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话语中的熵


□ 耿占春

  一切能量都在持续减少,由高热高能耗费为灰烬,或者耗散为废热。热力学的这条定律也能够在书写与阅读领域发现:许多话语、文字和著述,曾经是铁与血,但是 —— 看看今天的图书馆、书店、阅览室、街头报亭,或者抬头浏览一下自己的书房,它们的安静如同宇宙最终的沉寂。或者被统治阶级赐予一死的苏格拉底、李贽,或者被当街行刑的布鲁诺、嵇康、谭嗣同……他们为自己的言论见解,甚至为隐晦的诗文比喻、为其思想风格的个性、为灵机一动的想象力付出惨重的代价,被送往大牢深狱或送往流放地。一些人为了说出某些话语、某种见识与感想,甚至被送上断头台、绞刑架、火刑堆。不幸犹如闻一多的诗所写:“有一句话一出口就会惹祸/有一句话一出口就能着火。”可是而今,他们在我的书房中,只静悄悄地占据一本小书的位置,他们有的已被人们遗忘,或许也能够在某种历史书籍里占据一页半面的叙述。更常见的情境是他们的名字为人们知道,而他们的书几乎再也无人去读。事后我们会惊讶于何以文字、思想与言论会有如此巨大的威慑力,会招致如此巨大的祸害。可有人曾经为此付出过血泪,掉了脑袋,毁了(在文字的叙述里或许是成就了)仅此一生。而在最好的情境下,这些话语中如枪声一般惊心动魄的思想,已经变成今天的常识。真理被保存下来了,就像地动说、日心说,尽管这些真理被保存下来了,然而它被送入了一种不再能够转换的状态中。它不再产生革命性的力量,不再具有意识的能量,甚至变成一种陈词滥调。不仅是历史中的那些批评的声音,不仅是反抗者的真理遭遇如此命运,连历史中强大的统治者的思想也是如此,那些神圣的经书,宗教的和革命的“圣经”,那些以圣旨或以真理面目出现的令人胆寒的言辞,也早已变成了闲谈。曾经神圣不可一世的圣物,与花花绿绿的出版物一样,摆在地摊上廉价出售。与它们剥夺了的声音与话语一起,进入人们的闲谈,进入各种戏仿。话语中的高能趋向于废热。一切真理都已变成众声喧哗中的噪音,一切思想都在渐渐变成闲谈。尤其是电视里的经史百家,早已是一派白头宫女说玄宗的思想晚景。
  熵的胜利似乎是宇宙最终的状态。话语中的熵似乎还在递增。我们自己度过的一些岁月里,那些话语和思想从一出现就是熵的胜利。以思想面具出现的话语,一开始就是一副闲谈者的面孔,我们时代的热播话语尽量不携带高热高能的思想,似乎是一种极为明智的低熵话语,甚至不携带思想自身的任何体温:一副白头宫女的面孔。即使如此,人们犹觉不足,人们仍旧在细心审察个人话语中已极其微弱的思想能量,无论是慎言社会问题的写作者,还是更为审慎的编者,极其小心地从已经写下的文字中删除那些可能携带了微弱意识能量的字句,直至使之一出生就是衰老,在表达之先就使思想的能量耗尽,使其徒有思想的形式。我们自己充当了时间、历史使一切变为灰烬的熵的力量,我们就是使宇宙趋于零、趋于停滞、趋于石头、趋于废热的熵本身。思想与生命的任何反熵的力量都这样 —— 通过意识的自我审查 —— 提前耗尽了。思想早已变成闲谈之一种。这真是一个反面的意识奇观。似乎是一种可怕的世故智慧的成熟或衰老:既然一切话语、一切曾经是真理的话语总归在时间中变成常识与闲谈。人们几乎是明智地取消了话语在历史中的增熵过程,一种表达真理或真实的语言在时间中慢慢耗散其能量的过程被取消了。由此而既能够不停地说话书写,又能够免于一出口就“惹祸”或“着火”。只是在写下为之担忧的某些话语时,我才知道,活着的人还是可能具有一丝微弱的反熵的能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