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偶然


□ 黄桂元

素芬从教授家出来,缩在阴雨中迅速打了几个冷战,有种很异样的滋味,像条蚯蚓在心头一寸寸蠕动,凉丝丝的。
阿湄曾说,女人伤感都是男人带来的,因为她们在乎。素芬当时听了只是苦笑。素芬从没有过这种体验,和人家阿湄可没法比。素芬平平淡淡活到了三十一岁,也只遭遇过一个男人。三年前的那个傍晚,一辆“大解放”戛然停在乱糟糟的库房门口,素芬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司机郭明盖就晃着一米八二的虎背熊腰跳出来,不由分说卸下了一架崭新的镀着钢蓝色亮漆的“健牌”自行车,瓮声瓮气道,送给你的!郭明盖说完跃人驾驶室,脚底的引擎闷声一响,“大解放”穿过厂区绝尘而去。素芬吓坏了,长这么大还从没有男人对自己如此慷慨过。素芬还在懵懂着,就被同厂一群好事者连哄带闹下成了一名新娘子,住进了肠子巷那间脏兮兮的小平房。就这么简单。素芬太普通了,就像她的名字。叫这种名字的女人大都来自寻常人家,姿色平平,智商有限,活得也简单粗糙,从不知伤感为何物。
可是这次又算什么呢?
湿淋淋的素芬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着。雨悄悄停了,眼前的路也清晰起来。再走下去,便是那间埋在巷子里的小平房。素芬的脚步迟疑了,她有些怕屋里那股子熟悉的异味。但她还是习惯地换衣挽袖,猫腰钻进搭在门口的小棚子做饭。炒菜时,素芬被爆起的油烟呛着了,她狠狠咳几下,骂自己糊涂,郭明盖肯定不会回来吃晚饭的,她一个人还忙乎什么呢?素芬做好饭,懒懒地倚在床头,握着遥控器把电视频道换来换去,眼前却是一片空白。
郭明盖回来时已是半夜。每天下午,邻居黑蚂蚱都要拉郭明盖打牌,他带酒过去,黑蚂蚱管饭,回家便只剩下了和老婆睡觉。郭明盖不在乎输点小钱,关键是黑了灯后要有女人。郭明盖满身酒气地爬上床,用手一摸,摸到的却是女人绷起的后背,硬得像块门板,他嗷一声:“狗娘的,啥意思啊?!”郭明盖有个雷打不动的规矩,只要他在家,每夜不管什么时辰,总要折腾一回素芬,完了事还要攥着女人的乳房入睡。在家时,郭明盖常常搞突然袭击,也不管素芬正在和面做饭还是在洗衣服,两只手冷不了就去抓摸索芬的胸,还嬉笑着骂骂咧咧:狗娘的,浑身零件一个不见少,可稀罕人的,也就是这对大奶子!素芬受不了这种纠缠,盼着郭明盖多在外面跑长途,还提出要个孩子,却遭到郭明盖断然否决,理由很霸道。郭明盖说他不允许有人和他一起争这对宝贝,甭管这人是谁。
素芬的身子软下来,任郭明盖喘着粗气上下折腾,却闭目在想,教授为什么要说“偶然”呢?
教授从书房踱出来,素芬正俯身跪在客厅擦地板。是用双手卷起湿抹布一下一下擦。每次她都这样。起初教授过意不去,说他家的破地板不值得她这么辛苦,用拖把随便拖一拖就行了。素芬却喜欢,这样擦下来就是一片新天地了,看上去清爽透亮。
素芬这么擦着,一双熟悉的软底拖鞋停在了眼前。素芬仰脸往上瞧,教授的目光正罩着自己,素芬下意识缩一缩胸,准备绕过那双拖鞋继续擦。一截烟灰悄然落下,散成松软的粉状,素芬低头擦了,那两只脚这才往后退去,趔趄着便摔了个屁股墩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