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蔫蛋马五


□ 马金莲

◎马金莲(回族)

  早些年里,马五是个穷光蛋。家里穷,看看马五都二十五奔二十六的人了,还问不起媳妇。老娘愁啊,头发早早就白了o这年冬天,一个傍黑,老娘到柴窑揽柴,窑里黑咕隆咚的,一摸,手底软乎乎的。这老女人胆大,不管是人是鬼,硬生生往外头光亮处拽。拽出来,竟是个年轻轻的小媳妇。小媳妇蓬头垢面,穿得破衣烂衫,显得胆小羞怯,不敢抬头正眼看人。

  马五娘是心软人,硬是拉这媳妇到家里躲避风寒。

  马五家穷寒狭窄,只两间土房子,马五父母住一间,一间马五睡。家里添了生人,老娘吩咐丈夫去儿子屋里睡觉,自己和这小媳妇一个炕上睡。小媳妇也不嫌弃炕上铺盖的破烂,爬上炕,在炕沿边睡了’瘦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尽量给马五娘让着地方。马五娘在昏暗的灯火里打量这媳妇,发现她人虽穿得破旧,眉目倒很周正,阔眉,大眼,细巧的嘴巴微微闭着。梦里也不敢大声出气,看来是个—贯饱尝贫苦和恶气的媳妇。 第二天,马五娘还没睡醒,这媳妇老早就爬出被窝,轻轻扫了地下,填上炕,抱来一抱柴,洗过手脸,不等老奶奶动手,她硬是要替老人做饭。老人见她梳洗一番,显出干净和利索来。又见她是实心要帮自己,就笑吟吟地看她做饭。

  这小媳妇真个麻利,叮叮当当一阵响,一顿饭做在锅里,清油炒葱花的味道香满了院子。马五娘拿出包袱,翻出两件自己年轻时候穿过的旧衣裳,叫过媳妇来穿。小媳妇也不推辞,含羞带笑地穿上了。那个时节的衣衫,上衣是大襟的,现在早不兴了。乞讨的媳妇也不嫌弃,穿上,前后比照,显得很满意,望着马五娘的目光里就满是盈盈的谢意。

  等马五父子进来吃饭,小媳妇早系上围裙,在锅台前忙碌。马五眼前顿时一亮,昨夜没有留意的这个不速之客,经过歇缓,梳洗,又换上了干净的衣裳,登时显出一个女人的味道来。再也看不出她是个要饭的,只有一双怯怯的目光,显着她心里难以消融的辛酸。

  一个热热的浪头,翻过马五的心头。他紧张得不行,一眼不敢看这女人,只是乘她舀饭时,偷偷觑一眼那个背影。竟是个细巧修长的腰身,老娘的大襟衣穿上,一点也不显得古旧,反倒衬出她的柔美动人来。那排老式的盘花纽扣,一个挨一个,一路排下,勾勒出女人楚楚动人的腰身来。一面鼓就在马五心里敲,咚咚咚,咚咚咚,敲得马五心惊肉跳,身心摇曳。

  吃过饭,这女人拾掇碗筷,麻利地刷洗,完了跟上老娘忙这忙那,进进出出的活计,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冬天天气短,看看就要日落,这女人还没有走的意思。一连住了三天。第三天上,她拉住马五老娘的手,说愿意留下,哪儿也不愿去,一个女人家在外流浪,哪一天是个头哩,她要给马五娘当闺女。

  马五娘哪儿缺闺女,倒实实在在缺一个媳妇儿。小媳妇看马五老实实在,就点了头。马五父子叫来会念经的满拉,当夜就给一双男女念了意扎卜,成了一对夫妻。

  新婚夜里,马五抚着女人身上青一坨紫一坨的伤痕,禁不住陪着她落泪,说真个想不明白,世上会有这样的男人,舍得对媳妇下这么重的毒手。他抹一把媳妇的泪,发誓说自己不会那样待她,会疼她,护她,一辈子对她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