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陈河

  陈 河

  一

  经过二月中旬那场50厘米厚的暴风雪之后,多伦多强劲的冬天终于减了势头,气候慢慢温和了下来。三月初的一个早上,我站在书房的窗口望着后园,发现邻居家屋顶上厚厚的雪都融化得只剩薄薄一层了。那本来松软的积雪现在呈现出冰的晶体,底部开始有淙淙融雪水流淌着。那些树枝已经泛青,还在严冬的时候它们的芽苞就已经悄悄鼓起。再过上个把月,冰雪就会不见踪影,郁金香和黄水仙会最早开放,接下来什么苹果花接骨木花日本樱花都会悄然绽放,我们这一带街道两边会被争先恐后出现的花团锦簇所包围。

  来加拿大定居已有十多个年头了。往年闻到春天到来的气息时,我总是会感到阵阵苏醒般的欢欣,即使在刚刚到来的那几年,生活和生意上最为困难的时候也是如此。但是今年有点不一样,春天的气息让我感到一阵阵焦躁不安,因为有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在等着我,而我对处理这类事情毫无经验也毫无信心。我开始频频注意天花板上面的动静,半夜里还尖着耳朵捕捉阁楼顶里的声音。在冬天之前,有一家浣熊入侵到阁楼里面做窝,这些不速之客打破了我家多年的宁静。

  整个冬天阁楼上悄无声息,但在我闻到春天气息的同时,我感觉阁楼顶上那一窝冬眠状态的浣熊开始有了活动的迹象。它们的唧唧声通常在凌晨发出,听起来很是可怕和令人厌恶。它们明显已从休眠状态中苏醒。有一天,我看到了在二楼客房雪白色的天花板上出现一团棕色的印渍,而且有强烈的臭味。我知道这是浣熊排出的便液。我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同时也知道问题糟糕透顶。

  话说回来,浣熊入侵我家阁楼的事件是和我以及我妻子一连串错误做法有关系的。当年我们移民到多伦多刚刚买下这幢房子时,那时候房子周围的浣熊和臭鼬很多,半夜里经常会被它们发出的剧烈臭气熏醒。浣熊和臭鼬是两种动物,我们刚来时把它们混为一谈,都叫它们是Raccoon。其实Raccoon只是浣熊的名字,臭鼬叫Skunk,那臭不可闻的气味是臭鼬发出的。那时普通垃圾和食物垃圾还没分类,垃圾桶也没有密封装置,所以垃圾桶里的食物残渣足够供这些小动物充饥。浣熊和臭鼬争夺食物时会发生争斗,臭鼬个头儿比浣熊小很多,打不过浣熊,但是臭鼬有一绝招,就是它的液体状臭屁喷到其他动物身上会让对手中邪似的抓狂,所以那时我们在半夜闻到的臭气其实是浣熊和臭鼬之间争斗的“硝烟”。不过自从七年前市政府开始了垃圾分类,用绿色的垃圾小桶收集食物垃圾——这种厚壁的密封桶有坚固的钢扣,小动物是无法打开的——小动物丧失了人类提供的食物来源,只得退回到树林。自那之后,我们明显感到浣熊少了许多,那夜里经常臭醒我们的臭鼬也不见了踪影。

  然而,近年来,浣熊似乎有卷土重来的迹象。我不相信这是所谓的地球气候暖化现象造成的,倒是觉得和新近几年来搬入这个区域的大量新移民的生活习惯有关。比方说,原来在这一带居住的白人,周末大部分都是到乡下别墅或者是到森林湖畔去野营,而新搬入的新移民家庭周末都喜欢在后园搞烧烤聚会,结果这一带的空气里到处飘着肉食香味,这便是招引小动物的一个原因。拿我们家来说,按照我的看法,那群浣熊也是我们自己引来的,尽管我妻子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