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血液里流淌的旋律


□ 徐小兰

八百里秦川一声吼。这一吼,当然是吼秦腔,又有“秦不乱语”之说。陕西简称“秦”,秦人大多语音相同,所唱的调调也就大多相同,是为“秦腔”。这秦腔,可谓是陕西人人人会唱,人人爱唱的一大剧种。至于“吼”,它只是一种形容,是指唱腔有力,与“一声”在一起,又有共性,亦指齐整。不过那秦腔的唱法也的确是有点儿“吼”,尤其是“生角”。
一河之隔,山西人却不然。山西简称为“晋”,却并不大多都唱晋剧。晋剧只是山西“四大梆子”之一,所以整个的山西没办法像它的邻省“秦”那样“一声吼”开去。
我是晋南人,在我们晋南人眼里,这世上最好听的剧种当然要数我们晋南的蒲剧。
蒲剧,又称“蒲州梆子”,它的旋律既高亢悠扬,又婉转细腻,一腔一调都极富表现力和感染力。据我们当地一位老艺人讲,蒲剧,可以说是秦腔的“姐姐”,因为蒲剧的起源要早于秦腔。阿房宫被项羽焚烧后,宫内许多歌伎逃往了黄河对岸蒲州一带,也就是现在的山西晋南。歌伎们在晋南以歌舞为生,将宫内歌调与晋南民间小调相结合,形成了蒲剧。后来有歌伎回到陕西,蒲剧也同时被带到陕西,秦腔才渐渐由蒲剧演变而成。
蒲剧最有名的一出戏应该是《窦娥冤》,它由蒲剧名角王秀兰老师主演,六十年代被拍成电影,五十岁以上的人可能大都看过。我出生较晚,没看过,但在一九九九年去省城参加“作代会”时有幸与去参加“文代会”的王秀兰老师同行。会议期间,近距离、面对面,我听她唱了段蒲剧,看了她做戏时风韵依然的手眼身法步,唱念做打功。那真是一种享受,是美的享受。
我的一位女友,在她还不大记事时,她家外婆,就是在老县城南关帝庙戏台下看王秀兰演戏时不幸给踩死的。这件事我们早听老辈人讲过,奇怪的是,这本来是件令人悲伤的事,但老辈人讲起时,却是以夸耀或羡慕的口吻,没有丝毫的悲伤,仿佛死在王秀兰的戏台下也是一份骄傲和光荣。
大约是从我们这一代开始,由于生活节奏的变快以及娱乐方式丰富多样的缘故,戏剧,甚至是包括京剧在内的所有的剧种,都不再让人有多大兴趣,更不用说会令人喜欢和痴迷。在我的印象里,这些年,虽说县城的戏台在某些节日里仍然会有剧团来唱几出大戏或折子戏,但台下的观众却寥寥无几,并且清一色全都是白发老人。乡下的情况可能会较好些,不过爱看和爱唱的也大都只是些中老年人。
但这却并不等于说有谁会不爱自己的家乡戏,因为那是你在娘胎里就开始熟悉的调调,是与你的方言母语同属一脉的流淌在你血液里的旋律,是渗透在养育了你的那片土地上的最富生命力和表现力的最美最强的音韵。
其实每个地方的地方戏,都是由这方水土所滋养派生,都是这个地方方言腔调的延长音、装饰音和变奏曲。所以,你生长在什么地方,你的口语是什么地方的方言,也就比较容易的会唱什么戏。不信你去听听某个地方的女人在参加葬礼时的哭喊,那哭腔哭调,无疑就是那片土地上地方戏里唱悲示哀的那种基本腔调。而外来的人,你必须得是能听得懂这里的方言,才有可能真正听懂和会唱这里的地方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