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生尤物说椋鸟


□ 康国文

  康国文 康健

  椋(音:liang)鸟是雀形目椋鸟科鸟类的统称,共有28属114种。椋鸟身长18~35厘米,羽毛带光泽,眼大而明显,喙直长而尖,翅尖,尾平,腿长而强健,常在地上行走或在空中翱翔。椋鸟很通人性,机灵温顺、聪明乖巧,常与主人形影不离。

  野生椋鸟分布于欧亚大陆南部、非洲和大洋洲诸群岛,近年来已引入美洲和澳洲繁殖。原本主要栖息于热带森林低地和河流等开阔林地,出没于次生林、林缘和花园,现今大部分椋鸟已完全适应农田和城镇环境。

  许多椋鸟容貌艳丽,令人目眩,外形与色彩也各具特征。例如:八哥属鸟类的额羽甚多,纤羽延长而竖立,配合头顶上的尖长羽毛,如同束巾覆帻;两翅有白色斑,飞行时宛如“八”字。鹩哥被唐代诗人白居易赞为“耳聪心慧舌端巧”、“彩毛青黑花颈红”,它们有黑色的体羽、淡橙色的嘴和脚、白块斑翅,特别是头后两侧各有一块鲜黄色肉质垂片,与眼下和眼后的大块鲜黄色三角形皮肤相连,非常易于识别。长冠八哥是印度尼西亚的国鸟,全身白色,头部长有丝带状羽冠,求偶时雄鸟会竖起冠羽,不断地上下摆动。白腹紫椋鸟背羽紫色、白色腹羽非常醒目;艾氏紫椋鸟如紫水晶一样美丽;栗头丽椋鸟有着像蓝孔雀金属光泽的羽毛;金胸丽椋鸟体型修长,尾羽渐尖,胸羽金黄色;彩辉椋鸟、紫辉椋鸟、红肩辉椋鸟、绿头辉椋鸟等椋鸟的羽毛在阳光照射下都会闪耀着金属光泽……这些产自非洲的椋鸟遥体颜色鲜艳夺目,具有强烈的虹彩光泽,宛如天生尤物,是椋鸟中最漂亮的几种。

  自古以来,椋鸟一直是人们喜爱的宠物。八哥在我国一度被雅称为“鸲鹆(‘音;quyu)”。其羽色有金属色泽,双翅光泽鲜亮;目光中透露着好奇,敢与人交流;家养的鸲鹆听到开门声会大叫着欢迎主人回来,听到主人呼唤时会立即飞过去——骨羽盈盈,暖逗开心,怎能不让人喜爱?

  我国古籍中不乏描写鸲鹆的诗句,最早的大概是先秦时期的童谣:“鸲之鹆之。公出辱之。鸲鹆之羽。公在外野。往馈之马。鸲鹆踩踩。公在干侯。徵褰与襦。鸲鹆之巢。远哉遥遥。稠父丧劳。宋父以骄。鸲鹆鸲鹆。往歌来哭。”描述了鲁国被占后百姓的哀伤:鸲鹆啊鸲鹆,国家被侵占,国君就要出国受辱了;虽然国君还在神气地将马赠予他人,但他在齐国的地位如同你的羽毛一样轻;鸲鹆啊鸲鹆,你跳来跳去,多像我们的国君在乾侯和郓县之间奔走?受制于人,还在征集套裤与短袄,不知尚有何用?鸲鹆啊鸲鹆,你累了可以回巢休息;我们的国君,远离祖国,哪还有这种待遇?我们的国君客死他乡,劳苦而丧,多么悲凉,可代父为君的定公正志得意满。鸲鹆啊鸲鹆,国君出国时你在呕呀歌唱,当我们迎尸而回时你该会怎样悲伤?

