主义的方式行动的。我认为,布什的计划是想将君主与贵族分离,即打破帝国概念所要求的协作网络。我想,现在看来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是失败的,布什帝国主义计划的失败反证了我们的假设,这次战争中的许多因素,例如使用雇佣军以及虐俘正好证明了美国在建立帝国主义世界秩序时的绝望和无力。从我们的帝国观点来看,美国对伊拉克战争的失败并不意味着世界的解放,而可能是意味着对某种帝国形式的回归,也就是君主力量和贵族力量的协作,无论是经济上的还是政治上的。现在我来解释几个难懂的术语。我们常常在帝国和帝国主义这两个概念之间发生混淆,帝国主义是指近代的西欧、日本这样的强国,更确切地说,传统的帝国主义是建立在民族国家的基础之上的,而新的帝国概念是一种全新的主权形式,与简单的国家主权不同。这里要避免两个误区,首先,我们说帝国不再基于民族国家,这并不意味着民族国家就不再重要了,民族国家依然十分重要,而且其中一些会比另外一些更加重要。然而,在我们的帝国概念中,民族国家甚至是最强大的民族国家都必须在一个更大的权力结构内起作用。另一个常见的误区是关于帝国的现时性,或者说,今天帝国是否已然存在?我们的假设是:当今世界存在着形成帝国的趋势,帝国尚未最终形成,我们是在尝试认识促生这一趋势的各种必然因素所形成的进程。我和安东尼奥认为,帝国主义的结束或者说帝国主义可能性的结束,也同时表明着民族解放斗争的结束,这也是理解我们的主要分析的途径之一。新的力量形式要求有新的革命抵抗形式,在此情况下,如果说我们面对的不再是帝国主义,我们就必须找到新的政治斗争形式。
  安东尼奥·奈格里(以下简称奈格里):我来谈谈“诸众”的概念。为了准确定义“诸众”这一概念,我将从近三十年来欧洲及美国的劳动组织形式转变的一系列经验谈起。首先要谈在劳动价值中非物质性劳动日益重要的这一倾向。我们说的具备霸权倾向即某种价值能力的非物质性劳动,指的是处于合作和网络中的智力劳动。因此,我们谈论的是一种与某种劳动单一性密切相关的价值,即一种与人类劳动的独特性相关的劳动价值。在非物质性劳动的霸权中包含两种特性:第一正是这种价值的独特性,第二是社会合作。我们所说的社会合作是指社会整体地被纳入劳动中,也就是说,不再仅仅是社会的某些部门,而是处于其种种联结中和网络中的社会整体来生产价值。非物质性劳动因此是贯穿整个社会的劳动,因此我们谈论的是劳动的生命政治的特性。所有这些都意味着,被投入到劳动中去的不仅仅是智力因素,还有情感因素和人际合作关系的因素,以及男性劳动的传统品性与女性劳动的传统特征,社会中的生产与再生产的种种特性。在这个社会化的过程中,劳动变得具有空间上的流动性和时间上的灵活性。很显然,这一形势已根本改变了价值的特性。例如,马克思主义关于剥削的经典理论也被深深改变了。剥削不仅是对劳动时间的剥削,而且也是对整个社会合作劳动的剥削。而在社会合作劳动中,由社会合作确立的科学的、艺术的、想像的、情感的、关系的成分,日益成为剥削对象。揭示出非物质性劳动的存在,恰恰改变了剥削的特征。如果我们要谈诸众的概念,就必须首先明确一点:诸众不能简单地被定义为大众。旧的工人阶级的概念是一个大众的概念。而在诸众的概念中,多样性被有机地统一为独特性。诸众的概念蕴含着差异,而价值的生产与差异的制造密切联系。因此,自由这一因素被内化为劳动的创造性,也因此,自由这一因素被内化为劳动的组织化和价值的生产。最后一点,诸众这一概念还有另一个特点。人民的概念是由国家在特定的空间和时间中加以定义的,人民概念是主权概念的对应物。但是,在目前的形势下,国家、主权和政治主体的定义标准已经完全改变,因此,应该思考的是,所有这些概念的流动和不确定现象是否允许我们也可以设想一种全球斗争的合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