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希腊的数理地理学


□ 唐晓峰

  陈方正先生的《继承与叛逆:现代科学为何出现于西方》一书对西方科学产生之千古“内史”源流,做了详细评述,提出两次“科学革命”说。文内除精炼并颇有启发的理性评析,又常见深悟之后的感发,饱含历史抒情。这是一本由中国学者书写的关于西方科学思想史的相当系统的著作,因为本书的写作多从中国人的思维背景及语言出发,所以堂室虽深,却不难进入。读过这本书,可知当年利玛窦的话不错:西人之学“千百为辈,传习讲求者三千年”。
  现在,我们多了一份深入阐释西方科学史的参酌样本,以后,可以很方便地将问题放在本书提供的系统中做关联思考。例如,认识古希腊地理学的问题。
  地理学本是最不容易科学化的学科,但地理学家一直在执著地探求那个由科学方法所描述的科学世界。在这个方面古希腊人动脑最早,先行获得地球形状、地球周长、经纬度之法、地球气候带等科学地理观念,从而托出一个科学地球。我在学校上课,介绍到古希腊这些地理学思想成就,同学多感吃惊,吃惊后遂有疑问:“他们是怎么想到的?”现在方正先生的书就是要告诉我们“他们是怎么想到的”。
  读古希腊地理学史,看到至少有四个人被今天学者依不同标准称作“地理学之父”。按时间顺序,第一个是荷马,第二个是赫卡泰(前五五○——前四七五年),第三个是希罗多德(前四八四——前四二五年),第四个是埃拉托色尼(前二七五——前一九五年)。四个人各自成为“其父”的理由是:荷马在史诗中最早记录了一堆地名和某些地理现象;赫卡泰创立了描述地理学;希罗多德在《历史》中最早详细记述了大范围内与人类历史有密切关联的地理知识;埃拉托色尼则最早使用了“地理”这个名词,曾专门讨论地理问题,并以几何之法测定了地球的周长。古希腊有四位地理学之父不足为怪,因为地理学是一个范式多重的学问,一个“父亲”不够。
  在我们看来,古希腊的这四位地理学开启性人物中,荷马、赫卡泰、希罗多德所讲的东西并不那么新奇,它们多是经验地理知识,没有多少超越性整体地理观的构建,我国古代的《诗经》、《左传》、《史记》中的地理内容均不在他们的作品之下。让我们感到吃惊的主要是埃拉托色尼关于地球的那一番数理探索。方正书中给我们提供的正是这类数理地理学的思智背景。只是,埃拉托色尼在《继承与叛逆》中出场时被称作“著名的天文学家”。
  不只是埃拉托色尼,还有几位重量级的古希腊地理学家在方正的书中也被称作天文学家,如喜帕克斯、尤多索斯、托勒密。的确,在这些人的学问中,天文学是先导性的,他们的地理学与天文学搅在一起,差不多是一套学问,因为地球兼有天文、地理两种身份,它既是天体对应的核心,也是人类立足的大地。基于天文学的想象与探究,他们极大地推动了关于地球的认识。最早可能是毕达哥拉斯学派的人提出地圆说,柏拉图力挺这个观点,亚里士多德据日常现象给予论证(如月上有地球投影等)。从此,在古希腊学人的圈子里,地圆说成为公认的大地观。数理地理学就是在地圆说的基础上发挥而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