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光穿透记忆


□ 徐 虹

一、幻觉

现在是21世纪的某一年的某一个秋天的傍晚。在秋凉的时候我们喝了酒,心怀里涌动了热气,就会胡乱说起几个童年时代熟悉的名字。好多时候是王小江——我们都说,如果王小江活到现在,一定不是文化明星就是文化精英。比他妈那些漂浮在世面上的油头粉面们都顺眼些。
二骚子就说,王小江有那么好吗?我们都没有接茬。这时候从饭馆的窗子往外看,正可以看到各色美女的腰身和裙摆。那些妖精的腿脚,早从夏日的红指甲和塑料凉鞋,换作了高腰靴子。时间仿佛就在她们的脚趾上,一晃又滑过去很多年。秋天很快来了。虽说时间是金钱,但现在的时间和金钱一样的不经花,一不留神就流失一大把。反正在时间面前,大家都同命相怜。
这时候都市的灯火渐亮,我们就都变成了溢彩流光的霓虹灯,浑身上下闪烁着怪异的光环——脸是蓝的,头发是红的,肢体是绿的,身上是透明的橙黄。

二、片段

眼前的景观忽然变作上个世纪70年代的样貌。我当然记得我童年时代的伙伴。王小江是1978年唐山大地震那年,从南方转学来北京的。那天刚上课,一个漂亮的男孩子被老师推到前面来。众目睽睽之下,他形单影只,嘟着嘴,耷拉着眼皮,侧身用手抠墙皮。他重心放在一条腿上,另一条腿打着晃,一会又换一条腿。
王小江个子算是高的。长得像女孩子一样,小尖脸,大眼睛,头发自来卷,穿条绒裤子。当时我们好多同学的裤子膝盖和屁股的部分都打着补丁,穿条绒裤的孩子实在不多,况且他还是男孩子。
他满口南方话,把“这个东西”说成“葛个莫字”。“大便”不叫大便,叫“擦污”。早晨上学好几次遇到他,总是他爸爸推着自行车送他来。我们班男生老远就冲他砍石子。
“给他一大哄呕!——呕吼,呕吼!”他们喊。
他爸爸严厉地驱散他们,走开!
那帮孩子一哄而散。
要是二骚子他爸老柴头,肯定大喝一声“滚”!或者“去你妈的”,王小江的爸却说“走开”,我当即对他很有好感。在上世纪70年代,只有有知识的人才说话是南方口音,穿条绒衣服,戴假领子,或者戴毛线手套。
后来王小江换座位换到我的后面来,我就非常高兴。上课时,作业本从纵行的最后一个同学,一个个往前传。我偷着回头,瞥一眼他摊在桌上的字。他描过字帖,字写得非常好。每逢带“勾”的笔画,比如“划”字,他就着重加一个十分帅气的笔锋。那时我哥哥已经上初中了,平常总说,王小江的字比我们班谁谁谁都好——他把重音放在谁谁谁上,而这个谁谁谁总是变换。比如他刚跟王大八打架,就说,王小江的字比王大八好多了。再比如他刚刚揍了小拖,就说,小拖那两笔赖字,怎么能跟王小江比!但是,他从来不说王小江的字比他自己好。我已经想到了这一层了,估计他也想到我想到了这一层。他立即避实就虚,斜着眼为我扼腕道:你的字真差劲啊——你瞧瞧人家王小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