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苦艾


□ 张侗

  丁松是个盲人,每年冬天来村里一趟,短则十天半月,长则月余。他说评书,更擅长说唱山东梆子。丁松住赵三家西屋,两小间,刚住下时候,床下只是撒了薄薄一层干石灰。没隔几天屋角柜底席箔下面压了晾干的苦艾。赵三家的说:“遮遮浮尘的老味。”丁松一下子喜欢上这种味道。他曾经几次,循着味道把各处的苦艾找到抚摸着。他把摸过艾叶的手放在鼻孔下面嗅着,那种苦味似有若无。

  丁松喜欢雪天,雪白大地,他就不会出去说书了。女人让孩子抱来玉米秸煮玉米羹。女人把碎玉米粒煮得绵软,入口即化。她取出藏在抽屉底层的白糖,用汤匙挖了,在碗上方手哆嗦一下,再哆嗦一下,汤匙里的白糖随着哆嗦漏下一点,再漏下一点。孩子的碗里也是这样放糖,她的碗里舍不得放一点。孩子大声喊着:“娘偏向。娘偏向。”女人不理,劝丁松:“这汤趁热喝最好。”丁松喜欢喝这样热乎的甜汤,吸溜着,虽然有些烫。但是他喜欢与孩子比赛,看谁吸溜的声音大,女人有时也加入进来。外面大雪纷飞,屋里吸溜声一片火热。女人笑了,孩子笑了,丁松流着泪笑了。这样的汤,女人舀几碗,丁松喝几碗。

  这样的日子,丁松不知道饥饿。

  丁松走回西屋,苦艾的味道更加清楚而弥漫。他搬开枕头,几片艾叶平整而温润,摸索着捡起一片,合在手心里。艾叶干净清爽,那种苦之后的清香淡淡的,他的指尖头发梢浸染着香气。他像放下一个易碎的干净身子放好艾叶。这一夜他睡得踏实,梦里他披红戴花,骑在骏马上,娶到了媳妇。

  赵三在城里拉大车,一月两月回家一次。赵三身板骨硕大,黑塔一样,他能拉得动两吨半的大车。赵三都是深更半夜回家。丁松浑身不自在,不盼望着赵三回家。

  丁松再来村里,听了一些风声,赵三在城里搭上一个寡妇,赵三家这么好的女人,都不知道珍惜。丁松在村里待了快俩月,乡亲们鼓噪起来,他肚子里的书几乎说完了。

  而他屋里的苦艾味道更加清新,像是换得越来越勤了,每一片都洗净,在阳光下晒干,干得透透的。

  有天傍晚赵三回到家里,进门瞪着丁松。女人看到心头一紧,赶忙说:“闺女说大伙光等你了。”丁松小心迈动着脚步,走出堂屋。

  第二天早晨,乡亲们看到丁松背着东西走到村口。丁松感觉异常安静,背上有着甩不掉躲不开的针尖。他嗅到了豆叶的腥味,赵三横在了前面。赵三平常都是抽把豆叶搓碎卷的纸烟。赵三对丁松说:“我家少东西了。”什么东西他不说,恶狠狠盯着丁松涨红的脸,夺下丁松手中的棍子扔出好远。丁松不说话,安静地把肩上褡裢里的东西全部散落到地上,又翻起身上所有的口袋,口袋在外面耷拉着,像说尽话语的舌头。晨光从树上爬下来,沿着丁松的脚、小腿爬上去。丁松闻到了晨光中弥漫的苦艾的清香。丁松抬起头,越过赵三的头顶望着远处的天空。

  云一动不动,堆积着往事。

  丁松掏尽了所有的口袋,掏尽了内心的黑暗。现在丁松蹲坐在村口的大槐树下,支起了鼓架,拨弄起琴弦。

  琴声悠扬,现在听来那么荒凉而寂寞,清冷而凛冽。赵三家的站在晨光中,谁喊都不答话。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更多关于“苦艾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