  还有一首动人的《山鸲鹆歌》:“山鸲鹆,长在此山吟古木。啁哳(音:zha)相呼响空谷,哀鸣万变如成曲。江南逐臣悲放逐,倚树听之心断续。巴人峡里自闻猿,燕客水头空击筑。山鸲鹆,一生不及双黄鹄。朝去秋田啄残粟,暮入寒林啸群族。鸣相逐,啄残粟,食不足。青云杳杳无力飞,白露苍苍抱枝宿。不知何事守空山,万壑千峰自愁独。”作者是唐代著名诗人刘长卿,他自诩“五言长城”,性格傲岸耿直,所以常被诬谤,屡遭贬谪,身世坎坷。进士及第不久便贬官南巴尉,北归后任监察御史、检校祠部员外郎等职,但不久又一次被诬陷贪赃,再贬睦州司马,直到德宗时才又任随州刺史。所以在“江南逐臣悲放逐”之际借鸲鹆倾诉悲苦之情,着实让人心酸不已。

  鸲鹆善于模仿其他鸟类的鸣声和人类语言,没想到因此成为一些寓言故事中的反面角色,成了没有主见、盲目学舌者的代名词。在明代才子庄元臣的寓言《鸲鹆鸟》中,鸲鹆“能效人言;但能效声而止,终日所唱,惟数声也”,结果遭蝉反讥:“你能模仿人说话,很好;然而你所说的,没有一句表达自己心意,哪里像我——都是表达自己心意的声音!”这些寓言都在告诉人们:要有独立思考的精神,不要盲目模仿别人。

  椋鸟天性活跃,经常在树冠中活动,能灵活迅捷地跳跃、起飞或空中转弯。它们喜群居,能与大型食草动物共生,但具有好斗的天性。这些特征深得文人墨客的偏爱,在古诗、名画中常见描述。如王冕以“鸲鹆入树腹,雎鸠乱关关”记录了它们择巢的情景;黄庭坚以“风晴日暖摇双竹,竹间相语两鸲鹆”描述其群居的习性;宋代方岳的《赵玉汝自作戏墨见寄各题六言其上鸲鹆》中有“睛树暖以流憩,霜实饱而倦飞”,说的是它迁飞的习性;梅尧臣的“牛背双鸲鹆,烟陂共入时”,描绘了它们与大型食草动物共生的情形。

  绘画作品中亦不乏鸲鹆的身影。宋徽宗赵估之作《鸲鹆图》中:两只鸲鹆半空展翅激斗正酣,钩矩相搏,羽毛飘飞,喳哂和鸣,似闻于耳;另一只栖息于古松枝干,情绪高昂,鼓翅呼叫,好斗习性跃然纸上。宋绢本的《秋树鸲鹆图》中,鸲鹆栖于桐树上,细爪轻握枝干,扭颈似在谛听。鸲鹆羽毛黑亮,体态丰满,额羽耸立,目光如炬;而树叶则如遭蝗蚀,拘挛蜷曲,遍布啮痕,许多人盛赞画作构图奇崛,隐含“鸲鹆灭蝗”之意。元代王渊的《鸲鹆梅雀图》上:翠竹丛篁(音:huang),清泉婉回,老梅盘根,新枝横斜,繁花密蕊,疏密有致。两只鸲鹆,一正一背栖息于枝头,一只启喙呜叫,一只转颈回眸。伴之以鸣雀或振翅而飞,或敛翅缩足,自然生境了然流溢。明末八大山人朱耷的《枝上鸲鹆图》上:孤傲的鸲鹆伫立在荒寒衰柳之上,头扭向身后,若有所思。清人恽寿平的《春风鸲鹆图》上:柳树老干横出,新枝摇曳,正是初春景象。枝头一对鸲鹆,一只安闲地梳理羽毛,另一只身体前倾,似欲飞出。一立一俯,一静一动,相映成趣。齐白石的《秋叶鸲鹆》立轴上:巨石上的鸲鹆低头下望俊俏美丽的雁来红,审视间若有所思,非常俏皮。

  椋乌在生态系统中具有独特的价值。它们是捕食昆虫的能手。据统计,一只椋鸟每年可以吃掉21万只昆虫:从春耕开始,椋鸟便跟在耕牛或拖拉机之后,啄食被翻出地面的昆虫及其幼虫;繁殖期间,椋鸟每天能捕食120—180只蝗虫。

  如今,椋鸟也面临栖息地被破坏的危机:大洋洲诺福克群岛的绿头辉椋鸟已经灭绝;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长冠八哥和大洋洲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暗色辉椋鸟均已严重濒危;斯里兰卡的斯里兰卡鹩哥和大洋洲万那杜的山地辉椋鸟亦列名于濒危和易危鸟类名单之中。所以,了解椋鸟、爱护椋鸟应成为广大生态工作者和爱鸟人士的责任。

  (作者单位:①内蒙古扎兰屯林业学校;②大连民族学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3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天生尤物说椋鸟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