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冈魂


□ 聂还贵

智慧的人类,自古就创造了保存自己历史和文明的方式与途径,并以此作为自我生命的验证、不灭和延伸,如钟鼎、竹帛、书籍、碑碣、石窟……作为载体的这些物质,在不辱使命、恪尽天职的同时,也便成为了一种具体的历史、文化、艺术珍品。
“西湖一勺水,阅尽古来人”。一天清晨,博尔赫斯迎着初升的太阳,又一次大声诵读了一遍卡莱尔1833年写的一段话:世界历史是一本无限的神圣的书,所有的人写下这部历史,阅读它,并且试图理解它,同时它也写了所有的人。接着,他顺着思路,写下自己的一句名言:当我们看一本古书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从成书之日起经过的全部岁月,也看到我们自己。同一个意思,被美国前总统林肯尊为“美国孔子”的爱默生说得更为具象和直白:数百万计阅读拿破仑的轶事、回忆录和传记的读者,每个人都喜欢这些内容,因为他们是在其中研究自己的历史。
我要说的是,云冈石窟就是一部神圣的书,就蕴含有博尔赫斯那样古书的意义。它不仅让我们逼真形象地领略和感受到人类历史的风云,也让我们从中发现和欣赏到自己的影子,区别只在于云冈石窟不是文字,而是形象和物象;不是印刷在纸上,而是雕琢在石头上;不是插放在图书馆或书斋里,而是矗立在大自然的博物馆。或者它“就像一面从街上扛着经过的镜子,时刻准备着反射出每一种创造物的形象”,这是爱默生的又一个天才比喻。正如禅学《宗镜录》所说“举一心为宗,照万物如镜”;《宝镜三昧歌》所唱“如临宝镜,形影相睹,汝不是渠,渠正是汝”。
我们十分熟稔却又觉空泛的“历史”一词,就这样被云冈棱角分明地凸显出来:历史的骨骼、历史的血肉、历史的体温、历史的咚咚心跳、历史的坑洼深浅、历史的悲欢离合,或粗糙干涩,或细腻光滑,一伸手便可从云冈触觉出切肤之感。那里有我们的疼痛和兴奋,有我们深长而剪割不断的脐带。
建筑和雕刻,不仅系石窟所依,且常常被视为测评一个国家文明的尺度。“人类没有任何一种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进去”,我们观察到,雨果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的背景正是巴黎圣母院。而雕刻,更是人类最早破土而出的艺术之苗,它青青翠翠地把春天般的活力蔓遍人类所有的建筑。
石窟是依傍河畔山崖开凿的佛教寺庙的简称。佛教石窟渊源于印度。中、国石窟历史和文明悠久而漫长,主宴以敦煌、云冈、龙门为杰出代表。云冈凭藉独特的石质条件和开凿的政治历史背景而闪烁着鲜明的个性光泽。
云冈石窟不仅仅以纯净的石雕别样于敦煌的泥塑和壁画,不仅仅以开凿期早、气势恢宏超乎着龙门,也不仅仅是在敦煌和龙门之间,架起一座创新、发展石窟文化的桥梁,更显著区分是:敦煌与龙门二样,建造年代跨度大,是在几个朝代更迭交替中起起伏伏、断断续续完成的,上面不可避免地打着各个朝代的铭记和烙印,就像曹雪芹、高鄂相续写就的《红楼梦》,原著和续者文笔的参差,使作品留下难以熨平的接缝;而云冈,却是一部由一个民族用一个朝代集中时间、集中人力物力一气呵成的杰作,恰如王勃即兴而赋的《滕王阁序》,一挥而就,浑然天成,“织锦有迹,岂曰蕙娘;修月无痕,乃号吴刚”,并在“那一气到底而又缠绵往复的旋律之中,有着欣欣向荣的情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