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血液里流淌的旋律


□ 徐小兰

八百里秦川一声吼。这一吼,当然是吼秦腔,又有“秦不乱语”之说。陕西简称“秦”,秦人大多语音相同,所唱的调调也就大多相同,是为“秦腔”。这秦腔,可谓是陕西人人人会唱,人人爱唱的一大剧种。至于“吼”,它只是一种形容,是指唱腔有力,与“一声”在一起,又有共性,亦指齐整。不过那秦腔的唱法也的确是有点儿“吼”,尤其是“生角”。
一河之隔,山西人却不然。山西简称为“晋”,却并不大多都唱晋剧。晋剧只是山西“四大梆子”之一,所以整个的山西没办法像它的邻省“秦”那样“一声吼”开去。
我是晋南人,在我们晋南人眼里,这世上最好听的剧种当然要数我们晋南的蒲剧。
蒲剧,又称“蒲州梆子”,它的旋律既高亢悠扬,又婉转细腻,一腔一调都极富表现力和感染力。据我们当地一位老艺人讲,蒲剧,可以说是秦腔的“姐姐”,因为蒲剧的起源要早于秦腔。阿房宫被项羽焚烧后,宫内许多歌伎逃往了黄河对岸蒲州一带,也就是现在的山西晋南。歌伎们在晋南以歌舞为生,将宫内歌调与晋南民间小调相结合,形成了蒲剧。后来有歌伎回到陕西,蒲剧也同时被带到陕西,秦腔才渐渐由蒲剧演变而成。
蒲剧最有名的一出戏应该是《窦娥冤》,它由蒲剧名角王秀兰老师主演,六十年代被拍成电影,五十岁以上的人可能大都看过。我出生较晚,没看过,但在一九九九年去省城参加“作代会”时有幸与去参加“文代会”的王秀兰老师同行。会议期间,近距离、面对面,我听她唱了段蒲剧,看了她做戏时风韵依然的手眼身法步,唱念做打功。那真是一种享受,是美的享受。
我的一位女友,在她还不大记事时,她家外婆,就是在老县城南关帝庙戏台下看王秀兰演戏时不幸给踩死的。这件事我们早听老辈人讲过,奇怪的是,这本来是件令人悲伤的事,但老辈人讲起时,却是以夸耀或羡慕的口吻,没有丝毫的悲伤,仿佛死在王秀兰的戏台下也是一份骄傲和光荣。
大约是从我们这一代开始,由于生活节奏的变快以及娱乐方式丰富多样的缘故,戏剧,甚至是包括京剧在内的所有的剧种,都不再让人有多大兴趣,更不用说会令人喜欢和痴迷。在我的印象里,这些年,虽说县城的戏台在某些节日里仍然会有剧团来唱几出大戏或折子戏,但台下的观众却寥寥无几,并且清一色全都是白发老人。乡下的情况可能会较好些,不过爱看和爱唱的也大都只是些中老年人。
但这却并不等于说有谁会不爱自己的家乡戏,因为那是你在娘胎里就开始熟悉的调调,是与你的方言母语同属一脉的流淌在你血液里的旋律,是渗透在养育了你的那片土地上的最富生命力和表现力的最美最强的音韵。
其实每个地方的地方戏,都是由这方水土所滋养派生,都是这个地方方言腔调的延长音、装饰音和变奏曲。所以,你生长在什么地方,你的口语是什么地方的方言,也就比较容易的会唱什么戏。不信你去听听某个地方的女人在参加葬礼时的哭喊,那哭腔哭调,无疑就是那片土地上地方戏里唱悲示哀的那种基本腔调。而外来的人,你必须得是能听得懂这里的方言,才有可能真正听懂和会唱这里的地方戏。
所以说,哪个地方方言的语调好听,哪个地方的地方戏也就必定好听。安徽人、浙江人、上海人说话的音调都比较绵柔温软,轻巧玲珑,所以黄梅戏和越剧这两个剧种就比较普遍的被认可,大多数人都觉得黄梅戏和越剧轻灵婉转、优雅细腻,甚是爽耳。河南人、河北人以及山东人说话时都有点儿“愣”劲,气旺音壮,大嗓门,所以河南的豫剧、河北的梆子和山东的吕剧听起来也就慷慨激越,穿云裂帛,铿锵有力。而广东人说话一向被认为是吱喳难懂的“鸟语”,果不其然,广东的粤剧听起来也就真像是鸟儿在叫,内地人费了老劲也是只字难懂。“红线女”的粤剧唱得最好是吧?可你让内地人听听,他们准说那是受罪。四川人说话像吵架,故而川剧听起来也就很吵。听川剧,总觉得那是在喊,不是在唱,并且锣音也很张扬地跟着演员的唱腔一起吵闹。很多人都有同感,听川剧耳膜太受折磨,所以佩服四川人耳朵结实,但我想四川人可能不会认同。至于京剧,那是国粹,它的普及率使所有地方剧种全都望尘莫及。京剧的普及,应当说“文革”有一功。那时节,全国各地的大喇叭里全都播放京剧,几年下来,全国人民谁都会哼哼几声“临行喝妈一碗酒”,“我家的表叔数不清”,虽然每个人唱出的“京味儿”都有些变味儿。我是打心眼儿里觉得京剧不仅好看,而且好听,还又好学。这并不因为它是“国粹”,而是因为京剧的方言基础是国语,是越来越普及、越来越深入人心的普通话。普通话听来亲切,京剧,也就让人觉得亲切、好学、好听。
可无论如何,我不怕大伙儿怪我偏心偏情,要说最好,我还是觉得我的家乡戏蒲剧最亲、最美、最好听。
九三年,我在北京读鲁院时,毕业晚会上,班长让我出节目,我说:“大家可能都听过京剧《苏三起解》,今天我给大家清唱一段蒲剧《苏三起解》。”唱过之后,大家连声叫好,还问我:你们山西的蒲剧听起来咋跟那陕西的秦腔有点儿像呢?我笑答:能不像吗?蒲剧是秦腔的“姐姐”,晋南方言又与陕西方言的腔调极为相近,所以唱腔近似就不足为奇。同学们点头称是,给我的掌声更加热烈。我告诉他们,在晋南,就在我们河津市,离黄河最近、与陕西省隔河相望的几个村子,村里的“家戏”,干脆就时而是秦腔,时而是蒲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