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哲学方面说“读书明理”


□ 叶秀山

  “读书”可以从许多不同的角度来谈:“读书有用”、“读书无用”,还有“书中自有”点什么东西等等,我来谈“读书明理”这个意思,我想,这至少是包含了读哲学类书的主要精神在内。
  “读书明理”这句话要分析起来无非是“什么叫‘读’”,“什么叫‘书’”,“什么叫‘明’”,“什么叫‘理’”四个方面的问题,而每个方面似乎又都够哲学家们写好几大本“书”,我这里要做的事是把这四个字的意思有分、有合地来作概括性的考虑。
  “读”是“解读”,“书”是记录下来的别人的“话”——当然也可读“自己”的书,那是把“自己”当作“别人”来对待,“读书”就是“理解”“别人的话”,就是“听(懂)”“别人的话”。“明”是“明白”、“明了”,“理”是“道理”、“事理”。于是“读书明理”就是指“理解别人对‘事’之‘理’、‘道’之‘理’说了些‘什么’”。
  一般来说,读了书,明白了那个(些)“什么”,也就算是明白“书”里所说的“事理”、“道理”了。然而,“书”里直接说的“理”未必是对的,而且有些“理”,是“事”“物”的“原性”,光明白这些,对哲学言,还是很不够的;就读哲学书而言,不但要弄清别人说的“什么”,而且要弄清别人是“怎样”“说”的。“怎样”、“如何”是一种“方式”、“过程”、“道路”,所以就哲学书来说,“读书明理”的那个“理”字更重要的是指一种“思想方式”,是思想的道路、历程。所以我们说,读哲学书要弄懂那位哲学家(作者)对所论之“事”是如何、“想”的,有何种“想法”、“看法”,这个“法”即是“(方)式”。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因为“哲学”里所“谈论”的,大多不是具体的事(物)的具体的“属性”(西方哲学术语叫“偶性”),而是一些带根本性的“问题”。在哲学里,“事”即是“问题”,“事理”即“问题之理”。所以,“事理”用“道理”,是“道路”之“理”。从这个意义来看,我们想说,读哲学书,不仅要注意“事”之“理”,而且要注意“思”之“理”。
  说到“方式”、“法”,一般都以为是形式、工具、手段方面的事,而“思”之“理”也可以被理解为只是那些形式的“逻辑规则”。哲学当然也要用这些手段方面的工具,尤其应当十分重视掌握那些逻辑的规则;但这里所说的“思想方式”却不仅仅是这方面的意思。就手段与目的统一性而言,“读书”不仅仅是一种手段,以“明理”为“目的”,而且可以说“读书”就“是”“明理”,“明理”就在“读书”中。打个比方说,衣、食、住、行固然可以说是以“生活”为“目的”,“吃”是为了“活着”,但更应该看到,衣、食、住、行原本“就是”“生活”,是“生活”本身的一个基础部分。所以,“读书”之于“明理”,就如“粟帛”之于“生活”一样,是一种“存在方式”。
  此处,“理”即是“法”,“法”是“活”的,“理”也是“活”的,可以有“死理”,但不可有“死法”,“法”必是“活”的;与“法”(式、过程、道路……)相结合的哲学的“理”,则也必是“活”的。“对话”是两个“活人”的“对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